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首度跨界设计领域,以实体策展的方式呈现大女子房间系列。女人迷的设计师 Cinny 邀请黄色房间的共同合作夥伴徐景亭现身,跟大家聊聊他所秉持的设计理念以及他作品背后的动人故事。一个下午的时间深入了解设计师们所面对的内外挑战与克服的经过,经由徐景亭的带领,现场的人都可以看出黄色房间有了不一样的风貌。(女子们的故事:

女人迷第三届我爱我节,大好时代的系列活动中,最特别的活动之一是女人迷首度跨界设计领域,以实体策展的方式呈现爱自己的概念。

这次大女子房间的策展人 Cinny 是女人迷的设计师, 6 月 4 日阳光明媚的下午,Cinny 邀请黄色房间的合作夥伴徐景亭跟大家聊聊设计师眼里那些日常小物件背后的精采故事,以及聊聊黄色房间希望带给大家的启发。

我走在人来人往的信义香堤大道上,看见每个来去的行人中无不对这些房间们投过关注的眼光,我想这次的策展选在台北市的精华地段,是要从这里开始,让行色匆匆的年轻女孩也好,或者是牵着儿儿女女的妈妈,爸爸也好,让他们接近女性的活动空间,也可以直接走进女性权益的议题中。(同场加映:

路上街头艺人表演的动感与三间色彩分明的大女子房间形成对比,也发现到往来路过的人群也跟我一样,想靠近它、细看上头的字句,抚摸它的质地,深究这些房间所赋予女人们的深刻底蕴。

女人迷遇见工业设计师

走进黄色房间中,明艳的黄色带给人的不是阳光直进的那种刺眼光泽,而是让人感到温暖与活力的奔放彩度。现场除了 Cinny 与徐景亭之外,还邀请多位资深的女人迷读者,让这个下午的对谈有更多走入人心的交流。

初见到徐景亭,发现他不像我对众多设计师的印象,有着前卫的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连身裙下搭黑长裤,散发着朴质与亲近的气质,让人不住想上前跟他说说话,听听它对周遭事物有什么特别的观察。Cinny 开场便请徐景亭用三个关键字向大家介绍她自己,他摆了一下头,甚是可爱,不假思索地说:东海医院、蝴蝶和就地取材。

熟知徐景亭,就一定知道东海医院对他的意义。东海医院,是他的出生地,是家,是根,是创作的起源与灵感的源头处,不论是过往医院中出现的每件医疗用具还是幼时每日众多家族亲戚一起围桌而坐的聚餐光景,这一切都定义现在的他,现在的徐景亭,这是不可能分得开的。

说到蝴蝶,徐景亭口中的,不尽然是翩翩飞舞的美丽虫虫,蝴蝶这个词与他女儿的名字有谐音的关系,丈夫姓胡,女儿的名字有个蝶字,也因此女儿的小名便叫“蝴蝶”。

就像天下的妈妈一样,徐景亭在自己的女儿身上看见自己,也从女儿的身上获得许多启发;女儿跌倒时还不断坚持自己爬起更是给曾经迷惘的徐景亭莫大的勇敢,因此他想,女儿必然也是定义自己的一部分。(同场加映:

也许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比徐景亭更了解就地取材的意义,童年时在祖父、父亲的手术室里面游走,那些对常人来说的冰冷器械却不能之于徐景亭,那是他日常的创作来源,家族围聚用餐的光景,也常是隐隐出现在徐景亭创作中的图像。

筹办这次策展的过程中,Cinny 曾进到徐景亭的工作室中,他觉得在徐景亭的工作室就并没有因医疗用具带来冰冷与距离感,反而 Cinny 在工作室中感受到满满的温度,以及从现场排放物件中可以看见设计师巧心下的想法。(推荐阅读:

爱自己的原初,一如原初地爱自己

徐景亭所创作的黄色的房间呼应就地取材这个创作时的核心价值。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件件拾起贴在房间内的每张图片,挂画,细数这些图片与自己的关系和故事。

其中有张图片是用医疗器具搭建出来的造景,有点餐桌的样态。徐景亭剖析这是他过往经验的缩影,包含他幼时生活中最常见的医疗器具和家族聚餐的餐桌景况,两者交容下产生这件作品,他觉得难以离开这些。同时也分享自己去荷兰留学的经验,在荷兰艺术创作中心,设计师们大家都是一起共同生活的,里头只有一项重要的规范,是大家每天晚上必须聚在一起吃饭。(推荐阅读:

他才发现自己绕了半个地球,看见的风景与小时的家族时光并无二致。其实,所有的设计都是设计师在讲自己的故事,与人的故事,无一例外,设计是呼应人的生活,人的经验,无论是过往还是现在。徐景亭所说的这一切一如他的黄色房间带给观看的人浓浓的故事感,也呼应女人迷每个活动,文字背后的起心动念。(同场加映:


