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属于年轻学子的毕业季,也是属于上班族们自我警惕与成长的季节。从毕业演说里,我们借得了其他人成长的力量。台大叶丙成教授的精采分享,你知道吗,终其一生你该追求的不是别人眼中的标签,而是自己的名字,让你的名字,替你说话。(推荐阅读:

校长、各位院长、各位师长、各位家长、及各位即将毕业的台大同学们,大家好!


天下资料,钟士为摄。

在台湾,长辈们常爱跟跟年轻人分享自己是如何成功的。但成功往往是需要许多主客观因素的配合、甚至还有一些运气的成分。光听别人谈如何才能成功,对年轻人的帮助是很有限的。因为要复制别人的成功是很难的。

复制成功经验很难,但要避免跟别人有同样的懊悔,却是比较容易的。因此我认为对学生有帮助的,不是去谈“如何成功”,而是把自己三十年来的失败、懊悔、不足的地方,跟同学们分享。

今天的演讲很不同,我不是要谈如何成功,而是跟各位分享从台大毕业这二十年来,我所遇过的挫折、懊悔、与不堪。希望能让各位比我自己早二十年就感受到这些,进而对人生道路有不一样的思考。

该从哪谈起?就从我当年离开台大后出国念书遇过的最大挫折谈起吧!(同场加映:

让自己成为更丰富的人

我在美国留学跟别人不一样。大部分台湾人去美国都是跟台湾人结群;你们住哪我就跟着住哪,修什么课我就跟着修什么课,分组没?我们一组。吃饭没?我们一起吃。整天都跟台湾人混在一起。但我在这件事情上比较不一样。我认为我去美国留学就是应该要学美国的文化,学怎么跟美国人打交道。因此我在美国就刻意念书组 study group 时,都跟美国同学一起。(推荐阅读:

在那时候我有一群美国同学跟我一起念书。因为我数学还不错,所以常常都是我在教他们。我也不以为意,就尽量帮忙,后来交情就变的很好。其中有一位美国朋友就跟我说,这个周末他跟他太太要开派对,他想要请我去。那时候我整个星期都很兴奋,因为在那边台湾人和美国人有交情的很少,而交情好到人家愿意家里开派对请你去,更是不容易。我非常的期待想去美国人开派对是什么样子。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就很兴奋去人家家里开派对。结果发现人家在聊天时我都插不上话。人家聊职业运动,我因为没有特别关注职业运动的新闻,所以插不上话。人家在聊音乐,那时候小甜甜布兰妮很红,我也聊不上话。因为在读书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流行音乐是靡靡之音,不该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人家不管聊什么,我都插不上话,感觉很无力。

后来好不容易有一个我们一起修课的同学,来到我旁边的桌子倒饮料。我想说这是个好机会,看能不能跟他对话一下。我想了半天,人家饮料都快倒好了,我还是想不到讲什么。最后,我竟然跟他说:“今天老师教那个傅立叶的转换,好像很难齁?”

那位同学听到后,用着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接着马上说:“那个谁谁谁叫我,我过去一下,等下再回来找你喔!”结果,那天晚上他都没有再来找我聊。想想看,在一个派对里,居然完全找不到话题跟人聊,只能拿傅立叶转换拿当话题。

那个当下,我觉得自己很可悲,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个非常贫乏的人。

但贫乏还不是最惨的。一般在美国社交化是这样,如果没话讲就罢了,至少要能喝酒跟大家一起活络气氛。结果当人家来找我干杯跟我说 cheers 的时候,我对他们说:“对不起,我对啤酒过敏!”美国人听不敢置信的说:“what?”他们很少听过有人这么逊,居然对啤酒会过敏的。

因为我老妈觉得好学生不能喝酒,所以从小到大我都很少喝酒。所以只要喝一点啤酒就起疹子。连酒也没办法喝,这下子大家真的放弃跟我交流了。

因为这次派对的经验,那时的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这世界是多么的不了解。无法与人沟通,也喝不了酒,让我完全缺乏在这个社会生存的必要技巧。原来过去十几二十年只专注课业的我,竟然穷得只剩下傅立叶(只懂专业知识)!

悲愤的我,一回家就决定要马上改变自己!于是发愤连喝了两个礼拜的啤酒,直到自己不会出疹子为止!

