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与资讯局联合举办的性别骇客松圆满落幕,以集合科技力量改变性别问题的跨时代之举,让观赛的评审说明这是他们见过最多元成果、多元灵感的骇客松。一起来看看当日评审 Avross 的心得——这是性别运动重要的起点,更是开启新时代的第一扇门。(同场加映:

12 点 03 分,骇客松刚结束后的三分钟,我走进女人迷乐园,感受到温柔、轻松、坚定的氛围和气息。十八组团队,男女比例二比三,工程背景约占三分之一,这样的性别科技盛会,作为法律背景的评审之一,我有些紧张,却也非常兴奋。

我期许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彻底了解每组团队的创意和性别思维,催促自己在公正客观的状态中审核每位骇客的专案和作品,我尝试跳脱本位主义去详读每位参赛者多元的思考能力,当然最重要的,是欣赏每位参赛者的性别气质。(推荐阅读:“因为有感,所以行动”性别骇客松:愤怒,可以改变世界

人人都可以参与的性别骇客松

骇客松,名义上是叫一群骇客去跑程式的马拉松,但女人迷的性别骇客松不限于骇客才能参加,只要有想法,对性别有热忱,不论是够过创客(maker)或骇客(hacker)的身分,不论以软体、硬体、Web 或 App 的方式呈现,只要能有效提升性别平权和性别友善,就是优良的性别骇客松选手。(推荐阅读:性别骇客松媒合日直击:诚恳与关系是一种选择

早期不论是何种产业,只要是“专业”就是由男性所主导,至于多数由女性组成的产业,则不会被视为“专业”的领域,科技亦然。我想性别和科技的相逢是到了二十一世纪才为人所熟悉,科技业的性别不平等在二十世纪的女权运动后逐渐为人所重视,但如今,诺贝尔奖的性别鸿沟仍存,人称创业家梦想基地的矽谷,性别差异依旧。好在这十年来顺应行动网路的普及,网路将实体世界衍生至虚拟世界,网路的性别议题开始受到高度关注,高效能的数位生活,让性别平等的运动得以藉由网路更加快速发酵,遍地开花。

性别与科技的邂逅:性别化创新

说到性别与科技的整合,就一定要提 Londa Schiebinger 教授。Schiebinger 现任职于史丹佛大学历史学系,曾于史丹佛性别研究中心(Stanford's Clayman Institute for Gender Research)担任主任,为国际着名的性别与科技整合学者。Schiebinger 教授研究自然科学领域的女性历史、科技结构中的女性参与,长期以来致力于科学与科技中的性别议题。

2013 年,Schiebinger 教授在欧洲议会上提出 Gendered Innovations一词(国内译为性别化创新),核心的涵义为利用性别因素的分析以促成科学技术得到创新的发展。性别化创新计画为目前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性别研究主题之一,列为联合国性别主流化纲领实践目标,亦为美国和欧盟多年来共同合作发展的科技创新计画。

性别化创新并非透过科技创新加强两性的传统角色或特色,非如改善除毛刀或威而钢等强化男女性的形象,相反地,是希望透过了解性别刻板印象的存在对科学和技术领域的影响,导正理工领域的性别偏差,以性别分析的方式指认科技工程等的性别不平等,来进一步进行创新研发。

例如,研发汽车进行碰撞试验时所使用的假人身材多为男性,忽略女性和孕妇乘坐时的身高或体态。又或者,骨质疏松多被视为停经后女性的主要疾病,以致忽略男性的骨质疏松比率,疏忽男性患者的罹病成因等,这些都是应用性别因素分析所发现的科学或医学研究疏失。

性别骇客松,用行动引导性别未来的走向

性别骇客松可以说是性别化创新的实际行动,利用性别视角挑取统计资料,透过性别观察发掘问题意识,在程式码和螺丝钉的交错应用中解构长期内建男性和异性恋语言的产业。性别骇客松的历史意义在于,这个活动尝试推翻以往完全由男性主导的科学和科技视角,以非主流的精神,加上公开的技术和开源的资料,导正长期父性化的程式语言和工具,导向性别多元的技术应用和成果产出,有时甚至能激发出性别以外的成效和贡献。

首届性别骇客松的作品让我印象深刻,感动不已,即便当天活动结束后,夜深人静,我仍在沉浸在参赛者的创意中,尤其是看到性少数能在长期被男性霸权统领的骇客松中勇敢地一展长才,我想科技性别多元的时代已经不远了。

华人首届性别骇客松,圆满成功

女人迷在台湾女性领导人就职后的第一天,以性别骇客松引领女性政治的新元年,不仅对台湾的性别与科技来说具有跨时代的意义,对华人界来说,首届性别骇客松的圆满成功也富有前瞻性和代表性。

事实上,所谓的“科技”、“创新”都是相对的概念,简单来说,科技就是未来具体化的代名词。如果能让科技变得更为性别友善,那性别未来同样也能更为友善。终点,是另一个起点,邀请你一同用行动引领性别未来,下一届的性别骇客松,从今天开始倒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