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韦礼安从快乐星期天跳上舞台,到现在成为独当一面的歌手。人说唱片业不景气、人说演艺圈长江后浪推前浪,韦礼安却踏踏实实地想自己的音乐、办自己的演场会,细心经营却不担忧未来,因为他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最大的幸福”(同场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不知不觉,金曲最佳新人韦礼安闯荡歌坛也六年了。去年九月,他攻蛋完成“放开那女孩”演唱会,今年六月更将唱进香港。在这个最好也最坏的年代,这个总是认真孵专辑的乐坛模范生,正在努力学习放开完美主义的心魔,以及作为公众人物的包袱。

我最近每天都在看周星驰的粤语电影,像《九品芝麻官》,因为要去香港开演唱会,一定要唱广东歌,讲广东话。香港这场因为场地完全改变,请来二马老师重新设计舞台,曲风和曲目也会重新编排,会和观众有更近的互动,也会唱一些新专辑的歌。(推荐给你:

慢慢来,比较快

上一张专辑《有所畏》讲恐惧,比较负能量,有些人,包括我自己,听的时候会觉得压力有点大,调性也比较文学。筹备中的第四张专辑就想幽默、诙谐一点,希望大家听了很放松、舒服。上一张的曲风比较摇滚,这张 modern 的东西比较多, R&B、EDM 这些都有。当你的工作是玩音乐的时候,如果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会觉得好无聊,所以每张专辑我都在想说,要去碰撞一个什么东西变出不一样的感觉,这次就想把电音、 R&B 、嘻哈的节奏来跟韦礼安丢在一起,看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会喜欢:

大家都说在敲碗等我发片,怎么动作那么慢,有时我会很自责,会想说为什么我不能快一点?但仔细停下来一想,是我太慢,还是外面变得太快?像陶喆是我的偶像,他给我的印象是,在做音乐上面,龟毛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当然等待很难熬,但等得越久,最后得到果实的快乐程度更大。

这个时代步调变得越来越快, 2010 年我出第一张专辑时,  Facebook  还没那么重要,现在 Instagram 也要学着用,以前也没有 live 直播。现在什么都要立刻,要立刻 Google 找到、立刻在 Youtube 看到影片。你没办法去改变环境,只能想办法适应。所以去年开始推出一堆单曲,我觉得也是一个方法,不会让大家觉得说你怎么筹备专辑期间就消失不见了,没有作品。

醒醒吧,音乐不重要

网路世代选择真的太多了,以前是只有那几个舞台,你要拚死拚活想办法站上去;现在大家都有舞台,但同时就表示每个人起跑点都一样,所以你要把自己的舞台改大、要花力气盖自己的舞台,而不是想办法用别人现成做好的,也是另外一种辛苦。

我觉得当公众人物最大的挑战,是生活跟工作的那条界线慢慢慢慢越来越模糊。以前我会想办法把线画得超级清楚,但现在发现很难,有些地方可能会变成虚线,有些地方可能真的是擦得有点糊糊的,所以我一直在找那个平衡到底在哪,我觉得那是我很大的包袱。

观众听众就是想知道你私生活那面,你没有办法要求他只要听音乐就好,因为这是人性,这是入行到现在体认到最大的现实。就算你苏东坡诗词写得再好,大家还是好奇你的私生活,自古以来就是这样,这是入行到现在体认到最大的现实。所以从去年开始,我发现可以发宵夜文分享我吃的食物,这是我愿意跟大家分享的事。(延伸阅读:

A型的形状

我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觉得没有做好会自责。有时访问觉得没有回答好,都会介意刚才为什么不怎样讲。记得大学时用记事本,每次通告表一下来,原本排好的行程几乎都要涂掉重写,因为变动太大,每次都觉得很崩溃。只要我安排好要做什么事,突然间计画变调,就会超级焦躁。

这几年,我已经慢慢没那么在意了,变得更放开,接受度更高。“放下”有时也是一直不断学习的过程,不可能一次全部放掉,有时是心魔,有时是一些包袱,有时还是会有不安全感把它抓回来。(推荐阅读:

原本对歌手的想像真的就是好好做音乐,心里会有某一种狂妄,想说我就是要用我的方式达到那个目的,但慢慢会发现,从头到尾都没有我想的那条路,那绝对是碰壁,要用绕路的方式去达成。人生也就是这样,一直不断妥协,因为很多时候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完成这些事情。

歌手这个工作跟整个社会、整个环境完完全全相关,你没有办法改变别人的喜好,要求大家都喜欢你喜欢的东西。跟所有工作一样,会有让你很崩溃的时候,但每到这时,就要提醒自己,能做我喜欢的事情,很多人给我掌声,还不会饿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这还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

【同场加映】

M.C.:想像过如果不当歌手,想做些什么吗?

本尊:我以前的目标是慢慢转到幕后做制作人,这一块是蛮有趣的,也是一个选择。另外一个是发现自己好像也可以教我在这一行学到的东西,我看到很多大学在开这样的课程,因为平常你不知道这些资源要去哪里获得,除了自己摸索就是问前辈。我很愿意分享这些经验,如果有人问的话,我都会尽力回答。

M.C.:即将接近三十而立的年纪,会焦虑吗?

本尊:会焦虑啊,会觉得好像还有好多事情想做,似乎没剩多少时间,因为好像过了就不能再当小孩了。看有没有办法把这种焦虑写成一首歌吧,留下一点纪录。(你会喜欢:

M.C.:用三个关键字帮现阶段的自己下定义?

本尊:更放开、接受度更高,这是一个。跟以前比的话更健康,大学时真的不知道在干嘛,我从前年开始自己做菜,到现在身体好很多,还有运动,也更注重养身,我想这是面对三十岁焦虑的方法。第三个应该一直都没有变,就是很热爱音乐,然后继续努力学习,好多事情学不完,时间好少,都要三十了,学不完。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以下连结至站外)
【独家专访】韦礼安 反骨暖男
【客座专栏】那些女人教我的事 韦礼安:最远的和最近的
井柏然,男孩的老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