大女子的黄色房间 晚景

“一个人振翅是起飞,一群人振翅是改变世界的风向。”—《大女子房间》策展 黄色房间引言

黄色房间的背后写着这样一句鼓励人心的话,设计的背后终将回归到面对人的问题,女人迷问读者你爱自己吗?爱自己很难,也不难。Cinny 问徐景亭,对他而言什么是爱自己。

徐景亭眼中所看见的爱自己是经历自己当下的所想所思。徐景亭小时候不爱念书,但很幸运碰上开明的妈妈,鼓励他就读绘画相关的学校,也因为就学的环境与共同兴趣,让他找到了许多同好。徐景亭笑说:“同好很重要,因为能给彼此支持与鼓励。”

长大一点,出社会一阵子后,受到周遭环境影响,曾有阵子强烈犹豫是否要出国念书进修,直到从自己的女儿身上看见勇气,决定出国看看世界。只是回国后也面临许多怀疑的声浪,别人也常疑惑出国能否真的转为实际的价值?

徐景亭认为高薪与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给那个时候的自己一个交代,做过事的人是自己,经历的也是自己。做过之后就不会再一直去想它。

让自己经历自己的所想便是爱自己的方式。徐景亭这么深信着。

那个鼓起勇气追梦的人,也许不是设计师,而是真实的自己

经历人生许多转折,徐景亭依然对追寻梦想充满勇气,Cinny 也好奇地问徐景亭,怎么会有实践梦想的勇气?

对徐景亭来说,当初在做东海医院的时候,是基于一种直觉或冲动,也说不清楚自己想干嘛,那时的创作也许不成熟,但那就是他那时候想做的事。(推荐阅读:

“其实在我看来,台湾跟国外的设计师能力跟真的差不多,不否认国外有许多超出水准的设计师,不过以荷兰为例:当地设计师有着台湾设计师没有的优点,就是乐观。他们也会碰到烂客人,不合理的要求,但他们总可以乐观以对。说到自己的创作理念时,国外的设计师总是富饶自信、热诚与愿景,这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聊到设计梦的时候,国人总拿外国设计师相比,常发现这件事的徐景亭也语重心长地提醒大家不要小看自己。

设计师要看见画面,才看得见灵感

个人经验能否供给设计师创作的灵感养分也是大家对设计师或者创意相关工作者常抱有的一项疑问。Cinny 同样身为设计师,便问到徐景亭,如何捕捉生活中的灵感帮助自己创作?

虽然我获得灵感只花费了 10 秒钟的时间,但为了这个灵感我已经准备了 20 年。

徐景亭听到问题的当下,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好像很熟练面对这个问题,或者经常自问。想要获得灵感必须先长期投入某领域,而非三心两意,每个领域都是积累多年的成果,才造就今天的风貌,设计师能做的,唯有不断关注自己领域内的最新变化,长久下来才能练就近乎信手拈来的创作功力。(同场加映:

徐景亭也分享自己生活习惯,对于书、音乐这些一般人的生活娱乐,徐景亭是来者不拒、荤素不忌的,接收不同的刺激与观点也能增加创作时的灵感与眼界,遇见灵感之前,我们只能一直等待,阅读也许可以缩短这些等待的时间。

灵感就是你脑海中的画面。

除了设计师的身分,徐景亭同时也是教授设计的讲师,他也常要求学生先别急着创作,创作前先闭上眼睛想想,看见创作成品出现在你的脑中,作品的使用场景,有符合吗?脑中的画面很清晰吗?

“脑海中有了画面,灵感好像就会自己浮现。”徐景亭说到。从前的国高中时期的训练,那些训练是磨练创作的技巧与熟悉媒材,让自己的双手成长,这当然对一个设计师而言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即使有灵感,你没有技术实践它,也很可惜。

继续设计自己的故事,无论作品,或人生

徐景亭分享人生的经过,这些话说得温暖,深入人心,现场每个人都深受其感,也纷纷说出自己的经验、想法加入讨论。认清自己的职业,工作与现实面都可以视为爱自己的第一步。爱自己是从认识自己,了解自己,认清自己开始。(同场加映:

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见设计师们的对谈中,有着浓浓人的兴味,原来设计背后终究回归到人,人的初衷,人的故事,就像徐景亭一直念念不忘幼小时家庭聚餐的样子,那方餐桌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中,他的作品里。也像徐景亭不断与学生对话,与使用者对话,与不同的设计师对话,只为找寻那些人世里的故事,深怕自己不小心忽略,错过了。

信义香堤大道上的大女子房间还会开放到今年的 6 月 10 日,无论这时间算短还是算长,房间背后忠于人味的设计理念,必然让走进房间里的人留下深深的印象,如同我从中看见别人的故事,想起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