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第五年,第三届女人迷我爱我节来到了台北市府前广场。大好时代,是女人迷的新尝试。“爱自己”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贪心地准备了三个主题,十四场讲座,希望你从中能得到满满的力量,“#EmbraceDiversity 世界之所以美,在于拒绝相同”,拥抱多元,我们谈男人与女性主义、我们谈非正规的女体,我们谈婚姻平权进程,你不只一种样子,世界也不只一种样子。(延伸阅读:回顾大好时代

今年的 528 大好时代,女人迷第一次跟台北市四局跨界合作,第一次在香堤大道规划大女子房间特展,也是第一次举办 14 场接力演讲,种种的第一次让女人迷突破外界“不可能”的怀疑,这样的举止看起来近乎疯狂,但是,我们不怕疯狂,只怕没有做到穷尽的努力。我们多麽愿意成为世界的一道光,不因为前方的黑暗而退缩。

女人迷的活动宗旨是希望牵起大家的手,一同勇敢的向世界宣告:“我爱我,我就是我最爱的样子!”

当天,夥伴们早上八点来到台北市政府前广场,密集的对活动细流反覆演练,不断修正场区座位和硬体设备,在艳阳下模拟各种突发状况。一日夥伴们脸上挂着灿烂笑容和炙热眼神,我们骄傲着能够与女人迷一同打造大好时代,让所有喜欢女人迷的读者也能感受这份真心。我们的努力或许有点笨拙,但是很真诚,只因为我们想把最好的活动献给每一位特定前来的你和妳。

这次活动的讲座区分为职场女力、她故事和拥抱多元,希望这三场演讲让所有参与 528 大好时代的人能听见与世界并容的多元价值。讲座区域虽然不大,我们仍然看见听众们在毒辣的天气下等候着,眼神闪烁的听着讲者所分享的“自己”。

爱自己不容易,但是我们相信,一个人走是孤寂,一群人走是拥抱孤寂的勇气。

我在现场感受讲者和听众之间凝聚的氛围,才发现,讲者讲述的不仅是自己的故事和理念,它同时是这个社会下你和妳和所有关系的真实。无论从职场力量、生命价值或是性别意义,都清澈了爱自己的轮廓。在情感流动的过程中,我们会开始相信,只有自己能决定自己的模样,并且透过每一个人的坦率中,共创属于所有人的大好时代!

紫色,代表拥抱多元的思辨

我们将紫色设定为拥抱多元的主题色,紫色象征了多元思辨的力量,我们希望能将这个力量传递给所有听众,当大家拥抱着这个世界的多元,思辨带来的不是攻击,而是对世界的了解。

我们邀请长期关注同志运动和性别议题的吕欣洁担任引言人,当天,她幽默开朗的主持功力串连了 5 位各具风格的讲者,从性解放的学姊、汪绮、周芷萱、康庭瑜再到许秀雯律师,每场讲座皆深具爆棚的魅力。

性解放的学姊:学长也懂女性主义!

“压迫和歧视不是必然,而是选择。这场讲座其实是一种邀请,邀请世界上所有的男人跟女人,一起乐观的改变社会,一起加入这场性别战争!”

拥抱多元的第一场讲座,我们邀请了“性解放的学姊”的范纲皓与我们谈到在 #FreeTheNipple 以后,性别议题还有哪些该努力的方向。身为 14 位讲者中唯一的生理男性,范纲皓也希望和大家分享,男人为何也应该关注性别议题。讲座一开始,范纲皓以自身经验出发,难过的回忆通常是不愿面对的脆弱,但是他却先解剖了自己的过往。

“大家都知道叶永鋕事件,当我知道的时候其实很难过,因为我也曾经因为个人的性别气质而遭受歧视,我避开人群大哭,害怕他们又把爱哭跟娘娘腔连结,但是,为什么爱哭就一定是娘娘腔,娘娘腔又有什么不对?”范纲皓坦承,万一他不是一个乐观面对性别歧视的人,有可能就会是下一个叶永鋕,然而 16 年过去了,台湾社会的各个角落中,又有多少人身处于这样的性别歧视?因为人生的过往经验,如今,范纲皓更能够在那些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歧视当中,拥有不一样的观点。

 

