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波娃说,女人是后天生成的。其实,男子汉也是一套父权社会的养成游戏!Listen To Men 投稿女人迷观察家,让我们一起看看男生的生存路径,回到小时候的记忆,他们总是被告知:不准哭、不要和女生玩⋯⋯。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男人?性别的痛痒,存在在所有性别身上。(推荐阅读:

History:一窥男子汉的养成过程

Listen to Men 这个粉专的创立动机,是有鉴于目前关心性别议题的,仍多为生理女性和 LGBTQ 族群,然而性别平等的愿景需要所有性别的共同努力,男性视角的注入对于改变父权结构有其正面助益,因此我们希望藉由这个粉专,试着贴近生理男性的生活样貌,点出生理男性与父权社会的关联,来唤起男性关心性别议题的意识。

而 History 懒人包系列文章,是这个粉专的重点单元,里面囊括了儿童时期、青少年时期、成年时期到老年时期的男性常见生命经验整理,我们期望藉由这些常见现象的分析,提供男性认识生命中父权轨迹的参照。

小男孩时期──你是男生,怎么可以打输女生?

还是孩子时,男孩就不被允许流露出害怕或软弱的情绪,必须压抑恐惧的心情强作镇定,以表现出作为男性的勇敢、无惧特质。和同年纪的女孩争吵、打架时,大人在意的通常不是事情的缘由,反而常是“男孩是否输给女孩”;若“输”了,便嘲笑身为男性的男孩竟然会输给女孩。

年幼的男孩不被允许示弱、不能输给女孩,这些都属于社会对男性的刻板印象。父权制度创立了一套“男性范本”要求所有男孩遵守,从年纪尚幼便要求他们适应体制,呈现出阳刚气质,逐步培养他们迈向未来的“合格男人”之路。

小男孩时期──为什么我不能穿粉红色、玩洋娃娃?

性别意象也延伸到男孩们的喜好建构上。男孩们该玩“男生的玩具”,如机器人、球类等;他们也该穿“男生的衣服”,从小便被教导要远离化妆品。男孩们甚少接触这类“女孩的玩意儿”,即使他们有兴趣,也常因为被质疑“太娘”、灌输各种“男生不应该...”的种种,感到压力而作罢。

在父权体制下成长的父母,在耳濡目染下经常内化了这套标准,以主流的“男孩教养方式”作为教养方针,培养他们“男性化的生活方式”。然而,这样的教养方式忽略了男性群体的内部异质性,忘记了不是每个男孩的性格和喜好都刚好落在“男性化”的范畴。这些溢出性别框架的异质性和多元性,是父权体制所不愿看见的。(同场加映:男人真心话:我觉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其实是...

 

男孩时期──是谁说男生都又高又壮

到了青少年时期,男孩们开始面临到更多社会对于男性的期待。在男孩成长为男人的过程中,父权社会期待男孩成长为强壮、高大的男子汉,因而这时候的男孩们,不再被允许在身高和体能上输给女孩。对于男性应具备的体格,父权社会建立了一套标准,在日常生活中无所不在地渗透着。男孩与女孩的生理差距似乎理所当然地存在,在女孩们跑八百公尺做体适能检测时,男孩们不论体能好坏,都必须跑多出一倍的一千六百公尺。

然而,男性和女性在生理上的差异固然可议,但个体间的差距却未被考虑。父权社会对于性别的二元区分,使柔弱的男性、健壮的女性都在其中遭到隐形。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见到男孩们被期待去承担消耗体力的劳动,父权社会一方面透过这些日常的“男子气慨操演”,逐渐培养出更多父权价值认可的男子汉,一方面也藉着这样的方式,巩固男性在体格上较为强健的刻板印象。

男孩时期──到底怎样叫做“娘”?

国中、高中时期,男孩与女孩之间的界线似乎不再如小男孩、小女孩时期那样清楚。然而,某些不完全符合父权体制下社会期待的男孩们,却隐约能察觉两者之间的界线。当男孩想选择第一类组时、兴趣是做美工时、气质较为文静内向时,男孩要面对这些自己内心的想望,似乎比女孩受到更多阻碍。

那是一条不明显的界线,而男孩们却都知道不能轻易跨过去。为什么呢?在父权社会之中,我们常常被定义了男生应该有的样子——符合的就叫作“男人(man)”,而不符合的就叫作“娘”。可是,在习惯使用“男人”和“娘”这样的语汇前,我们也许可以多想一下,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娘”?

“男人”和“娘”,其实都是一套僵固的想像,而父权体制赋予我们了想像的内容。到头来,“男人”和“娘”不是一套自我认同,而是一些外在的行事风格、行为模式。作为生理男性,我们必须“看起来”男人一点。谁是男人、谁“娘”成了学得像不像的问题。

那是一种姿态,却只是其中的一种生命姿态。透过了不断地模仿、实践何谓“男人”,我们不断地在稳固这样的性/别界线。“男人”和“娘”之间,一道容易划过的界线,却也让男人们的生命那么难。(推荐阅读:男人解放你的眼泪吧!热泪,是最温柔的勇敢

男孩时期──为什么不能跟女生做朋友?

为什么男孩总是不跟女孩玩?为什么黄色笑话好像只有男生们在讲?为什么从小,男生跟女生就被分得这么清楚?从头发、衣服、游戏、运动、聊天的内容……,男生为什么就是跟女生不一样呢?

这些从小开始培养的“不一样”,随着成长过程渐渐累积,终于在长大后使男人变成火星人、女人变成金星人。当人们硬被分成两群人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对立、贴标签、甚至造成压迫,不再把对方当成一个完整个人来看待,而是个“女人”或“男人”。

父权体制正是利用这点,把男孩跟女孩硬生生分开,使他们再也不被允许玩在一起,无法成为相互理解、彼此扶持的夥伴。男孩于是在父权体制的安排下,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男人”,不论他喜欢与否,父权已经将他与和女性有关的一切割得一干二净了。

拆解父权,从你我开始

“当我们公开拒绝走阻力最小的路,我们就增加了别人在这路径上的阻力。”──Allan G. Johnson

Allan G. Johnson在《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一书中,将父权社会持续运作的机制归因于人们对“阻力最小的路”的选择。根据他的说法,拆解父权结构的最佳方式,便是拒绝去走受身边人安排、指引的“阻力最小的路”。(推荐阅读:

“改变的工作由我们自己出发,让我们希望在世界上看到的改变,先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甘地

拒绝走“阻力最小的路”,方式有千千百百种,我们可以先从身边的小事开始,试着对周围造成一点改变。首先,勇敢拒绝对黄色笑话发笑,便是值得你我尝试的第一步!不要低估我们的声音可以对父权结构做出的干扰,请相信渺小如豆的我们也具有让世界不舒服的力量。


想了解在父权社会里,“阻力最小的路”是如何形塑,“男子汉”是在什么情境下养成的吗?一起参与“男子汉养成计画”,窥探父权结构形塑男性生命历程的轨迹。详见“男子汉养成计画”游戏页面→点此

■ 游戏进行方式:

Step1. 点选游戏画面,开始游戏。

Step2. 在对话结束后,点选右下角的 murmur 继续游戏。

Step3. 过程中,会出现不同的情境,点击画面中的物件进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