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北一女与景美女中抗争穿短裤的事件,时隔两个多月,随着新政府上任有了新的进展,前日教育部通过《学校订定教师辅导与管教学生办法注意事项》,其中第 21 条,明确规定学校须注重全体学生的意愿制定服装以及发式上的规定,且不得以此作为处罚学生的依据。这不仅是北一女以及之前几所女校对相关议题抗争所得到的具体结果,也是台湾教育对学生自主权益的重视。(同场加映:

姊,国小的时候,跑去参加田径队。田径队的队员,有一个不需要穿制服的“特权”。因为我们早上六点多就到学校练习、中午午休跟放学也都要练习。上下学,进出校门的时候,都不会有老师或组长,等于我们可以闪过“服装仪容”的检查。

所以,姊为了不想穿裙子(刚好喜欢跑步),就加入田径队。但是,其他的女同学可就没那么幸运。每天进出校门,都是一场战斗。闪躲飘,是孩子们学会成为大人的第一课。(推荐阅读:

姊有一次因为身体不适,没能提早到学校练习,便依照正常时间到校。没想到入校门前,被组长挡在校门外,怒斥:“你!几年几班的?为什么没有穿制服?全部人走进来,就你最特别!”,姊回组长说:“我是田径队的,现在要去操场练习,所以就没有穿裙子,直接穿运动裤”。

组长仍然不放过姊,直言说:“学校规定这样就是要遵守,管你是田径队,还是谁,没穿裙子就是不能进校门。看你要打电话叫家长送来,还是你自己回家拿。回家拿的话,你迟到,组长这边一样会记你迟到。你自己选择。”

心里无限干意就算了,拎邹骂就真的不想穿裙子,现在逼姊回去拿裙子,不记服仪不整,却要改记迟到,TMD 岂不是存心找姊麻烦吗?于是,心生赌烂就不理组长迳自地走进校园,没想到组长被姊惹毛了,就拉住姊的库洛魔法使后背包,用力一扯,姊便连人带包,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同场加映:

当下,姊真的是感到无限受辱,爬起来以后,抬头瞪了组长一眼,就跑回家从衣橱中翻出制服裙子,拿了剪刀,把它剪烂,并躲在房间里放声大哭,翘课一整天。

身为女孩,我们一出生,我们没有权力决定自己要穿什么。我们的父母,还有亲戚朋友,早就帮我们准备好一套套“粉红色”、“蕾丝边”、“裙子”的“女孩样式”衣服。

等到我们再长大一点,国小、国中、高中,我们都被规定只能穿裙子的制服,而且长度要在膝盖附近,不能太短,否则又会被说“骚”、“引诱青春期男生”。是在靠杯吗?到底要我们怎样?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别人的决定下活着,直到大学后,才能稍微摆脱被当作芭比娃娃的宿命。(同场加映:

喔不!长大后,交了第一个男朋友,可能还会跟你说:“跟我出去的时候,不要穿太暴露,我不喜欢别的男生看你”,还会规定东、规定西,甚至还会说:“这一件,只能穿给我看。”干!姊买的衣服,不是拿来取悦你或其他男人的,是自己要爽的。就算姊是要穿给别人看,希望他们称赞,你管那么多?

这个社会,好像都把培育女孩,当成养成游戏在玩。我们不是活在手机游戏里的人,我们是活生生,有思想、有意识、有自主性的“人”。


电影《女朋友男朋友》剧照

所以,这一次教育部修改《学校订定教师辅导与管教学生办法注意事项》的第二十一条:“除为防止危害学生安全或防止疾病传染所必要者外,学校不得限制学生发式,或据以处罚,以维护学生身体自主权及人格发展权,并教导及鼓励学生学习自主管理”、“有关学生服装仪容之规定,应以举办校内公听会、说明会或进行全校性问卷调查等方式,广纳学生及家长意见,循民主参与程序订定,以创造开明、信任之校园文化,且学校不得将学生服装仪容规定作为处罚依据”,是充满意义的。

这不只是身体自主的阶段性胜利,更是性别平等的阶段性胜利。身为女孩,你不需要再为了不想穿裙子,加入田径队,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服装、发型、袜子。这项福利,当然也适用于其他性别。跨性别的朋友,再也不需要烦恼,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去学校上课,会遭受刁难。

我们要相信,我们现在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开始。在我们活着的现在,可能看不见性别平等、身体自主,可能看不到社会变得更正义,但是我们要很乐观地相信,下一个世代,会因为我们现在的努力,而有一点点的进步。

废除服装仪容的检查,就是一个例子。我们从“加入田径队,用另类的方式抵抗穿裙”,到“愤怒剪裙子以示抗议”,走到今天这一步⋯⋯

姊,等了 15 年。

谢谢所有勇敢的高中生。未来,性别平等、身体自主、情欲自主的这一条路,我们还要手牵手,一起往前走。(推荐阅读:


5月28日,性别平等、身体自主、情欲自主,创造一个大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