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Lab 是女人迷里产出文字的地方,Content Lab 里面每个人都对文字有深切的想法与期待,热爱自己的文字,对它负责,期许能用自己的文字改变这个世界与社会。 Hong,女人迷里少数的男生编辑。他在实习周记里写下满满他在女人迷里看到的精神,对文字负责的态度,以及与其他女性夥伴们相处中发现的观点。从中也体认到自己的不足以及文字工作的各种可能性! (更多了解:

没有暖场的实战生活

在女人迷开始实习的第一天就如同实习面试初来时所给我的感觉,有回到家里,温馨的舒适,不像我们印像中对公司环境该有的样子。女人迷是一间推广性别议题的新媒体公司,但却不会让人觉得这里会像传统媒体公司应有的快步调节奏,只看得见大家认真又悠闲地做着自己工作(这两者在女人迷里真的不冲突)。

第一天的上午,我在 Content Lab 工作的过程中渐渐熟悉编辑工作的日常,也开始感受到大家忙于女人迷年度大活动:大女子时代的氛围。

中午过后玮轩找我一起讨论这次大女子的活动宣传文案,这也是我来到女人迷的第一个震撼,所有的工作都是真枪实弹,无所谓实习或正职,大家都是共同奋斗的夥伴,只要你有实力或潜力就会被看见(有时候甚至还没自觉到的时候,其他夥伴却已经看出你的潜质)。

那些编辑教我的事!

于是在一个小时后,我写出了一份活动文案的初稿。玮轩看完后,深思一会说:“你是可以写文案的。 ”当下,我很惊讶,我对自己都尚且有过怀疑,为什么玮轩可以如此笃定,且没有一丝怀疑?

后来才发觉这就是女人迷夥伴间的共同默契:全然地信任夥伴的能力,并且给予自己对他的期待。 (同场加映:

有了夥伴的期待便会对自己产生责任与鞭策,我开始花大量的时间研究文案的写作方法,适应编辑在各种媒体文章上所应会的写作形式。

最感人的是夥伴 Audrey(其实就是主编大人,但她说不可以这样叫她,嘘!)每篇文章都会给出她的回馈,这是从前写作经验中我较少有的过程。每一次接受回馈的同时都深深觉得自己的文章有人会认真看,便有一种相知感油然而生,难以言明。

但也许是我还在适应,不是那么快速能掌握每种文章所特有的写作方式,且主题或任务常常突然出现在负责的工作项目内,有些时候不是能够完满的达成任务,必要时也有大修稿或延迟交稿的情况,常觉得不太甘心或者不舒服(这个词是女人迷中的术语呢),觉得自己要学的事情还很多,时间上的控管也要加强。

我想这就是我来女人迷实习所要学习的功课:坦诚面对自己的不足,并且希望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尽快补满自己的不足。 (推荐阅读:

另外, Content 夥伴有的时候也会对同一篇文章的看法产生分歧,不过在女人迷中,听见不同声音,接受不同的想法,一直是夥伴们所追求的讨论氛围,大家都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只要学会勇敢表达自己的意见,大家都会尊重你的意见,且纳入讨论的过程。

像 Audrey 曾说过的,“我喜欢挑战我想法的人。 ”在女人迷里我们所追求的都是对事物有自己的看法,爱自己的看法,为自己的观点辩护。因为你的观点就是你,如此特别,绝无仅有。

特有的男性视角与第一手的女性观点

我想一定很多人好奇女人迷里面的性别比到底是如何?没错,女人迷的工作夥伴几乎都是女生(除了我之外,只有 Service Lab 的四位工程师也是男生),这也满符合大家对女人迷的印象。所以身为一个男生在女人迷里面生活,常常在性别视角上有有意外性的冲击与收获,当初进来之前我有预想过会有这种情况,但没想过能够获得这么多不一样的看法。


Content Lab 早晨报抱后的报抱墙

以我所在的 Content Lab 为例。编辑人汇聚的Content Lab 里有个特有的文化(或公事?),叫做“早晨报抱”,拥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各种新闻,每天都早上都有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夥伴们会互相分享最近看到的几则新闻,说说自己对这些新闻的看法。

毕竟女人迷是以性别意识挂帅的媒体,当中所分享的新闻,常会特别注重与性别相关议题的新闻。身为一个异性恋男生,可以透过这个机会听到第一手过往我不曾留意(或被身旁男性声音所淹没)的女性观点对这些新闻的诠释。

比如,之前的拉肩带事件,那时候我以为“拉肩带”是个久远以前的名词,因为在我求学的过程中,真的殊少在我眼前发生。 (推荐阅读:

但我不曾看见,不代表它没有发生,看着Content lab 的众多女性夥伴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出自己的亲身经历,夥伴Audrey 对拉肩带特别有感,不仅说去他过往的经验,还跟报抱的夥伴还原过去他被拉肩带的过程,深刻地说出他当时的感受与身为女性进退两难的处境(对拉的人生气也不是,选择隐忍也不是),其他夥伴也深有所感纷纷解析面临被拉肩带的种种困境。

我才发现,原来过去我在国高中的课堂上,我所以为那些女生们的沉默,可能完全跟我想的不一样,其实他们心里都是有股声音的,只是环境跟社会不允许他们说出来,现在,我来到女人迷却可以听见这些声音,我觉得相当珍惜,而且也从中得到很多体会与发想。

还有一次新闻中提到“回收人”这个词,我当下是看不懂的,但夥伴Mia 马上告诉我是指竹科的工程师,因为调侃他们常会接受一般男生无法接受的女孩子(这当然是贬义,无论对男女双方都很不友善)之类的概念,听完瞬间感到怎么大家对性别有关的“行话”都懂得那么多呀。

才想通应该是因为女生在这么社会上面临到太多不友善,所以对这些用语会特别留意,听听夥伴的分享,也常补足我过去会疏略的部分。 (推荐阅读:

Content Lab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这里的夥伴都对文字有很多看法、见解跟感觉,每个夥伴笔下的世界截然不同又互相包容,我们互相讨论彼此的文字,互相当对方的读者,在这里作者可以直接接收到第一手读者的回馈,你会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文字给别人是什么感觉,造成他们什么启发或想法。

好像看见你的文字是个会呼吸的生物,活生生地影响他人。我是个喜欢看字写字的人,所以我很喜欢这里。

实习的日子一眨眼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除了平常例行的编辑作业外,随着各种不可预期的时事与事件发生, Content Lab 每天的生活其实完全不单调。我们迎接、处理各种性别新闻,也希望自己能更快掌握我熟悉的、不熟悉的主题,为这些主题提发声,提升自己行文撰稿的效率,让每周女人迷都可以讨论到更多不同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