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常被生活中的小幸运,小运气给蒙蔽了!其实自己已经是相当幸运,有权利做自己喜欢的选择。亲爱的,别再为了追求生活中不实的运气,确幸而浪费你的每个当下吧!把握每个选择的当下,才能成就你自己,能有成为自己的机会才是最幸运的。这次,选择没有人走的路,获得别人拿不走的资产吧!(同场加映:

小幸运

我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我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那里可能没有一百万,但有别人拿不走的资产。

在书店买了一些东西,备齐了缺了很久的文具用品,书店店员很制式地将发票递给我,好像这是他最习惯的动作了,他说买五百可以换一张刮刮乐,于是我便拿着发票去另一个柜台兑换。

那一张刮刮乐很平凡,上面写着“张张有奖”,最大奖是 iPHONE 6s,我想着我的 iPHONE 5s 已经频繁当机到练就了我一心的好耐性,多么希望我可以中奖。我迫不及待边下楼边从右边口袋掏出十元硬币,还没走到一楼,我就把那张刮刮乐上银色的部分刮完――五十元折价卷。虽然是早就料想的到结果,我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大家都是这样吗,我身边每一个购满五百元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得到跟我一样品项的刮刮乐吧。

我们都有别人拿不走的资产

我走过马路,走近在马路中间的公车停靠站,回家的公车很快就来了,我挥了挥手,就像我的前方和后方的人都在挥手一样,我从后门上车,坐在最后面靠窗的位置。我喜欢靠窗的位置,我喜欢当我在流动的时候,默默地看着也在流动的其他人们。公车经过师大夜市的路口,有一群年轻的面孔在等红绿灯,我看着他们,又纳闷了一次,这里面会有多少人幸运地抽到 iPHONE 6s 呢?

路口有一个卷头发戴眼镜的男生,他没有跟朋友们打闹,只是说了几句话,然后看向远远的地方。他在想什么呢?还是他什么都没有想,就只是想在生活里喘口气。他会幸运的抽到 iPHONE 6s 吗。

我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对他而言,抽到 iPHONE 6s ,真的是幸运的吗?或是说,得到这些品项里,最大的幸运,可是相对于我们的生活,和百态的人生,这样的幸运还大吗?

“我觉得小幸运是刮刮乐刮中了 iPHONE 6s ,甚至是刮中一百万;而大幸运是,我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往哪里去。那里可能没有一百万,但有别人拿不走的资产――我奋不顾身的努力和坚持到底的天真。”(推荐阅读:

我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点开手机银幕,在备忘录里打下了这段话。

是这样的吧,有很多的幸运被标在奖品上,或是其他各式各样的赠礼里,那好像是自己付出(五百元)换来的(五十元折价卷),但有时候我是相信的,付出与得到在大多时候是成等比,虽然有些例外可能不一定,例如付出五百元得到市价两三万元的新手机,例如付出了三年五年的情感换得男朋友女朋友的变心劈腿。(推荐阅读:

有时候我们会把五百元换到两三万元的情况描述成小确幸(今天先不谈另外一个反比的状况),老实说,我不喜欢小确幸这个词,我的意思是,如果每天在盼的都是这些小小的幸运,因而把它称为小确幸的话。

我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想法。因为当我们把每天的注意力放在这些小事上头,我们是不是就会渐渐地不去思考对我们而言影响更为深远的大事了呢?这里所谓的大事不完全指攸关国家、社会的议题,那些大事可能只是每天练习唱歌一小时,持续二十年,仍不放弃自己热爱的事。

可惜的是我们往往活得越来越“当下”,现在发生的问题现在解决,解决完了之后滑滑手机放放空,而不是利用空档或睡前给自己时间思考那些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我们渐渐地变成习惯了遇到事情时才打开生活意识(或完全不打开)。

我其实越来越害怕自己一开口后,会开始让朋友觉得,妳离我们好远。

人不一定要有远大的梦想

“我问妳喔,妳觉得每个人都一定要有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有一定要完成的梦想吗?”曾经有个朋友这样问我:“我的梦想不能只是把我每天的生活过好吗?”

