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你二十二岁的眼睛吗?那时候的我们刚毕业,对未来的形状还不确定,却什么都愿意开始。但走到了职场以后,你的本心却渐渐萎缩,你没在生活里过日子。(延伸阅读:“不舒服,正是成长的开始”写一封信给对工作彷徨的你

“请记得妳二十二岁的眼睛。”去年台大政治詹雯如的毕业致词里这一句话,深深打动我。

然而,直到真正走进职场、走进社会,我才那么贴切地感受到我一直时时刻刻摆在心中的“莫忘初衷”,那是多难的一件事。难,并不是因为离开了学校,就会变成恶人、就会被染坏,不是的。它难,正因为,它绝对可以体察邪恶,但却会在日常松懈中悄悄滴漏,直到你忽然醒觉,发现揣在怀里的本心,早已流去一半,而你甚至有点不太确定,当初它长什么样子。

也可能你根本不会醒觉。你怎么会发觉呢?毕竟顺利毕了业,也很快找到工作,做的也算是自己喜欢的事,虽然你可能在还不熟悉的城市与职场上,觉得有点不适应,但你很努力地融入,观察别人都是怎么做的,也开口询问同事前辈惯例的做法是什么,你顺利的上手,虽然你不太确定跟别人比起来你有没有比较优秀,不过,你想,只要花上一样的时间,你也能和隔壁的美丽同事一样快狠准。

得到想要的工作 这就是结局了吗?

你领着一份虽然存不什么钱,但也不用太吃紧的薪水;你一天九小时待在公司,中间午饭也在电脑前草草解决;你新认识的人都是公司同事,你有很棒的上司与很乐意帮忙你的美丽同事。下班之后,你在附近买一份七十元的便当,配着小说吃,然后滑滑脸书看看最近有什么热门话题,也许明天上班能派上用场,在十二点前准备睡觉,和男友说一会儿话,抬抬脚。假日的时候,你睡到自然醒,然后也许和朋友约了下午茶,也许打算一个人搭车到美术馆晃晃,也或者你决定到超商买饼干、搭捷运到你喜欢的饮料店,然后回家窝着继续看小说。

日子好像就这么过了,是吗?离学生时代还不远,偶尔还是有点伤感,你不再能和大学时期一样,有足够多的时间能弹性运用,不能想翘课就翘课,想要去看一场表演就一路杀上去,想要见一个人就大把耗掉一整个下午晚上,你不再能。自由任性得建立在资源足够厚实的时候,你还没有这个本钱。

你想起大一疯狂跑营队、大二当上系上干部、大三应甄上人人欣羡的实习机会、大四有点惶惑但充满无限可能,参与所有你想参与的,时间塞得满满,你其实有点手忙脚乱,也有一些做得差的地方,但你总觉得生命很饱实。而现在你想,原来那些努力都是为了现在这一刻的生活吗?是吗?就是这样吗?为了在履历上写上光辉灿烂,然后和隔壁的美丽同事做着一样的事?是喜欢的事,你提醒自己,这是一份你所选的,你喜欢的事。

可你为什么觉得少了些什么?你怀疑,这个位置即便不是你来,也有别人;即便你没完成,也总会被完成。你不太确定自己在这里是不是独特,你有没有真的发挥自己的价值——还是这就是你的价值?你说不出来。当然你知道无论在哪,你铁定都有影响力,只是你不太确定这个影响是不是非你不可。(同场加映:

而以前你做得兴致勃勃的“业余”的事呢?它们写入履历助你来到这里,接着其中某些部分成了你的正事之后,其他的呢?你还乐于在当中发现挑战,然后努力去学去补足自己吗?当你没了毕业时的不安,你是否有规划你的生活、是否开始计画长远并为此努力?你还有梦吗?你有认真生活吗?