我常都跟学生说,我现在进入中年,有机会接触到许多成功的人。这些很成功的人,我发现他们都有共同的特质,就是每个人都很有魅力,也就是所谓的 Charisma!这些人的魅力不是来自他的长相,而是来自于他们的言谈,他们的言谈会吸引旁人想听他们说话

他们这个魅力,往往是因为他们是丰富的人。如果你不是丰富的人,你的谈吐是不会有这个魅力。所以如何变成一个丰富的人,是成功者非常重要的条件。自己非常庆幸我是去美国念博士,那五年让我有时间改变我的思维。我把我的思绪整个沉淀下来,开始对时间看得不是那么功利,开始也体认到让自己变的丰富,是我未来要成功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于是在那五年中,我没试过的事情就尽量去试、去玩、去学。(推荐思考:

慢慢的,我打开了我的眼界,也让自己的杂学越来越广。虽然这些杂学跟我的研究不直接相关。但对于我后来在跟不同人的接触,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这些杂学,我比较能够跟初识的人交谈。因为这些杂学,我也开始比较有机会在我懂的事情中找到对方有兴趣的话题,进而营造一场有意思的对话。这对我的事业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各位在毕业后,就要开始进社会工作。一旦开始工作,你就会觉得时间很宝贵,时间的运用只会变得更功利。千万不要这样!丙绅给大家的第一个建议就是:

“请努力让自己成为更丰富的人,千万别像我以前那样成为一个只懂专业,其他都不懂的贫乏之人!”

要做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

第二个故事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可耻、不堪的过去。

小学的时候,我念的是台科大后面的公馆国小。公馆国小是非常棒的学校,班级少、人数也少,号称是台北市的森林小学。在我念的时候,有不少同学是台科大、台大、和民族国中老师的小孩,所以课业竞争颇为激烈。曾有过某次段考,两三位同学满分并列第一,其竞争激烈可见一斑。

在班上成绩,我一直都是第一、第二。在同学心目中我就是好学生的化身。直到小学六年级那年,老爸要去美国担任访问学者,我们全家一起去美国生活一年。离开前跟国小谈好会回来参加毕业考,跟同学们一起毕业。为了怕之后进国中跟不上,老妈把小六的课本、习作都带去。在美国那年,除了美国的课业外,也同时修习台湾小六的教材。

很快的,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回到了公馆国小。能跟朝思暮想的死党好友重逢,欢喜之情自不在话下。过几日毕业考开始了。考数学,没问题!考自然,piece of cake!考国语时,完了,有个字想破头都不记得怎么写。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非常清楚,那个字是困难的“难”,想来还真是讽刺!不会写这个字的话会被扣好几分。小学六年来都是考第一第二的我,怎能在最后一次留下难堪的纪录?虚荣心作祟的我,竟铤而走险,把手伸进抽屉里。在同学铅笔的沙沙声中,偷偷翻着书,往下偷瞄。我的冷汗直流,心脏快从口中跳出来,心中不断 OS:怎么那么难找?翻着翻着忽然被我找着了!把“难”填上了考卷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容的交卷。

过了几天,成绩公布了,我是第三名。一群死党好友们簇拥着我,七嘴八舌夸我好厉害,一整年没上课还能考第三名。当时,我完全高兴不起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一个人拿到不属于自己该拿的东西,是得不到真正的快乐的。突然间,有一位家里环境困苦、课业表现很不好的女同学,走到我们旁边。她淡淡地说了一句:“我都看到了喔~”。

其他同学不知她在说什么,我听了却是肝胆俱裂。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被人看到了!我的死党问她说:“你看到什么?”她说:“我看到他偷翻书!”此时我脸色苍白,不发一语。可死党们却群情激愤,你一言我一语:“妳在胡说什么!”“他是好学生怎么可能作弊!”“妳是在嫉妒吧?”“嫉妒人就随意中伤别人?真有妳的!”

