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电影节——《海蒂不分类》,为蒙古裔德国新锐女导演首部编、导、演长片,大胆又细腻地描绘跨越种族和性向的共通人性,融合乡愁、情欲和无以名状的哀伤,加上一­丝危险的性感,一起看看爱人与爱自己间的模糊界线。(推荐阅读:

“有爱都一样。”

人们问起海蒂,你比较喜欢男生女生,你是同志还是双性恋时,她会这样回答。

《海蒂不分类》的英文片名为《Don't Look at Me That Way》,我一直想起蒙古那片黄沙浩浩荡荡,如海蒂回眸人世,还要潇洒地说,我叫你别看我,你就别看。在我看来,海蒂不是不分类,只是,她喜欢做定义界限的那人。无论是在性别、或是关系上,都要做一个操控者。

蒙古女人的奔放不羁:我爱谁,就爱谁

海蒂是一名入住柏林的蒙古女孩,她很懂得如何以自己眼角的笑、年轻的玲珑曲线,去变幻这个世界。她不是服膺规则,海蒂有蒙古女人的不羁与自在,性爱于她,只在乎即刻的爱,不在乎你是何种性别。

蒙古人住在蒙古包里,一个蒙古包护住了一个家庭,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孩子就在里面生活着,一个炉子烘暖一个家。晚上行房时,爷爷奶奶转过身假装没看见,隔壁一个蒙古包,奶奶会自由来去。一个包一个男人,那是小海蒂认识的关系。

许多国外影评谈论海蒂是一个在异国生活擅长利用自己身体优势的女子,我看却不然,或许是西方人看东方人海蒂的情欲自由,难免有些误解。对我来说,海蒂不是要利用自己的性爱去取悦谁。她一夜情,教导异国的男子如何抬起腿、什么姿势更舒服、百无聊赖时一面抽着烟一面性交。她亲吻了单身母亲伊娃,去解放一个个苦闷的夜晚。她爬上伊娃父亲的床,在与父亲相仿年纪的男人身上,感受久违的高潮。

可是那女性的欲望,终究跟随高潮后的空虚死去。

我能不能不爱你一辈子

你说她凌乱也好,你说她下流也好。我想,海蒂只是深信自己很强壮,身为一个女人,她很坚强,足以凌驾万物。

回溯到六岁小海蒂身上的故事,她的父母早逝,除了奶奶的陪伴,小海蒂总是独来独往,有一次,一群男人,在海边围着小海蒂,小海蒂大喊,我什么都不怕,我很勇敢。男人说,那妳证明看看、把手伸出来。于是小海蒂伸出了手,一道深深烙印在心里的疼痛与烟疤,注定她要成为这样流离的人。六岁的小海蒂,不断地告诉自己,不怕、不怕。痛过以后,就没事了。

延伸阅读:拥抱你的内在小孩:面对负面情绪的三个练习

海蒂长成了这样的大人,她身上没有东方女人保守的痕迹,不担心谁觊觎她的肉体,同时,她也不贪、更不要,一段稳定的关系。于是伊娃渐渐要赖上海蒂的生活时,她只想逃。无论作为一个蒙古人,还是女人,她都颠沛流离惯了,那张白白软软双人床,任何陌生人,都睡不过几个夜晚,那方餐桌,她为谁下厨几次就要作恶。

依赖的关系,只让海蒂惊慌。电影里,那一直是一个太讨厌的女人,想要的时候就要,不要的时候,用尽办法也要甩开。她只为自己的愉悦负责,不想亲吻后的余温,可是,我们怎么能说,不愿承担一段关系,是她错了呢?

推荐阅读: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间?从音乐、电影谈开放式关系

我爱你,能不能不要是一个承诺、一个海誓山盟一个必然得扛起对方人生的结果。

自由,是有能力遗忘

我想起伊娃父亲,在白亮的过分诚实的饭店里,叨叨絮絮面向人生,念诵的那首诗,以及他说,看你这样年轻的肉体,我不再想占有,我只要这样远观着欣赏。

“自由,是有能力遗忘。”

面对眼前的激情,这个六十岁男人,竟只想静静凝观。他说的那种自由,更让海蒂坠落了,因为,从来没有什么能束缚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不自由呢?或许正是因为,有些什么,在海蒂心里,是真正过不去的。

这部片确实很暧昧,但我总会想,是不是我们活得太明朗。如果人生能有这种时候,不求解答,不需要确定,不必凭藉爱情之名生活,依然可以清醒地向前。人人都能是浮萍,顺自己的水流,海蒂就不会活的像孤影伶仃的浮萍。

有人问导演,你为什么创造海蒂这样的人物。她只说,你只需要,感受人性里的纯净,和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