“男人为何必须肩负养家活口的责任,男人为何必须阳刚,而什么又是男人应该拥有的样子?”在这个社会当中,很多人都忽略了男人也应该关注性别议题,这些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性别枷锁,对男人其实也是一种压迫。在#FreeTheNipple 的活动中,有些男人会阻止女人追求情欲自主、身体自主以及性别上的平等,但如果只是指着男人的鼻子大骂沙文主义,对于这样的性别处境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这个社会要求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他们从男孩变成男人的过程中,都被教导成为社会所期望的角色,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男人跟女人其实可以更多元。”如果男人并不了解性别议题的重要,便永远无法理解男人与女人各自在性别上的压迫与缺陷,只有女人做这件事情不足以撼动社会既存的性别结构,因此,范纲皓以一个生理男性的角色,希望所有男人都应该正视性别问题。

 “当我们身上没有发生性别歧视时,不代表性别歧视不存在!”范纲皓提及在性别议题里面,我们也必须面对阶级、族群等社会问题,某部分的女人可以作为经济独立的新角色,但是社会同样有许多在底层的女人无法获得自由。“压迫和歧视不是必然,而是选择。”范纲皓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社会,我们应该要创造更多的社会剧本,让所有人都可以依循自己的剧本生活,而不是让我们的社会只有一种模样。

“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不是关注于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遭受了什么样的性别歧视,或是女人在性别上做了什么样的挣扎,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是去撼动那个性别结构。”撼动这个结构并不简单,但也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要去实践。

讲座结束前,范纲皓邀请大家,一起加入这场性别战,我也深深相信,这个战争不是为了要争得你死我活,而是要让大家更了解这个社会,并且大力拥抱社会的可能。(延伸阅读:半路出家的女性主义!性解放の学姊 范纲皓:“解放的不只情欲,更是所有人的自由”

汪绮:不合格身体的女怪运动

“社会给的枷锁,只要你不认同,它就不存在。”

 “我今天会站在这里,是因为一台计程车。”汪绮用逗趣的开场白介绍自己,瞬间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因为在计程车上唱歌的影片被放上网路而爆红,同时也因为外型而在网路上引起骂战。“有很多人在留言底下 tag 别人说:‘唉,妳马子耶!’。奇怪了,这些人有经过我同意吗?”汪绮的直率让听众大笑。

因为这些不友善的回应,汪绮写了一段话:“我不征男朋友,你不需要挑我,我不是物品。我不暖你的床,所以你喜不喜欢我的体型跟我没有关系。”因为这段话引起了苹果日报记者的注意,汪绮又再度爆红。

在这一连串的经历之后,许多人开始问汪绮为什么可以活的这么有自信?但是在问答的过程中,汪绮发现大家将她特殊的励志化,把她定位在“正能量汪绮~~~~”的无限光辉当中,却忘记她也不过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同样会遭遇挫折。汪绮并不是因为乐观向上的人格特质而造就了现在的模样,而是因为她是残缺的,所以才看起来有光。

“当我发现大家时常用扁平化的想像去标签我的时候,我开始思索这个社会是不是都以同样扁平的想像去定义他人,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这个社会中,似乎胖子勇于发言就是积极乐观,而受害者妈妈就应该哭得惊天动地,但是每个人的特质是多元的,并不能被单一化的标签。

接下来,汪绮与大家谈到对她而言的自信三大要点,第一点是“自信来自于自觉,而自觉来自于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在社会中不断跌倒的过程,汪绮开始去寻找“为什么”。许多人因为她的体型而指责她,汪绮后来才理解:“原来在父权体制下,女体是单一想像的样子!”因此,她发现当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越多,越能够谅解它,即使无法去谅解,也是一个想要改变它的机会。

第二点是因为汪绮本身是一个表演工作者,必须要让自己的身体很自在的被观看,在表演的过程中也可以同时检视自己的身体和内心,进而认识自我。

第三点是因为汪绮并不在意别人在想什么,“所谓社会给的枷锁,只要你不认同,它就不存在。”没有人可以让我们讨厌自己。汪绮引用了中国作家杨绛的一段话贴近了自己的言语:“我们曾经如此期盼外界给我们的认可,但最后我们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的跟外在的压迫斗争,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归到与自身相处的和谐,这也是自信最大的根源。

在一个众人勤于标签化他人的社会,汪绮决定主动用一个标签去定义自己—女怪。“女神、女丑、妖女,这些描述女性的形容词都是被成为的。”从古至今,女性时常是被选择的一方,不如让我们主动的成为自己希望的模样。

“如果你觉得你漂亮,但是不屑被崇拜;如果你觉得你幽默,但是不自认为是女丑;如果你不觉得自己恶意到成为一个妖女;如果你觉得你对父权感到愤怒以及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怪胎,就欢迎你自称为女怪。”汪绮欢迎大家,一起加入女怪运动!(延伸阅读:珍惜身上不合时宜的刺!专访汪绮:我终于不用讨好你们了

周芷萱:做一个台独的女性主义者:两个好坑,不跳吗?