我万万没想到情势会如此逆转!但在当下,我,没有勇气跟死党们坦承她是对的。我只是不发一语看着她被其他同学一句句地责难,心中祈祷着事情不要闹大。所幸此时上课钟响了,大家回座位上课,后来也不再有人提起这件事。我心中非常庆幸事情就这么落幕了。之后毕业去念民族国中,一路顺利的进建中、台大、美国留学,最后很幸运的回台大做我最喜欢的工作。(同场加映:

可是这三十年来,有着数不清的夜晚,我在梦中回到了当时死党们责难女同学的场景。她那啜泪、红着眼眶、不甘愿的神情,我永远也抹不掉。三十年前虽然我过关了,但是害没做错事的人因我无耻的错而被众人责骂,那良心上的谴责,是我一辈子都挣脱不了的。特别是我当老师后,每当告诫同学不要作弊和作弊的可耻时,心里总会浮现出那位女同学的脸。她的眼神,彷佛在无言地控诉我:“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各位未来的人生,一定会碰到各式各样的试炼。我真心的想告诉大家:不要作弊,不要取巧,一切就凭自己的实力吧!靠作弊得来的功劳成就,你得到了也无法得到真正的快乐。一个人或许可以骗得了全世界,但是却骗不了自己。你干了什么勾当,你自己都看得清清楚楚。或许在当下你可以昧着良心做事,但是你的良心是不会放过你的。它,往往会在午夜梦回中,或在你道貌岸然之际,偷跑出来大口大口地啮咬着你的心。你逃不开,也躲不过!

步入中年,我有着很深的体会:人对于过往做错事的悔恨与羞耻之情,会随着岁月而放大。年轻时不觉得怎样的错事,往往年纪大再回来看时,才发现自己伤害了好多人,内心充满着无比的懊悔。对于即将毕业的各位,丙绅给大家的第二个建议是:

“这世上再大的荣誉、成就,都不值得你出卖自己的良心。愿你们离开台大之后,所作所为都能对得起自己良心;人人都能廿年夜夜好眠到天明,不被冷汗惊醒。”

不要怕失败,跌倒了可以看见更多

第三个故事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在台大电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学生。念一在大三的时候,跟着我做专题研究。每当我对专题学生讲课时,他总是非常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听我上课。就这样,跟着我做了一年的专题研究。在大四那年,念一跟我说他决定要转换跑道,想考财务相关的研究所。但他父亲觉得好不容易把孩子培养到台大电机毕业,看到孩子想放弃电机的专长往别的领域发展,父亲气得好几个月不跟他说话。

坚持自己想法的念一,还是准备去考财务工程的研究所。隔年,他落榜了。想像一下,当你老爸叫你不要去考,你偏要考,结果还落榜!这是多麽的难堪?

但这孩子的脾气真硬,他决定大五延毕再重考。结果隔年,又落榜了。想像一下,你老爸叫你不要去考,你偏要考,还连两年落榜。这会是多大的打击?多麽的不堪?

不得已,只能接受现实,毕业入伍。我永远记得那时候的他,是多麽的落寞、沮丧。后来偶而在脸书上关心他的消息。但并不是很常看到,让我总惦念着。

半年后,除夕的前一天,我突然收到他祝我新年快乐的简讯。很高兴看到他的简讯,我回了他:“最近过得如何呢?有机会老师再请你喝咖啡聊聊!”没想到一分钟后立即收到回应:“老师现在在哪呢?我就在老师家附近!”

哇咧,被抓到了!只好请他喝咖啡了。在温州街的咖啡店一起吃下午茶。我发现,这孩子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侃侃而谈,热情洋溢。半年前的阴霾似乎全散开了!

念一跟我说:“老师,你相信吗?我现在看到摆地摊的老阿伯,可以跟他聊上三小时!”。我说:“三小时!你也太会聊了!”。

他说:“老师,我现在才发现,这世上有好多事情是我以前不知道的。比如说地摊阿伯,我就会很想问他是怎么决定摆摊的地点?怎么决定进多少货?库存管理是怎么做的?价钱又是怎么决定的?我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有好多值得我学的东西!”

看他这样,我之前一直为念一担的心,终于放下了。

虽然他连续两年落榜,相较于其他人似乎落后很多,但我不这样想。

因为落榜,被现实人生狠狠打趴到脸被压在地上,他才发现原来路边野地上,有着一个以前从没正眼看过的精彩世界,自己却从未发觉!于是,他蹲下了身子,谦卑的跟这世界学习。对于其他升学顺利的同学而言,因为人生一切顺利,鲜少有人发现自己的不足,遑论低头去探索野地世界的花草奥妙。于是,他们错过了许多。(同场推荐:

下午茶结束时,我跟念一说:“老师这么说你不要生气。我真心觉得,落榜,很可能是你这辈子发生过最好的事。它使你变得更谦卑地去跟世人学习。若你们同学间将来有人事业有成,我相信你必定在其中!”

