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波曼在电影《黑天鹅》中的精湛演技让人印象深刻,但除了电影内的他,你还知道他的过人之处吗?虽然是童星出生,依然努力读书,到知名大学毕业,不断挑战自己的戏路风格,在现实生活中他也不遗余力为女权发声,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完美女星。本篇文章要向你接露你可能不曾发现的娜塔莉波曼喔!(同场加映:

细数好莱坞女星中,谁能称得上美貌与智慧并存,在广大影迷心中又拥有女神般地位?只要一提到 Natalie Portman ,相信鲜少有人会提出质疑。趁着她担任 2016 Diorskin Forever 代言人之际,《美丽佳人》要带你从电影、生活各种面向一揭露,这位好莱坞巨星化身成为“完美女人”的不外传秘密。

事业婚姻两得意的 Natalie Portman ,因为电影《黑天鹅》与法国编舞家 Benjamin Millepied 结缘,在 2012 年决定迈入礼堂、生下可爱儿子 Aleph,一家三口现在定居巴黎,不时出现镜头前浪漫放闪。除了演员身份之外,Natalie Portman 更在近年跨足编剧与导演,成为名副其实的全方位创作者。

不停挑战自己

四岁开始学舞,Natalie Portman 从童星起家,找到生命热情所在。幸运如她,在高中接演大片《星际大战首部曲:威胁潜伏》,成为星战迷心中最经典的艾米达拉公主,忙碌于事业之际,也顺利取得哈佛大学心理学学位。

她却能不断挑战自我、磨练演技,好比在 2001 年与梅莉史翠普等一票巨星,在纽约公共剧院演出俄国剧作家契诃夫名作《海鸥》、 2005 年,凭着电影《偷情》获得金球奖最佳电影女配角,更在 2011 年以《黑天鹅》片中的高难度诠释,一举夺得金球奖、奥斯卡双料女主角奖。(推荐阅读:

日子闪烁着幸福光彩,Natalie Portman 追逐梦想之余却从未忘记为女性发声、从未停止关怀世界上的弱势族群。《美丽佳人》这次就要与女神来场深度对谈,为你揭露她保持美丽优雅的小秘诀。

Q:并非出身自电影世家,怎么发现演戏是你的最爱?

 Natalie Portman (以下简称 N.P.):我记得曾经有人在我的维基百科里面写到,我妈妈是我的经纪人,但是她说:“我才不是你的经纪人,我从来都不是,我才不会从你身上拿取任何东西。”我妈是很支持我的,但绝对不会拿取任何东西。

我真的很热爱表演,爱跳舞、唱歌、为自己的家人表演。因为我住在长岛,这里有很多小朋友会去参加电视试镜,然后再为大学基金存钱,因此我直接跟爸妈说,我可不可以有一个经纪人、去试镜。(同场加映:

Q:回头看你曾作过的事时,觉得作得如何?

N.P.:我觉得每件事都是错的(笑),我想,我应该要原谅 11 岁的自己。

Q:怎么避免犯下许多童星都会犯的错?

N.P.:我爸妈不是电影圈出来的,他们常说:“童星都会吸毒,童星都会去坐牢,我们不想你走上这条路。”我真的对抗这件事,而且哭了,求他们让我去演戏,因为这对我家来说是大件事,并且我妈陪我去发展,但爸爸却在纽约工作,整个家必须远距离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我很感谢爸爸妈妈愿意相信我、保护我,我才没走上不对的路。确实有些童星就跟我说过,他们看过毒品。

Q:可以讲讲你合作过导演的小秘密吗?

N.P.:乔治鲁卡斯,他总能预见那些不在拍摄片段中出现的事。

Q:合作《偷情》的 Mike Nichols 呢?

N.P.:《偷情》让我进入非常正面的经验之中,然后 Mike 尔后也成了我的心灵导师以及超级好朋友,他是那种我会跟他聊感情事的人。

Q:《偷情》是不是你成为大人的第一步?