“无论是台独或是女性主义,最终归属的都是回到自己、回到你找到想要成为什么样子的人。一个是回到自我,一个是回到土地上的自我。”

 “哈啰大家好,我是芷萱,我是不分区立委落选人。”周芷萱笑着说自己很喜欢用“落选人”介绍自己。因为在过去的谩骂争吵中,女人经常被骂“婊子”等性别歧视的词汇,但是当对方知道这招对女性主义者无用的时候,便选择用“落选人”讽刺她,“大家都说立委候选人讲话还这么大声干嘛?但是奇怪,立委候选人讲话才要大声啊,不然是要回家哭三天吗?”在讲座开场中,我们看见周芷萱用开朗且无所畏惧的态度,迎接到场的所有听众。

在台湾社会,台独运动和女性主义运动两者看似毫不相干,于是在讲座中,周芷萱以一个做台独运动的女性主义者身分,和大家分享两者之间的连结。对周芷萱而言,台独运动是一个坑,女性主义则是另一个坑,两个坑放在一起就是一个无尽深渊,可能会遭受无尽的谩骂。

在讲座开始时,周芷萱放了“刺刺菇菇”的图片,“他是一个外表长满刺,但是内心非常温和的角色。”周芷萱想从中表达,许多从事运动的人,都是这样的角色。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人非常愤世忌俗,但其实他们是温和的好人,而这样的温柔不是狭隘的指女性身上的标签,它更可能是一种反抗的力量。

台独跟性别平权冲突吗?作为一个同时主张台独和性别平权的人,周芷萱认为两者并不冲突,反而有许多共同点,之所以会让人感到冲突,是因为许多人觉得自己关心的议题比别的议题重要,而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经验和想法,我们都应该给彼此一个空间去容纳更多元的思考价值。

性别议题当中涵盖了许多面向的社会问题,而台独也是如此,两者之中许多相互重叠的关系。在台独的场域里面,大家经常以男女关系做为主权比喻,“有人会说台湾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时常被中华民国欺压。但是为什么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要推给女人?”

在台湾的政治社会中,当大家批评一个政治人物时又以性别歧视或是外貌歧视作为攻击的手段,“我们可以说连胜文自以为是纡尊降贵的贵公子啊,为什么总是要以外貌攻击说他是连D?”另外,周芷萱认为在台独运动中会出现女性主义的歧视,是因为台独运动本身就是一个争权的行动,面临权力稀少的状况时,社会存有的父权体制便会强硬介入。

什么是台独?周芷萱对底下的听众提出反问。台独在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对我来说,台独运动就是一个地方的人们,重新理解自己的过程。”我们都要试着了解这块土地过去发生的事情,并且争取自己决定未来的权利。女性主义又是什么?“女性主义是一个回到自我的运动,让男人和女人跳脱出刻板的框架中,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无论是台独或是女性主义,最终归属的都是回到自己、回到你找到想要成为什么样子的人。一个是回到自我,一个是回到土地上的自我,两者都是在帮助我们找寻自己,并且从压迫中解放。尽管两个坑加在一起是个无尽深渊,周芷萱仍然让我们看见了她的义无反顾。恰巧,在最后演讲即将结束前,棚外传来了国旗歌,欣洁玩笑式的叫大家不要起立,这是一种威权的象征,为这场演讲的结束带来了逗趣映照。(延伸阅读:老娘就是反骨!周芷萱演讲全文:谁偷走你关心政治的十五分钟?

