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那是一种温柔的藉口
好过于我不喜欢你
听你讲话很无聊
跟你吃饭想吐
你是个烂人

于是

无法吐露的交给欺骗
不能解释的交给诗
太多的交给时间
复杂的交给命运
堕落时交给信仰
放纵时交给恶魔

迷航时
再也无法托付的指南针
要相信雾
有时反而能指引方向

——蔡仁伟〈我晚上约了人吃饭〉

我爱过最好的人
在年轻的时候
那时我是浴缸里的苔癣
她是许愿池的睡莲
我送她诗句和誓言
她爱我非常

她的笑
曾让宇宙摇晃
她的心比鲸鱼还善良
我也爱她
但也不只爱她
谎言没收了信仰
让所有的玫瑰
都失去了花

道别的夜里没有月光
模糊的愧疚
直到现在才
被眼泪点亮

——任明信〈辜负〉

瞬间的爱情感觉
像稍纵即逝的闪电
它并不真的落到地面
只是微微一闪
照亮了
一秒钟的天空
当你意识到了
抬头看云
云仍灰黑沉重
但你确实知道
刚才曾发生什么
 
真正的爱情
应该快乐
如仰躺于四月的草地
不要留恋那个
喜欢看你哭泣的人

───〈瞬间的爱情感觉〉,林婉瑜《那些闪电指向你》

我不会说他不好
因为已经好过了
好过的人是湿透的糖
只有在贫乏的年代
才会不断回忆困窘的甜味
要过好的日子就是忘掉好过的人

后来那些没说的事情
都长了丛丛的青草
春风一吹就
变成另外一条路

只有信任
像冬天的影子一样黑
夏天的影子一样矮
一直不美
没有长高
后来我只相信我自己

——节录 杨滢静〈关掉的时间〉

如何不被所爱占领
如果还想爱得更多
如何不被更多占领
当口袋已经塞满星星
如何爱上这整个世界
而仍然拥有自己
说要有光
便有了黑暗
在黑暗中
我们以所爱
为自己重新命名

——所爱 ◎鸿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