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你曾在计程车上遇过让你不舒服的司机吗?可能是一句骚扰、频频示好、甚至,是他在自己的车上旁若无人的看 A 片。在这样骚扰盛行的社会,女孩,不过想要一条安全回家的路。(推荐阅读:) 

礼拜五晚上十点,还非常热闹的信义计画区,我刚与同事吃完晚餐,怀着轻松的心情,等了红绿灯,跟着人群穿过松仁路,顺手招了一台计程车,上车,说了不远的目的地,便安心的低下头来想说传个简讯给等待我的朋友说马上就到。

才刚低头没多久,开始听到一些奇怪的女子呻吟声,一声两声,我还想是哪个台湾连续剧的剧情,不疑有他。计程车继续往前开驶五分钟不到,停在下一个红绿灯前,突然,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

有这么一秒间,或着更长,我脑袋一片空白,我想着,这是 A 片,闷热的计程车内,只有高潮呻吟的女声,司机的呼吸声,以及我努力克制不要害怕的心跳声。我鼓起我的勇气,抬起我的目光瞥向前面,司机从后照镜也瞥向我的脸庞,我瞪了他一眼,我移开目光,我立刻打通电话给朋友说我在哪个路口在几分钟就会到,司机突然关掉他刻意放大的音响。突然之间,车内一片沈默,他不说话,我不说话,只剩他浓重的呼吸声。

突然之间,我有很强烈的害怕感涌上。

幸好车程不远,两个红绿灯之后,我请他停在路边,我提早下车。因为不想跟他有任何碰触机会,我把算好的硬币放在计程车中央扶手上,我还没放完硬币,这名司机,就怒吼着“啊,是要摆什么?”我用最快的速度下车,我边走离计程车,我脚边发抖,我的指甲深深的掐进握紧拳头的手掌心,当我看到我的朋友,我忍不住掉下眼泪。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很害怕,我很不安,而且我很愤怒。(推荐阅读:

我愤怒我自己的当下竟然这么的无能为力,愤怒自己怎么这么害怕。让我害怕的并不是 A 片本身或观看 A 片这件事情,而是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非自愿性的强迫性环境置入。如果真的发生任何事:司机用言语猥亵、甚至身体性骚扰,我可能没有下一步,我不知道我最好的下一步是什么。我害怕的是,这世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夜晚独自搭车回家,可能必须面对这样的恐惧。

今年三月底,才刚好有类似案件发生,但是标题与内文却以提神,以有趣,以开玩笑为出发。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亲身遇到,当我亲身遇到,我没想到这种情绪是这么的复杂。

在电光石火之刻,我想的是那真的是 A 片吗?还是只是某部电影或连续剧的某个片段?我该请他关掉吗?如果请他关掉会引来什么更糟的后果?我能下车吗?可是车在开驶中,我该怎么安全下车? 我该录影吗?我该拍照吗?我能录影吗?我能拍照吗?这还只是一个看 A 片的变态计程车司机,如果是性暴力犯,我该怎么办?

而当我跟几个朋友讲到这件事,我发现第一时间,大家的说法大都是“你怎么没有马上下车?”或是“你怎么不叫他关掉?”甚至还有“所以我都不坐计程车。”这样的说法。但几乎没有人是在第一时间谴责那个计程车司机,或质疑背后的体制,政府是如何实行计程车驾驶执照的考核标准与资格确认?

那天我记住车号,我报了案,希望政府能吊销他的计程车驾驶执照,我希望这个司机再也无法用这样的方式吓唬另外一个女孩。最后,我真心要说,计程车司机看 A 片不是提神新招,这是犯罪行为,我们需要一个更安全的社会网路系统,保障人民行的自由。

我去查了计程车驾照的考试系统,所谓考题包含曲巷掉头、S 曲线驾驶或换胎等“专业知识”,但是完全没有针对驾驶员的身心状态的任何考核。我不知道这样的系统是否需要重新思考和设计,但我知道光只有开车的技术,绝对并不足以保障安全性,我期待我们的政府能更积极的盘点现行体制。(推荐阅读:

这不是特例,这不是顺手招了一台计程车女孩或男孩的错,这不是一个好笑有趣新奇的新闻,这不是我们自认倒霉赶快下车就算了的事情,这是一个问题点,是一个起点,我们既然发现了,就要想办法解决它。

我们世界需要的不是更多包容犯罪,而是打破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