辅大学生性侵案件后,许多人指责受害者,称“女人”不应该穿着暴露、夜归、喝醉等。但,为什么不是检讨加害者为何空管不住自己?而让“保护自己”成了加害者的藉口。性暴力,一直活在我们的世界中从未离开。(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巴西轮暴案与辅大性侵案,他们的受害经验不是你的笑话

文/Steph 

亲爱的女人,你学会“保护”自己了吗?

倘若世界上有个评分表,替每位女性“保护自己”的程度打分数,那我必须很惭愧的说,在这个方面我一定拿了不及格。如果我知道该怎么做,或许就不会三番两次的被同学、陌生人甚至亲密的家人骚扰吧?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遇到过几次的性骚扰经验,第一次是发生在国小的下课时间。

当时我们几个女孩子穿着运动服聚在一起聊天,突然地,一个同班的男生冲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或许有些人觉得摸个手而已没什么,但对我来说,不预期的碰触,确实是让我惊吓到了。而后来这个男同学也屡屡触摸女同学的胸部,尽管如此,却不见老师严厉的惩处,而是要我们女同学小心一点。(或许我们不要顾着聊天,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就能避免被触碰?)

另一个经验,则是与我的父亲有关。小时候过年回老家时,因为床铺不够,所以我都和爸爸、哥哥睡同一张床,而我总是喜欢睡中间。但我一直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几个夜晚中,爸爸会把他的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当时的我还小,并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我也就不以为意的继续睡。直到长大了,明白一切的我,对于父亲心里总是有点疙瘩。(如果当时我选择睡角落甚至要求自己一个人睡,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于是我开始武装自己,按照社会特别为女生订定的教条来约束自己。穿裙子时,纵使很热,我还是会记得穿件安全裤,因为如果不保护好自己,就会被偷看;与朋友外出游玩时,纵使意犹未尽,我也必须遵守规定在晚上 10 点前回家,因为女孩子晚上在外面游荡,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以为,在我遵守社会的规定后就会变得安全。但事实上,并没有因此完全杜绝性骚扰。就连我在网路学术论坛 PTT 上,都可以收到为数不少的骚扰信,下体照、裸上身照、充满性暗示的文字等。我完全不认识他们,只因为我在女孩版推过文、在个人资料里放上了头像,就能激起他们的欲望来调戏我。

我终于意识到,犯错的从来都不是我,而是那些无法控制欲望的人。而这些对于女性的规范,其实是以保护的名义来包装父权社会,甚至对我来说,只是社会不知道如何教育犯人,因而将矛头指向受害者的便宜行事。很可怕的是,这样的逻辑仍然是世界的主流思想。(同场加映:

在非洲的某些国家,即有一种相当不人道的仪式-“熨胸”。在女孩 11~15 岁之间、开始进入青春期时,为了“保护”女生不被性侵害、骚扰,他们会用滚烫的大石、铁锤或铁铲用力压在青春期少女的胸部上、破坏胸部组织,用此方式来“减因为女性最自然的身体是不安全的。

但是性侵案件有因此减少吗?

答案是否定的。

接着,让我们将目光移向台湾。

最近某大学发生了性侵案件后,便有不少人在知名社群平台、网路新闻中谴责(或者他们会认为这只是“教育”女性并防止出现下一个受害者)“女人”不应该穿着暴露、夜归、喝醉等,他们认为这样是挑战犯罪者的邪念、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很奇怪的是,他们通常只强调女人)

但是,我想反问这些人:何谓夜归?难不成我们要给所有女性订定灰姑娘条款,晚上几点前就必须强制回家?那为什么不是强迫潜在犯罪者回家?

何谓暴露?(在阿拉伯国家,可能露出肌肤就算暴露了;但在一些西方国家,穿着比基尼走在路上也很合理。)更何况,依据过去的研究,许多女性受害时,穿着是相当普通且保守的。显见穿着打扮跟是否遭受暴力,并没有直接关联。(相关新闻:用影像告诉你!受性侵女生当下到底穿什么?

此外,我想分享一个我看过的实验给大家。

实验中,找了 A,B 两组男性,测试他们对于性侵案件的兴奋程度。也就是让这些男性看一些性侵的故事或影片,并且反问他们的性兴奋程度。其中,组别 A被告知说:组别 B 对于性侵案件的接受度很高。实验结果发现,被告知假讯息的这个组别 A,面对性侵案件时,性兴奋程度远远高于组别 B。

发现了什么吗?

我们这些检讨被害者的言论:穿那么少怪不得被性侵、男生看到女生穿这样都会忍不住啊、谁叫你要怎么晚出门⋯⋯,都是在加强社会对于性侵犯的容忍度,甚至无形中鼓励着人们犯罪。

我们可以告诉自己,无论男生女生或第三性,事实上每个人都要保护自己。但我们不能设定一个规章或口号,告诉大家何谓保护自己。而不这么做的人,就会被社会猛烈地指责:活该、干嘛这样做呢、为什么不懂得保护自己、有人逼你这样吗?例如最近一次的性侵案件,就看到不少人说:有人逼他喝醉吗、为什么要让异性送他回去等⋯⋯。

我们需要做的,不是一再挑起对立、指责被害人,而是给予更好的教育并建立一个更友善的社会环境。

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都可以沐浴在一个真正性别平权且安全的社会里,享受我们本来就拥有的权力与自由。(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