如果是以前,我会大声地告诉他,不,人一定要有远大的梦想,那是我们活着的动力,我们眼睛闪闪发亮的原因,怎么可以没有梦想。但是,还好,当他问我的时候,我已经不再这么想了。

“我觉得不用。”我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他一脸像是觉得我在骗他,于是我继续说:“我觉得重点不是在我们有没有梦想,而是我们有没有培养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利。(推荐阅读:

如果把每天的生活过好是你的选择,当你真的做到了,安安稳稳地生活,你不去执行伟大或热血的事也无所谓啊,因为那是你的选择。而我选择坚持我喜欢的事,选择天真地作梦,选择尝试一步一步慢慢实践。我们的差别不是有梦想跟没有梦想,而是选择的不同,仅此而已。”

但是你知道吗,我们有多幸运,我们处在的家庭背景和环境,让我们能安然地培养自己选择的能力,社会上有多少人,无法选择,对于现实的无奈只有无数无数的不得不。当那些条件相对优渥的人们,喊着我们应该相信善良相信梦想的时候,其实已经是站在多少的幸运之上去挥舞生活的旗帜。

这些话我梗在喉咙,没有说出口。

每个角色都一定有意义

我想起了昨晚与陈宛聊的话题。

“我觉得我们很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她说,我很难过地低下头。她看了看我,轻轻地把话说完:“我们在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样。”

“可是,社会上的每个角色都一定有意义。”我看向她:“妳知道吗,曾经有一个老师跟我说过,如果我们是念过很多书的学者,因为知识而快乐,我们不能因此觉得这就是一条比较高尚的路,觉得世界上的人们都应该要走上这条路。

如果我们是出生贫寒但赚了很多钱的企业家,解决了很多钱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不能因此觉得赚大钱是最重要的事,觉得所有人的问题都可以靠钱解决。”

你知道重点是什么吗?我看着陈宛。

重点是,如果我们用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去评议那对别人也有意义,或是用我们看见对别人有意义的事,来比较那是否对自己也有意义,那么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社会角色了。

像是,如果我们受了社会刻版印象的影响,觉得车厂的黑手是一份低贱的工作,所有的聪明人都不应该如此选择,那么当我们的车子零件坏了需要整修的时候,谁来替我们修车。

社会上的每一个角色,有时候不一定是我们能选择的,所以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能选择的时候,也许我们就不该再天天盼着那些小幸运的发生,而是该要为自己“能选择”这样的大幸运,感到满满的感恩。

我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有多么幸运

十二月的第一周对我而言是很混乱的,很多的事情处理不好,但也在尝试着让自己能好好地面对每一件事,回到家,坐在书桌前打着字,我回想起我拥有的这一切,书店的刮刮乐尽管刮中了 iPHONE 6s ,我想我也不会拥有此刻这样的心情吧—我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有多么幸运。

渐渐地我明白了,每一天每一天自己的样子,其实都乘载了太多人的选择与被选择,都背负了太多人的悲欢离合,生命里最精致的缘分是看见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吧,某一个巷口,某一个路灯下,某一个街角,人与人陌生地连动着,于是组成了更多的选择与被选择,簇拥了更多的悲欢离合。(推荐阅读:

而这一些,万般复杂的思绪与现实,凝结在这一分这一秒的这一刻里,让我有这样的机会,写进文字里,就是我最纯粹、最大最大的幸运了。

有时候我并不喜欢特别逼迫自己正面地去思考,我喜欢贴着心想事情、想自己,因为我知道只有书写最真实的自己,我才能安稳地在文字里活着。不过最近总觉得很高兴,忍不住地感谢。很久没有像这样静静地坐在书桌前好好地写长长的文字了,虽然乱无章序地说了好多东西,但好满足,好开心。

如果我们的真实,大笑也好,大哭也罢,能饱满每一个当下,也许这样就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