康庭瑜:媒体中“美力新女性”的情欲流动

“在多元社会之下,如果让中产阶级之外的女性都能获得性别上的解放,那才是真正的改变。”

“作为一个女人,你想要有谁的人生?”底下的听众小声地回答:“我想成为我自己。”康庭瑜老师则说在她教导的学生中很多人回答 Emma Waston,而在过去世代的回应,可能是像蔡依珊那样温柔贤淑的模样。在不同世代的转换间,大家脑中所浮现的理想名女人样貌,已经跟着改变。

过去媒体所鼓吹的美好女人的样子,是理想男人的欲望客体,女人是被凝视的对象。在这几年的媒体呈现中,女人和男人之间的情欲流动发生变化,正妹新闻不是媒体中唯一的亮点,“小鲜肉”的形象开始浮上台面,男人也能变成女人所凝视的欲望客体。

“以前女人的性感,是男人的玩物;现在女人的性感,是用来征服男人。”从玛丹娜的《Material Girl》中,可以看见背后所要表达的意识形态,女人在社会中经常遭到物化和压迫,因此,玛丹娜反过来将女人的主动物化作为向男人夺权的手段,以性夺权,颠覆大家对女人的想像。在台湾媒体中,当代台湾女性开始可以在节目中谈论对于情欲的需要,也可以主动的欲望男人,这在过去的媒体当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康庭瑜老师也提到现在的“辣妈文化”,从英国的维多利亚贝克汉、美国的安洁莉娜裘莉到台湾的隋棠,媒体现在正在鼓吹一种新的女性文化,过去女人当上妈妈之后会被去性化,甚至得婚后息影,而现在女人当上妈妈后也可以拥有性感。

在影剧方面,康庭瑜老师举电影《控制》和电视剧《犀利人妻》表达女性新的生活典范,在现在的影剧内容中,女人于亲密关系里表现的是独立自主的模样,在爱对方之前也要懂得爱自己,如果在亲密关系中受到伤害,也要学习主动复仇,不让自己受到任何委屈。

另外,姊妹淘也是爱情外很重要的角色,家庭和爱情不是女人的全部,一生一世的宣誓无法作为女人的救赎。从电影《黑魔女》、《冰雪奇缘》中,告诉我们王子不是女人生命中唯一的解药,但是姊妹情谊可能会拯救我们。

以性夺权、辣妈文化、爱自己等这些新的潮流被后来学者称为“后女性主义”,表面上好像达到了女性主义的乌托邦,其实这中间仍有很多努力的空间。“我们以前要求少女要漂亮性感,现在则要求妈妈跟阿嬷也要漂亮性感。”在这股潮流兴起之后,媒体对于女性身体美的要求并未减少,反而从男人的要求变成女人必须拥有的自觉,甚至我们期待女性身体美被媒体检视的年龄也越放越大。

另一方面,很多人开始赞扬新女性可以赢过男人,新女性在恋爱跟性里面可以主宰,但是背后有个陷阱,“媒体会从中暗示女人要怎么样可以复仇跟支配男人,答案就是女人要漂亮,那女人要怎么样才可以漂亮?要符合期待的减个肥,买个抗老化产品,你要消费才可以美丽,你要美丽才可以支配男人。”都会女性似乎可以用阶级和经济的优势去弥补性别上的弱势,但是根本上的性别结构却没有改变,在多元社会之下,如果让中产阶级之外的女性都能获得性别上的解放,那才是真正的改变。

最后,康庭瑜老师希望身处在有经济资源的女性们,都能够有意识的去理解阶级之外的性别不平等,并且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个结构,只要我们愿意,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是改变未来的一大助力!(延伸阅读: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女神!专访康庭瑜:“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成为蔡英文”

许秀雯:爱是最艰难的考验—多元成家,平权之路

“有那么多异性恋的婚姻体系的维生系统,有那么多的同志参与其中,协助异性恋者在婚姻体制可以存活下来得到帮助,但这些同志却没有办法和喜欢的人结婚组成家庭,我认为这个荒谬也是该停止的时候了。”

“爱是我们终其一生都会遇到的难题。”许秀雯律师语气温柔,与所有人分享真诚的去面对爱自己跟爱他人的坚定信念。一个年轻时抱持着“不婚主义”的女性主义者,最后居然踏上提倡婚姻平权的道路,这条路并不容易,但是她一路走来,没有后悔,也未曾退缩。

“隐藏其实就是小规模的死亡。”有一天,许秀雯律师的母亲哭着告诉她,为何她不再跟妈妈谈心事了?在许秀雯律师发现自己是同志之后,与家人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远。很多同志发现自己性向时,往往会陷入一种既甜蜜又愁苦的情况,喜欢一个人是情感上的甜蜜,但在喜悦的激动中,同时又因社会的禁忌,在情感上遭遇了挫折和失落,无法找到倾诉出口。

当我们隐瞒真实的自己时,也从中破坏了亲密关系中亲情、友情及爱情间的联系,很多东西因为不去揭露,某些情感因而变成空白。但是这些苦痛并不能单方面的指责同志不够勇敢,许多时候是因为环境的不够友善,导致同志要将自己藏在柜里。