后来念一很努力,现在在上海负责带某个电子商务部门的工作团队,做得很好,很替他高兴!相较于人生在世七八十年所要面对的生老病死种种困境,落榜、project 搞砸、找不到工作等等,算哪门子的困境?小婴儿学走路摔倒,都不会伤很重,因为他很矮。但大学生打篮球一摔下来,就是骨折。

人生也是这样,越晚失败,跌的也越重。如果人生第一次失败是五十几岁功成名就的时候,一失败可能就身败名裂,而且因为从没失败过,所以也没有面对失败的韧性。一倒下去,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丙绅给大家的第三个建议:

“年轻人最大的本钱,就是比年纪大的人经得起失败。不要因为怕失败,而让自己失去了尝试的勇气、失去了从跌倒再爬起来的韧性!”

真正该追求的标签,是自己的名字

在演讲的最后,我要跟大家分享我三十五岁以前,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日子。在座的各位台大同学,包括我自己,很多人从小就迷失在追求各式各样的标签中:

我小学的时候,拚的是“全班第一”的标签;

我中学的时候,拚的是“建中”、“资优班”、“数学竞试”的标签;

我大学的时候,拚的是“系学会会长”、“书卷奖”的标签;

我硕士的时候,拚的是“留学名校”的标签;

我工作的时候,拚的是“台大教授”的标签。

在三十五岁前,我的人生似乎就是不断的追求标签。只有眺望标签,才能让我生起动机去拚;只有得到标签,才能让我感到安心。

悲哀啊,这是一个被标签桎梏的人生。在追求标签的过程,是辛苦的。但总是催眠自己:

“只要进了建中,以后升大学就一帆风顺了!” “只要进了台大,以后人生就一帆风顺了!” “只要拿了名校学位,以后找工作就一帆风顺了!” “只要能进名门公司,以后职涯就一帆风顺了!”

只是当拿到标签后,才发现并没有得到新的神奇法力,只得到对下阶段人生的茫然和空虚。于是,只好再继续找寻下一张标签来追求。如此过程,不断循环,直到有一天年纪大了,气力放尽、无力再追为止。简直是无间地狱……

这样的人生会不累吗?拿掉标签之后,你还剩下什么?为什么你的价值要由别人来标定呢?为什么你不能定义自己的人生是否成功?为什么你要被三姑六婆四伯七叔教你怎么过人生?

请记住,人生是由我们做过的那些事所组成的,不是由我们收集到的那堆标签所组成的。You are defined by what you do, not by what you own.

让我敬佩的那些前辈:严长寿先生、方新舟先生等,他们之所以让我尊敬,都是因为他们努力投入作的事,让我深深的感动。他们不需要任何标签,因为他们的名字,便代表了他们的价值。

很庆幸的,三十五岁后的我也已不再继续标签人生了。在多年的探索之后,我找到了我的梦想、我的使命、和我的方向。这样的人生,非常充实,非常愉快。

当每个人能找寻到人生方向,活出自己的价值时,属于我们的那张终极神祕标签自然会浮现:

人生最该追求的一张标签,就是自己的名字。You are what you are, your name shall speak for yourself.

与大家一同勇敢面对挑战

最后,跟各位报告。过去几年我常反思,虽然勇于创新很重要,我也一直鼓励学生去创新。但作为一个老师,如果我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外界的挑战,我要如何去告诉学生要勇敢追求理想、勇敢创业?听在学生耳里,觉得老师只是创了一口好业。

就如同即将离开校园的各位,我也将从八月起,借调担任 PaGamO/BoniO 新创公司的创新长职务。我将与各位毕业同学一样,勇敢面对外在世界的挑战,努力实现我创新教育、改变世界的梦想。(同场推荐:

最后的最后,请容鸡婆的丙成,再次回顾给大家的建议:

  1. 请不要成为只懂专业,其他都不懂的贫乏之人
  2. 请不要为一时过关而做出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3. 请正视自己缺乏失败的勇气与再爬起来的韧性

各位同学,“台大”的学历并不足恃。如果毕业后,仍自以为有台大的光环,这是一种悲哀。“只有放下台大,才能真正超越台大”,期许我自己与毕业的各位同学们,都能在世界的舞台上,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价值,让自己的名字成为真正发光发亮的标签!(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