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因为拥有一致的脉搏
所以无论想得少还是多,而我
都会在这里听你说
关于世界的百无聊赖
尽管对我掷来
让我随手接过将它们
彻底崩坏,碎成天上的星辰

我可以用微笑交换
或说钻了木取了火那般情愿
竭智为你去承担
那些感伤节外的不勇敢
毕竟我无法再允许你
如你不准我面对幽微的自己

我们的爱不会灭绝
我们拥抱得很果决

——楚影〈我都会在这里听你说〉

不要说了
我不会屈服

虽然,我想生存
想稻谷和蔬菜
想用一间银白的房子
来贮藏阳光
想让窗台
铺满太阳花
和秋天的枫叶
想在一片静默中
注视鸟雀
让我的心也飞上屋檐

不要说了
我不会屈服

虽然,我渴望爱
渴望穿过几千里
无关的云朵
去寻找那条小路
渴望在森林和楼窗间
用最轻的吻
使她的睫毛上粘满花粉
告别路灯
沿着催眠曲
走向童年

不要说了
我不会屈服

虽然,我需要自由
就像一棵草
要移动身上的石块
就像向日葵
索取自己的王冠
我需要天空
一片被微风冲淡的蓝色
让诗句渐渐散开
像波浪
传递着果实

但是,不要说了
我不会屈服

——顾城〈不要说了,我不会屈服〉

于是我们便都在孤独里完整。
我们早该料到的孤独
所有的答案都指向的,孤独--只是
还不想这么早承认,还想
多残缺一会儿
误解这人生多一会儿--
当细胞斜倚在另一颗细胞的善意
的无数个温暖时刻
你的振动重叠着我的
--此时,于圆满的幻觉里孤独感油然而生
那些遍地不择地便大量涌出的
无谓的出生和刹时的死灭
我只想随手拾起一叶
残骸,完整的孤独
一如死亡无须复制--
你的,我的
彼此互为彼此的回声
在相互听见之后
耳朵
便自然永远忘记了
如何倾听。

——陈克华《写给复制人的十二首情歌》

你说爱
像危崖一朵花
要去
要去
有点害怕
也要攀过去

——吴音宁〈危崖有花〉

“你为生存做了些什么,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的追求,你是否敢于梦想去触碰你那内心的渴望。”

我并不关心你告诉我的故事是否真实,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为了真实地对待自己而不怕别人失望,
你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抛弃曾经的信念,而因此值得信赖;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发现美,即使它每天都不漂亮,
你是否能从它的存在中追寻你自己生命的源头。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与失败相伴——你的和我的,
却依然可以站立在湖边对着银色的满月放声大喊:
“是的,就是这样!”
我并不关心你在哪里生活或者你拥有多少金钱,
我想知道,
在一个悲伤、绝望、厌世和痛彻骨髓的夜晚之后,
你是否能起床,为养育孩子做那些需要的事情。
我并不关心你是谁,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我想知道,你是否愿同我一起站在烈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我并不关心你在哪里受到教育、你学了什么或者你同谁一起学习,
我想知道,
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是什么在内心支撑你前行。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孤独地面对你自己,
你是否真正喜欢那些你在空寂之时留下的朋友。

——节录 Oriah Mountain Dreamer〈 生活的邀请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