N.P.:是的,Mike 要我去跟其他人学,把声音压下来。那些年来,我讲话都像小女孩,直到拍《偷情》,我才真的长大了,想着:“我必须要得高分,要得到一份好工作”总觉得有些事情你必须做,你得做,这是一个冒险,要嘛就是在路上,要嘛未来也会到那儿。奇妙的是,有一天你就觉得:“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他们怎么想”。这大概就是自我的觉醒吧。

Q:那《黑天鹅》的 Darren Aronofsky 呢?

N.P.:他最糟(笑)。没有啦,他超棒,他知道怎么沟通,也知道怎么为执导电影片中的演员量身订作。他会感受到我们需要什么,然后给予你所需要的。有些人需要鼓励跟赞美,有些人需要批评,有些则需要让他们静一静、作自己的事情。他让我知道什么叫做“量身打造”。我确实爱那些有建设性的批评,我没办法跟那些坏嘴的人相处,但我也不能接受正面气场的那派,必须要是简洁俐落的建议。

Q:演出过的电影中,哪一部在化妆造型方面最深得妳心?

N.P.:作为女演员,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尝试不同的造型、演出不同个性。我演出《 V 怪客》的时候,把头发剃掉对我来说有种解放、返朴归真的感受。在《黑天鹅》片中,表演芭蕾的桥段里我可以画上极美极精致的舞台妆。《星际大战》的话,我则尝试了歌舞伎妆。(推荐阅读:

Q:拍新片时,你会去料想未来的成功吗?

N.P.:我有些想法是深植于心中,它改变了我选择案子的方式,当你想着:“喔,这一定会大红,这一定会变成奥斯卡金奖片。”喔坏预兆,坏预兆,我宁可问自己别的问题:“为什么这对我现在的人生有意义?为什么我想活在这经验里?”

Q:你费了很大的功夫来改变女人在电影圈的地位。你怎么解读现在的电影产业,你会怎么做?

N.P.:我很开心这样的话题变得更常见了。你会看到有些电影工作室会选择女导演,只是为了要回应性别歧视的压力。但我想若是说女导演比男导演优或劣,这是错的,每一个导演都应该有他们的视角。在法国,年轻女性导演要比男性还多,不过大部分主流的电影工作室都是男性主导,做决定买片、把那些片放在电影院里的,也都是男人。

Q:你透过在墨西哥、肯亚、卢万达、叙利亚做公益活动,为世界贡献。你如何善用身为演员的力量?

N.P.:现在其实很多人都会这么做。平时我们太常只注意穿什么,于是我更想把注意力放到有意义的事情上。而我的位子更促使我积极做这些事,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舞台。

“解放人民”是由两个加拿大人主导,在开发中国家的农村里建造有机农田、健诊、干净的水,也让更多北美小孩来为学校募款、帮忙建造学校。之前,我有去莫斯科探访女校,小朋友们每天早上四点起床打扫,请求老师们可以带他们上课到十点。然而过去几年,我竟然为了要去学校上课唉唉叫,我不敢相信,上学根本是个特权啊。

Q:不工作的时候,妳怎么放松?

N.P.:我真的很喜欢看书,阅读可以让我放得很轻松。我也喜欢去健身房练习 Gyrotonics (回旋运动,一种强调流畅性、扭动全身关节的运动)然后做按摩。就是吃全素,有充足的睡眠,经常运动。(同场加映:

Q:忙碌的女人要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美丽优雅?

N.P.:我觉得要挪出时间留给自己很重要。要兼顾工作、家庭、一切的一切就够忙了,难免会忘记留一点时间给自己。我喜欢偶尔好好纾压按摩,也一直享受沉浸在一本好书里的时光,能帮助我放松并找到自我。投入热爱的事物、感到快乐,也很有帮助,幸福光采会让你的脸庞闪闪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