许秀雯律师也提到自己一开始对婚姻并没有憧憬。小时候的她,无法想像自己在婚姻关系中的女性角色是什么模样,另一方面是对于婚姻体制的不信任。从她一开始喜欢人之后,就陷入了多重关系的迷惘之中,因为我们都有可能在同一个阶段中,自然而然地去欣赏不同的人,因此在喜欢之后,也得去处理忌妒跟占有在情感中的问题,如果婚姻制度是独占性的,可能并不适合当时迷惘的自己。

“婚姻其实可以有很多版本,也可能有不同的意义。”长大之后,许秀雯律师渐渐明白,婚姻中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是什么,其实可以有很多协商的可能,最害怕的其实是人们要将亲密关系中认为“很好的”价值套用在每个人不同的生活中。这也是许秀雯律师为何开始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拟定伴侣制度和家属制度的相关草案。

“许多伴侣在决定离婚的时候,才第一次翻开民法亲属编,发现原来有这些权利义务关系。”底下的人不禁大笑。许多伴侣决定走入婚姻的时候,他们放心的将婚姻交给政府规范的权利义务,但是就某种程度而言,也剥夺了伴侣们各自安排权利义务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许秀雯律师希望在伴侣制度和家属制度当中,让当事人自己协议生活中的权利义务,将制度多样性的开展,不要否定婚姻平权的可能性。

异性恋霸权的婚姻立场,许多人会质疑婚姻平权对于性和情感契约的建立。同性伴侣时常因为无法生育而遭到抨击,但是当我们反过来思考,婚姻中是否必须具有生殖能力的性?而婚姻中的性是否都正确?“我们不会因为异性恋无法生育或是不想生育而阻止他们结婚,那为什么同性婚姻就会因为这样被质疑?”这些问题都必须要回到我们的身上,诚实的去思考和面对。

另一方面,很多人会害怕伴侣制度允许单方解消,但是事实上,法律也没有办法强制任何一人留在情感关系中,那些企图利用法律去强制维护一段关系的人,某种程度就是逃避自由。“法律能够做的,其实是保障我们这段关系的成立、过程跟终止的时候相关的权利义务的保证跟分配。”

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在这个情感关系的维生体系中,我们都要先学会爱自己,尊重他人,才能真正的去爱别人。每个人要在这个爱的考验里面继续爱下去,除了需要非常多个人的努力和一点幸运之外,制度的支持也是非常必要的。

最后一场,有听众举手问许秀雯律师:“身为一个支持婚姻平权的异性恋者,我们该如何帮助?”许秀雯律师认为只要所有支持婚姻平权的异性恋朋友,愿意站出来打破沉默,都会是一种支持。很多人害怕以自己的方式无法真正帮助到同志朋友,但事实上,大家都是站在互相学习的道路上,只要我们愿意献出自己的一点力气,都能帮助婚姻平权的推动。

交流氛围下,我从许秀雯律师的笑容里,看见了爱的自信和坚定。(延伸阅读:专访伴侣盟执行长许秀雯:“要赢的不是护家盟,是相爱的权利”

五场接力短讲结束,内心的悸动仍然存留在我心中。讲者内容皆有各自所要表达的精神,多元议题,最终回归的还是学习如何面对自我。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真正的样子,不需要为自己的性别特质而感到自卑,不需要因为自己的身体外表而受到别人影响,不需要因为媒体主流的倡导而影响女人的模样,更不需要因为法律框架去限制爱的可能。女性主义,是找回真正的自己。

我们需要拥抱多元,是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永远少了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将自己的生命背景放置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是理解、容忍和面对。在认识多元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可能会在社会流转间发现曾经出现的自我被另外一个人勇敢地展现出来。

在拥抱多元的讲座开始前,我心里其实既兴奋又害怕。我不知道这些讲者的多元是否足以用文字承载,我害怕讲者的多元让我无法捕捉,同时,我也很兴奋的告诉自己,我很幸运,能够坐在这里,将这些强而有力的故事灌输在我的生命价值里面。到最后,我明白害怕都是多余的,我们不可能复制一个人的思想,但是可以从中汲取感动的能量。

学习,是拥抱多元的基本行动。

我在这五场演讲里面,看见了每个人都在彼此的世界里,串连起一个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所有人的大好时代。今天的演讲,是一个起点,而真正的飞翔,在于你的振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