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当幼教老师好吗?当台湾幼教老师纷纷出走,但实际上台湾的幼教环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表演给家长看、繁琐的行政工作——长期下来累积的习惯给台湾幼教老师诸多压力,相较之下,新加坡整个社会看待幼教老师行业有不同高度,所以幼教老师有更多自由,更被好好对待。(推荐阅读:为什么台湾幼教老师,都出走新加坡?

有个自己的小小粉丝专页,说是粉丝专页,也不过就是一个能够存放新加坡生活的小天地,意外的,成为在新加坡的台湾老师,一个小小的交流天地,一年多来,最多人传来的讯息,就是问:在新加坡工作好吗?好像是简单的二元选择题,但是只要在新加坡的老师就知道,这是一个涵盖多广的问题!别说是非选择,甚至已经不只是一个申论题的篇幅可以完成的作答,一篇论文大概能说个 7,8分,如果觉得言重了,我觉得可以试着回答,在台湾工作好吗?

也觉得一时语塞了,是不?

尤其当你知道,你的回答,可能会让一个刚毕业的孩子离乡背井,只因为信了你的文字,正所谓是不可承受之重,从国家到集团到公司,分公司,人员组成,这从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但如果以我自己主观的体认,我会回答你,我的经验,是好的!这会是我的回答。

这两年中,同样的问题,用不同的面貌来到面前,为什么想去新加坡?你觉得好吗?今天在离家到机场的路上,一个长辈问我:“你去了快两年了,今年就到期了?”我笑着回答:“很快,对不对?”

没想到,她的回答居然是:“哪有,我觉得很久,你去了好久!”然后才意识到,时间的感觉和意义对每个人不同,出去的人会觉得被新奇和眼花撩乱给充斥了,是快!对于在原地的人,每刻,都是在等!

她又问:“所以好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吗?嗯,我觉得就是很不一样,我是享受现在能够自由主导课程的感觉,如果回台湾是会比较难的吧。”她听了后,顿了顿说:“有什么不一样?不然就,回来就不要再做这一行了啊!”

我笑了笑说:“是啊…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小孩,不做这个,要做什么呢?”

台湾跟我在现在的学校有什么不同,应该是说概念不同,台湾的学校喜欢用现有的教材,让大人主导很多,老师的自由度不高,很多可以用更有趣的方式呈现的学习,变成变相的填鸭。

我现在可能就是从孩子感兴趣的方向,可能发现他们在窗边看着雨景,观察路上的行人,雨伞,天空,听着雨声,雷声,或许,我们就这样开展一系列的天气课程了,没有会不会太困难的问题,只有,够不够有趣?孩子们投入吗?并且有清楚的想法知道,如何将他们应该得到的学习成果包含在里面。

如果说,两年前,我总是不够成熟的将薪水福利放在我到新加坡工作的重点,现在的我,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如果要我说,新加坡工作有什么吸引我的,那就是,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专业的,我拥有专业知识,并且是被看重,并且被认为是必需具有的能力,而我认为这正是台湾幼教普遍缺乏的观念和尊重,除了几间很用心的学校,大部分都忘记了,幼教老师应该具有的专业能力是什么。

不只是练表演,对家长鞠躬哈腰,还有一堆为了应付评鉴的行政工作,是那打从心里想要与孩子们分享更多美好世界的为他们写下一个又一个的教学计画,然后看着他们成长,那远比他们能够在表演时翻出跟斗,或者唱着他们无法理解的歌曲,更能够让我们产生教学的热情。(推荐阅读:台湾的幼教老师为什么越来越少?

前阵子,在某个教学平台看到有老师说,她觉得写教案是没有意义的。当时我怒不可遏的在下面留言,说出我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人没资格当老师!言重了吗?或许吧…但说出这样不尊重自己身份,专业的言论,就无怪乎幼教老师和保育员在社会上的低社经,低薪,还有被认为的低专业了,正确的来说,比起愤怒,我是难过的!

尤其,看着那些前仆后继的年轻老师来到新加坡,22 岁、23 岁的她们,有大把的热情,愿意学习,不服输,她们展现着台湾学校用 7 年培养出来的专业,我喜欢听到校长说,我们很喜欢台湾老师,那是因着我们的努力和专业,给予我们台湾老师的肯定,可惜的是,这些专业人才在台湾找不到发挥的空间,我们的专业,我们的热情,贡献给别的国家的孩子了。

却始终听着朋友们说着,她们任教的不同学校都找不到老师,或者做不久,过去的我,或许会说那些孩子不耐操,不成熟,所以没办法咬牙做下去,但是转个念吧…如果是一份要咬着牙才能做的工作,我们怎么好去苛求那些刚出社会孩子们?想想,是否正因为过往大家都屈就了,于是,让这些变常态了?

难道我们的专业,不值得被好好对待?

或许这两年的旅外生活,让我最大的成长,就是发现,自己要快乐,孩子才能得到快乐,而我们值得被好好的对待,不是说薪水上而已,而是整个社会看待这个行业的眼光跟高度。

新加坡工作好吗?如果是图个薪水高,求钱,我觉得会是辛苦的,因为除了钱,其他的部分怕是会很辛苦,但如果你要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认识不同的幼教环境,我是觉得可以走一遭的。

不过,出了门,你的身上背的是“台湾老师”四个字,就像我们老是开玩笑说的,光是这四个字就要提醒自己要更努力,毕竟,别人也是从你的一举一动,投射到全部的“台湾老师”身上,如果决定了,想好了,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