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蔡英文总统就职典礼后,当日的原住民表演活动,旁白以“粗旷和草莽”形容原住民习俗。同时蔡英文总统的就职演说,以包容、族群尊重为论述,许多人说,两者的表现让原住民被国家消费,我们希望台湾种族议题不只是“表演”,而是应该被重视与尊重的文化。(同场加映:

文/许成美

你们筚路蓝缕,而我们在你们的脚下始终被踩了又踩。

“就算排湾族古调在大典上再感人,也比不上一句犯了低级错误的旁白稿。”朱宥勋作者在自己的脸书上说道。

总统就职典礼上,排湾族小朋友唱国歌的片段令人记忆深刻,一听到那个孩子发出的声音,我真得好震撼、好感动,在内心不断感谢怎么可以有这么美好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然而纸风车剧团表演时旁白的介绍词,把我敲醒了,嘿这是台湾,别人的台湾。(推荐阅读:

旁白这么说:“由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西方的宗教信仰也因此传到了台湾来,改变了许多原住民们原本粗旷和草莽的习俗。”还以为是自己耳朵不好,没有,我听得很清楚,之后他还说了原住民喜欢唱歌跳舞,难道没有人知道当我们唱歌跳舞的时候,是对天、对地、对祖灵的颂赞,她是文化呀,不是这么简单的就是唱歌跳舞!心里感到十分失望之余,我很疑惑,在这样的场合里,难道也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介绍是不妥的吗?


(图片来源:来源

想想是不是自己又太过敏感了,于是我开始思考如果不用那样的字眼,那到底应该怎么样来描述这段历史?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是“粗旷和草莽”的。

我是原住民,赛德克族,从小在文化认同与融入汉人社会的矛盾中找寻自我,我很幸运,能够保有对族群的意识与自信心,我很骄傲因为我是原住民,但是并不是每一位原住民都和我一样;相较于父母亲那一辈所遭遇到的歧视,以前的歧视很明显,直接喊你一声:“番仔!”而现在是不是就没有歧视了呢?

有,而且还是你看不到的,隐性的歧视,当我们知道这句话很难听,我们不说,但我的其他对于原住民的想像会告诉你,你是番仔!“你好,我是原住民。”、“我知道~(莫名的尾音上扬),你一定超会喝酒的啦!(到底是谁告诉你一定要加的啦)”、 “你很会唱歌吧?我知道的原住民都超会唱歌(疴…我就是不会唱的那一个)。”、“你们加分真的很好,随便加一加就台大。”

刻板印象深深烙印在多数非原住民朋友对于原住民的想像,大家知道的原住民会唱歌、会跳舞,而且还很会喝酒,但是是谁塑造这样一个形象在大家的脑海里,请问有人深入理解与瞭解过这个社会的结构与进程吗?(同场加映:

原住民百百种,是谁说我一定要会唱歌、一定要会跳舞?又是谁说我有加分所以我不用那么努力?你知道我们有多么与众不同并且独特吗?你们和我们不一样,一直以来我们知道你们不一样,而你们不知道,不过你们不是不知道,只是拒绝去面对这样的不一样。

文化有很多面向,可以很光鲜亮丽,但也不应该刻意丑化或者否认黑暗的那一面,而在这场典礼上,更不应该是仅以自己的角度来叙述这样的事件,这会显得非常地不谨慎和不尊重,并且让国际社会贻笑大方,怎么会在国家元首的就职典礼上犯了一个这么严重的错误!对,这非常严重!在这个有着各色各样人的场合里,我们不是应该要用更中性谨慎的字眼来解释这段历史吗?


(图片来源:来源

突然想到外国游客来到台湾时,看到黑人牙膏会这么的惊讶,因为他们觉得太神奇了,无法想像竟然会有人敢用“种族议题”来开玩笑,而且还是一个要卖东西给大家的企业,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发现“种族”这两个字在台湾有多被看轻,才知道,原来开口闭口的多元文化只有台面上表演给大家看的那些才是。

台面下,族人打猎仍然被抓,我们的生活方式仍然不被理解,多元这两个字本是这场典礼的一大看头,但现在却显得好讽刺,毕竟这是一个可以影响很多人的舞台,当一个人的影响力越大的时候,越应该要谨言慎行,因为你的一言一行,足以影响在场,甚至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而这次又犯了一样的错误,你们说建立民主国家过程筚路蓝缕,我同意!

说了要向原本生活在这个岛上的人民道歉,我也感动!但是却连这样细微的事情也没有发现,那这样的道歉会有意义吗?还是只是形式上的表演,就像我们的“文化”一样,只是用来表演,对你们而言它不具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