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宜文反思,欲进入婚姻的人退却原因与性别没有关系。是社会制度,要一群找不到合理薪资工作的年轻异性恋服膺。

当在讨论恋爱、婚姻及家庭时,我们常常会有一种错误的对立。

好像当你守护某种型态的家庭时,你就要拒斥其他种型态的家庭,最直接的例子当然是信望盟、护家盟之流,基本上要守护“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与家庭型态,根本跟同志、跨性别者、多元成家等没有关系,当前台湾的异性恋结婚率低、生育率低,本质上就是政策、经济以及社会的问题,与同志到底能不能结婚,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同志或跨性别者本来就不在你们的客群当中,而且他们能或不能结婚,从来就跟你要守护的那个家庭没什么关系。(同场加映:

“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家庭与婚姻型态,正如同开放性关系、多人家属或是任何一种婚姻型态一样,都是千百种家庭当中的一种,同样的,当我们在鼓励多元地家庭面貌时,选择最传统的那一种的人,也必须要注意这也是他们的选择。

因为这些婚姻或家庭的型态都不是互斥的,就像是台梗九号跟泰国长米同时放在米区一样,我们不会觉得如果卖泰国米就会消灭台梗九号的存在,而当某间店坚持就是只能卖台梗九号不准卖泰国米的时候,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啊那我就勉强买一下台梗九号,但真正就是喜欢吃泰国米的人就是“下次去别家”而已。

我知道有些人会说可是传统家庭或传统的异性恋关系,父权或是拥有许多性别不平等的机制,是的这些都有。

但在当前社会下,即使是所谓的多元家庭、开放式性关系等,同样受到父权及性别不平等机制的影响,我们以开放式关系来说,男性与女性在其中所承受的社会压力或是得到的支持仍然差异甚大,更甚者在开放性关系或更多多元的关系中,根基于父权的亲密关系暴力等仍然存在,简单来说,父权跟性别不平等的机制是社会问题,或许会随着关系型态而改变受影响的强度,但并不会完全消失,简单来说,我们检讨社会与关系中父权或检讨性别不平等,是检讨结构,而非检讨选择这个关系型态的人或认为这个关系型态很重要的人。

而解放对于不同关系的选择自由,我认为就是第一步。因为,很矛盾的,任何人处于任何一种关系型态,个人选择所占的比例都是极低的。

这个从我之前探讨单身想像的文章中,就已经提到无论我们多期待我们现在的关系是怎样的型态,是已婚、单身、处于稳定关系中、处于多人亲属的关系中、处于开放性关系中⋯⋯基本上,都不是纯粹的个人选择,不是说个人选择不存在,而是你现在的关系型态是你过往人生的累积。

无论是你对于关系的想像,还是你有没有能力能够拥有你理想中的关系型态,举例来说,你之所以渴望一段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恋情可能来自于父母教诲、戏剧、小说文本;你之所以渴望开放式关系,也同样可能来自于学术养成、媒体或是同侪、你过往情感带给你的教训等,但你能否有一段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恋情,你能不能有段开放式关系,可能要看你有没有足够的时间、经济实力、有没有那个场域让你碰到有相同理念的对象。(推荐阅读:

当我们讨论恋爱,婚姻与家庭的时候,或简单的来说,当我们讨论“关系”的时候,我们虽然十分强调双方的意愿,无论是传统上结婚时要询问一下双方的“我愿意”,BDSM 也要再度强调一下基于双方的意愿,但从整体上看来,你能够处于现在的关系现况,有太多太多变因,像是外貌、身材、财富、有没有那个闲时间等。

一段关系是什么样的型态,有太多非关系缔结者的因素存在,例如最近关于劳动部将调涨时薪、恢复七天国定假日等,除了看到动不动就说要出走却没走过的企业跳脚外,这件事对于亲密关系有什么影响?没错,那就是“时间”的重要。

时间,无论你想要谈哪一种类型的恋爱,想要成立哪一种类型的家庭,想要做哪一种爱,你都需要时间,你需要时间去培养一个一生一世的关系,你需要时间做好一个不会被乡民干的父母,你需要时间至少约个炮或去酒吧猎艳,更甚者那些前置作业也是需要时间的,以猎艳来说,好身材需要练、钱需要赚(至少要保险套钱,如果要玩玩具,那就更花钱了)、或最基本的“做爱要时间”。


(图片引用自:高教工会新闻稿

但以台湾全世界第四名的工时来讲,台湾年轻人其实没有什么时间,无论他选择的是哪一个阵营,他都没有什么时间经营该类型的亲密关系。甚至没有什么时间跟机会充分得到这几个阵营的资讯。若再加上无限倒退的新鲜人起薪、配上高房价跟高物价等,无论你想往那边走,都比较像是被整体环境簇拥至此,而不是因为你个人有多热爱传统婚姻家庭(可能只是靠爸族靠母族难以抵抗)或想法多先进有很多床伴(可能只是时间少到根本无法经营长期关系)。

所以很痛苦又很矛盾的,若我们总是假想关系只能够有一种样子(无论是什么样子)而认为其他种样子都是邪魔歪道或都是可怜的可悲的落后的,那对于这群其实没有什么决定权的人,这不是很残忍吗?但我最想还是跟那群总是拥戴传统婚姻家庭的人说这件事,因为说真的认为这世界上的关系只能有那一种样子的,还是特别容易发生在热爱传统婚家的人身上。

当你们在担心 Love Is King 演唱会是否会鼓励人兽交还是恋尸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很多曾经想要进入传统婚姻家庭的人,正在退却,而让他们退却的原因跟同性恋、双性恋一点关系都没有。

举个例子来说好了,如果今天我是一个想进入传统异性恋婚姻家庭的人,我看到张惠妹等艺人要举办演唱会支持同志婚姻而认为“传统异性恋婚姻真是太可怕了”的机率比较高,还是看到谢金燕被自己爸爸逼到绝境而必须公开说出母亲被家暴、被父亲遗弃后,而其父亲对于家暴这件事只认为是“旧事重提”,会让我觉得传统异性恋婚姻真是太可怕了”的机率比较高,当然是后者。(延伸阅读:

同志接吻、结婚或作任何事情,对任何一个想要或准备进入传统婚姻家庭的异性恋年轻人来说,都可以很轻易成为平行宇宙里面发生的事情,只要你不在意,基本上就不存在。可是对于前途的担忧,深知自己买不起房子,对于养不起小孩的认知,是当代年轻人的日常生活。

对一个想结婚生子却找不到合理薪资工作的年轻异性恋,艺人支持同志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当前这个多了七天假就要死要活的企业以及其造成对于年轻人不友善的社会结构,才是传统婚姻家庭最大的敌人。

前几天看到兼顾婚姻、鼓吹家庭价值的信望盟开始进入地方基层的新闻,我觉得作为一个政党,开始接触基层了解俗民生活,总是一件好事,所以虽然我总是时不时想酸一下护家盟或信心希望联盟,但我对他们其实有很深的期许了。

作为一个异性恋,我真的期待他们可以少管一点同志的事情,替我们这些异性恋多争取一些权益,我不要求多,只期待护家盟可以帮我们这群年轻的异性恋,多争取一点谈恋爱的时间,缩短这个全球第四高的工时就好。

信心希望联盟,就靠你啰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