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图片来源:时时刻刻)

你有一个柔软的房间
有时肥沃、潮湿
让你可以自在地又踢又打
像在子宫里一样
让你在里头种花
让你养一颗月亮
有时干裂、渗血
像被烈日鞭笞过
有时因痛而绞扭
在梦里也叫不出声
有时舒展开来
像火山喷涌的蒸气
把彩色天花板烤得晕陶陶
像大海起伏斑斓
暗暗交会着暖流黑潮
不知名的生物各自爱着,泪着,歌唱着

房间里有剪刀、针线、锅铲
让你编织自己的姓氏,花一般开放
剪掉自己的姓氏,花瓣一般飞散
翻土,翻身,也翻搅着
熟成,熟烂,还发出焦味的
生生死死的片段

女儿在喊你,情人在喊你,酒在杯底喊你
在软房间里
回声是夏夜的风
把门窗吹得开开关关
那是你的音乐
那是你的骊歌
那是你的摇篮曲

软房间,你雪中的漂流,你的寺庙,你的
医院,你的热气球
你书写,然后又消失的地方

——鸿鸿〈软房间──彭怡平《女人的世界》读后〉

我静静地雕刻自己
敲去那些圆滑面
又用锯子
分切植树的梦境

那些错生的云
那些不值得握的手
我都握过
都失足过
舍不得斩除的芽口
终于淹没了道路

我只得坚定
往脚下堆石头
一天一颗
我是切实的乌鸦
茁壮的图腾柱
向星空生长

让我看看远方的盟友
既然我不得飞
身边也有人在起高楼
让我们在风沙中相认
以初老的眼神
让我们饮忧郁如饮早晨的酪乳
饮血
让我们的长发暴涨
如乖戾的台

我为了梦转生
换形
不忍那些惨澹的地衣
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梦
匍匐自甘于扁平

终有一日我也枯死
只是死前相信
自己更靠近了
一颗星星

——三十梦◎潘家欣

全世界都在霸凌
战争霸凌难民
钻牙机霸凌口腔
摩托车霸凌人行道
鞭炮喇叭声霸凌耳膜
黑心食品霸凌全家人的肠胃
每天好几次考试霸凌学童的心智
菲律宾军警霸凌台湾渔民
家乡的水井霸凌流亡者
刺绳碎玻璃霸凌围墙
炮火飞弹霸凌天空
政客霸凌纳税人
皱纹霸凌红颜
命运是握紧的拳头
霸凌穷人的脸颊

宇宙万物胡不霸凌
黑洞霸凌星球
沙尘暴霸凌天空
土石流霸凌风雨家园
碎裂的乌云霸凌圆满的月光
台风霸凌亲植的百合花
猎枪霸凌返乡的候鸟
福寿螺霸凌水稻田
类固醇霸凌骨骼
化疗霸凌白血球
帐单霸凌现实的存摺
眼泪霸凌着梦境的枕头
日历霸凌日子远去的脚步声
她的音容不断霸凌遗忘的意志
卧房挂着那幅婚纱照日夜霸凌我双眼

——霸凌◎焦桐

如果你回来
抬头仰望
小小的阁楼浸漫
在大台北的昏黯
不用怕
那只表示我已走出
昔日的梦幻

以前共用的书桌
笔墨和纸稿
通通归你使唤
在南方我会同样的
念书执笔
写诗不懈
声嘶力竭的呼喊

不要怕
当夜色层层的降临台北
我的家乡也一片漆黑
这时记得将手探过
参差不其的诗学
肃穆的转扭孤灯
由右至左
光会宣泄如水

真的,不必怕
只要我们随时将心
啪──的一声打开
从东到西
由南至北
我们将望见
盏盏的灯火在夜里
永不熄灭

——〈如果你回来〉路寒袖

我不和你说一句话
我不读你着的一行书
我,只默默看着你
彷佛很久以前,已
地老天荒

我是一张吸墨纸
轻轻按捺在你写过字的
纸上,把你遗留下的余渍
吸干

——张香华〈一张吸墨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