那日看见小说里这么一段话,让我不由得心惊:“重新开始。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现在过不好,未来就过不好。”

不再是学生的23岁 被工作杀死的可能

以前总踏着门禁走进家门,有时候,排练到午夜还借住学校附近同学家;或者我回家,但其实也忙到深夜,做到凌晨,踩着死线想要把一切做得更好——虽然现在看起来,当时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毕竟血汗是不值得鼓励的;然而我想说的是,当时的我虽然和家人解释:难道我能把成绩写在履历吗?我当然得跑活动、得做作品,可我知道我心里其实觉得快乐,我一边喊着我熬夜到三点,一边觉得好累好忙好混乱,一边为自己感到骄傲、甚至优越。

那都是我爱做的事。

可是我开始工作了之后呢?我从事的的确是我喜爱的一部份,但其他的部份却渐渐枯萎消失。

像是晚安诗分享的诗,宫泽贤治(顾锦芬译)的〈告别〉。

“但那五个人大致上/在五年之中会丧失那素质和能力/为了生活而被损耗磨损/是自己把它丢却的/所有的才华能力资质/并不是会一直停留在人的身上的东西/甚至人也不会永远停留在人的身边”

“因为我最讨厌/只要会那么一点儿工作/就安逸下来的/那种多数人”

其实整篇都太值得看了,读诗要整首一气呵成,不过暂且摘录这两段最让人心惊的吧。

我慢慢明白,为什么学生总充满梦想与冲劲:即便迷惘啊,也都有好多的可能。但我正在让踏入职场这件事杀死我的可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总是用各种方式逼着自己去“意识”到这件事,去想我过得好吗?去想我若觉得哪里不对劲,那究竟是哪里出问题?

这有点像是做编辑,我老觉得那个标题怪怪的,但看不出来。后来同事提醒我,内疚不是内咎,我才啊对耶!这明明是超常考的改错题,但人脑很厉害,即便排列错误也会读成正确合理的句子。(好的我知道身为编辑不能这样,我忏悔,我小时不读书。)

所以去聊天。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去聊天,找密友聊天,虽然搞不清楚,但总是可以模糊的说一些东西,然后越聊越接近。读点东西,然后不停逼问自己、自我对话也行。

人和自己、和生活应该是一体

像是写诗。我总觉得写不出来、写不好,到处拜托别人告诉我哪儿可以修改、哪儿他读不进去,然后费尽心力改了又改,最后改成“一首诗该长成的形状”,朋友称赞进步很多。可是最后,指导老师告诉我:原本那首最好。它是有些问题,可是有一股“气”,改了就不见了。我傻笑说,我不知道哪一首好,我看不出来。她说:慢慢妳会知道什么是妳爱的,妳坚持,然后慢慢别人会知道那就是妳爱的。(推荐阅读:

老师满是皱纹的脸,有一双异常透彻明亮的眼。我在想,如果我有一点不敢接近她,那铁定是怕她会失望。我倒是不怕她知道太多的。我只害怕我活得不自己,我活得与自己远离,我没在生活里过日子,而是与它挨近着磨着,我让日子与生活抠刮我。但人和生活不该是这样的,人和生活应该互相包含在里头,人和自己应该是一体,不与自己一体的人都写不出好诗。生活有粗砺的表面,但它里头和我们一样,能与我们舒服自在的交融。

如果我的才能,我的质,我的我被磨去,那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在生活里。我在它外头磕磕绊绊、让它损耗了我。

Coldplay 这支 MV 惊艳四座。我常常开 YouTube 都只听不看,但这支影像对歌曲加值满多。世界里,什么是大?什么小?谁涵盖了谁?谁拥有谁?一只鱼,能不能在地铁里游?也或许我们在海底行走呢!现实中还不可能实现的魔幻,都是我们心里的真实。

所以,要咀嚼,要在生活里面,要是我自己。像那首诗说的:

“如果你/好好给我听着/思慕一位温柔的姑娘 到那时候/你身上就会出现无数影与光的形象/你得把它化成乐音/当大家在城镇生活/一整天都在玩乐的时候/你得一个人割那石原 的草/得用那寂寞创作乐音/要咀嚼那许多的侮辱和穷苦/然后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