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对有些人而言,是生活的调剂;对有些人而言,却是一种寻找自己的方式。女人迷作家雪儿分享三十岁那年开始四处远行的体验,即使没有走向一般人结婚、生子的既定旅途,仍然用不同的风景妆点自己生命的可能,也逐渐获得父母的谅解和认同。(同场加映:

三十五岁,弃业旅行一路找寻自己,没有最好的旅途,最棒的方向,旅行中,明白只有我能决定自己人生的方向。在我能展翅飞的时候,没人能拆了这对翅膀,心在旅行中越来越坚强,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或许有些人觉得我是个叛逆的,不然怎么这把年纪还不走进厨房,生个娃,一个女仔四处流流浪,家里一定为我担心。

曾经我也是这么觉得,远行第一就觉得对不起家人,似乎把顾家的责任担子全推个一干二净,有人问“你爸妈生病怎么办”、有人问“家是不用顾吗”、有人说“父母在,不远游”。

但是很多人都忽略原来的环境你无论怎么努力,生活就像打陀螺,原定转圈到连自己都厌恶。(推荐给你:

三十岁那年离开一年多的打工度假,把熟龄的责任扛着出发,别说没有害怕,只在内心一直重复一句“现在不做,以后就不会再做。”如果日子再这样过下去,只会越坏不会越好,虽然得不到所有人的认同,但也只能为自己放手一搏。

于是远行,越走越远,一走就是 11 个国家,从纽西兰到了澳洲,一路从东南亚又到了东北亚,从一望无际的田野,来到南洋的海滩,无尽的森林,我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人,就这样学会一个人,也不需要另外一个人,三十岁的责任重担仍在身上,却变得轻盈。

我不需要时时刻刻把责任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生命还有许多自己去创造的可能,而不是只是承担责任。

回来之后,也停不下来,边工作边旅行了三年多,才选择当一个自由工作者,同事自杀之后,也看淡了职场的轮回,与其在不开心的环境下一职逼迫自己成为别人眼中乖宝宝的模样,为什么不用另外一种方式走回旅行,走回自己的人生。(延伸阅读:

父母这一关一直都是难关,但关关难过,还是要关关过,或许看到这些年旅行的成长,出书、撰稿、上媒体、演讲样样来,事实上是看见我的快乐,也不在为难人生路该怎么走才完整。

不过为了家人安心,我教妈妈怎么使用智慧型手机,如何用通讯软体,甚至免费的网路电话。

今天脸书传来台湾地震的消息,我立即视讯我妈。

“妈!听说你那边有地震。”

“没事,你那边天气好吗?这里很热。”

“缅甸也很热啊!我在曼德勒,睡到刚刚。”

“这么会睡!”雪儿妈大叫。

“我早上5点火车才到啊!”我喊冤。

“住的如何?”

我把镜头转给她看。“一晚10美金,含早餐。”

“这么便宜!下次也带妈妈去。”我妈觉得住宿便宜到不可思议。

“哈哈,好啊!”心想你是有力气当背包客吗?

爸爸也加入视讯,一番闲话家常之后我又继续了旅行,心想或许哪一天我真的会带他们来体验这样的旅行。

曾经他们为了养育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子女是父母的财产,也是宝贝,不能受到一点伤害。曾经他们阻止我远行,未知的世界太可怕,他们无法接受任何冒险,即使知道子女现在过得一点都不快乐。(推荐阅读:

现在他们愿意放下对子女的执着,相信在三十岁离开的那一年也是活得很挣扎,但是上一代没办法做到的,难道就要阻止下一代去追逐吗?

我想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们,上一代没办法去完成的,请让我们下一代帮你们完成吧!

或许无法成为普世价值里面完美的儿女,相信会让你们骄傲,或许没办法给你别人拥有的含饴弄孙的观感,但可以给你儿女快乐的笑容。

走到这一步,到现在我仍感激父母的放手,还记得当初到纽西兰打工度假头一个礼拜,妈妈第一句话是说“还有没有钱,要不要汇钱过去给你。”现在听到我住的是10元美金的旅馆,则说“下次要带妈妈去。”(你会喜欢:

如果当初我没有踏出那一道鸿沟,或许也无法现在如此坦诚以对,我们都在彼此的旅行中成长,谢谢你们,让我飞翔。

真的,很多事情现在不做!以后都不会做了。

雪儿旅行 Cher's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