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常回顾自己的爱情,和他曾有过的那一些,付出也好、争吵也罢,加加减减,希望算出这些年来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两个人的总和,竟然比想要中的要少的太多了,更多的是困惑,和如今即使获得解答也于事无补的满满疑问。一句“不爱了”就真的不爱了,感情的易变让我们看不清,也让我们终于看清。(推荐阅读:

前几天朋友传给我这首艾怡良的新歌《我们的总和》,他生动地说道:“这一定是你喜欢的曲风!”

他说对了,这种沧桑、无奈的嗓音,总喜欢这种历经风浪后的喃喃自语;就像我,也许也像某些喜欢安静书写日记的人、某些着迷反刍过往情绪的人、某些总是忆起曾经的(未)恋人的人;还想要找些答案,找出自己哪里做错才让他离去。不因现在、也不因未来,还困在过去。心里总盼望着倘若解开问题,那么,也许只要传出一两条讯息,就能不再是已读或不读,就能在阴暗的洞穴中看见出口的亮光、得到情感的释怀。(推荐阅读:

“时而进展,时而退缩。谁丢出这个复杂无解的习题?纸篓里囤积许多错误,尝试睡去。”

某天晚上开始,也许是下班后、脑袋空白后,让你回想起几年前的感情。你拿出沉积已久的本子,轻轻吹掉掩盖其上的灰尘,翻开检阅。不是为了特别的理由,只是一时有股难过的情绪涌上,使你不得不这么做。

“为什么?”是得到解答的最初与最终问题,陷入情绪漩涡的你想要理性思考,“你就这样走了?”、“没有任何想对我说的话吗?”、“给我一个解释啊!”

没有就是没有,不说就是不说。冰冷到你也觉得心冷。但还是激动地颤抖,不只是当时,而是每一次想起他,想起那个场景,不由得心想他怎么能够、怎么能够这么无情的离去?

这复杂难解的问题,只剩下自己思考、与用力喘息;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朝向最终解答的路上,有时进展、有时倒退。烦啊。你恨不得将它们揉成一坨坨纸团,用力往垃圾桶扔去,或是随手往旁边一丢,就像他的模样。这么理性、这么无情,多好?

“歪头思考,咬着铅笔,在小数点旁,四舍五入的游移。我们努力简化成各自 模样而去。”

这让你更无法轻易睡去,更努力想找出答案。究竟是自己当初的过度要求?没给他自由的空间?努力想要改变他?不信任?太爱哭?好多好多理由根本就算不清。游移在众多原因里,当初其实有些头绪,只是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已离去。(同场加映:

到最后,你只看见他坚持做自己想要的样子,你也慢慢放弃。两人都简化到放弃一切,因为已找不回当初激恋的热情;他变回他,你变回你,那么这段感情是真是假?两人都戴着面具吗?两人只是为了配合对方,他演出他的戏码,你尽力配合。或是你扮演你的公主,他拿出一束束玫瑰,在这些浪漫背后,你很开心、你甚至曾经幻想过与他在一起一辈子,那是再幸福不过的喜悦。

但当幻想破灭,他变成某种不带情绪的动物,离去。

“你的过往,我停滞,减掉自己。字里行间,乘几年,好多风趣。从来没人能完美阐述,得到总和,对我来说,仍然美丽。”

从幸福到悲伤,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平常看起来没事,但真正的你还停留在当初那个时间点,无法前进。过了三年、五年、十年,你仍然走不开,或说不想走开。也许挂念着不只是那段感情了,更是自己何以让感情破灭?

爱的越深,痛的越痛。

“即使放弃一切我都想和你重新在一起,你知道吗?”这段爱情中,你牺牲自己好多好多,退让、再退让。不断地减少“自己”在其中的成分,越来越少,直到没有。(推荐阅读:

虽然有些委屈、有些辛苦,但你觉得值得。因为那几年间,若不顾那些委屈,你们似乎更快乐了。从那本你重新拿出的本子来看,字里行间,洋溢着甜蜜与闪烁的感动。但重新回顾这一切,好像还是没能得到最终的幸福;几年后的今天,你回顾、并计算爱情的总和,剩下你存留的本子,和一点幸福、一点无奈、与好多问号。

而这一切需要被解答吗?

艾怡良说:“这首歌对我来说是在写遗憾,越理性、越专业去检讨感情越可怜,因为爱­情根本不是这样的,理性地去看爱情是徒劳无功的。”

“他说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一位朋友这么啜泣地和我诉苦。(推荐阅读:

是啊,背后也许有好多好多理由,它们共构串联、并化约成“不爱了”这样简单的答案。看似无情,但我想其中蕴含着好多情绪与思维;男人在我们的社会总被认为比较理性,坚强、不轻易哭泣。女人则被认为较为感性,富有情感、眼泪与笑容。

于是,“理性男”与“感性女”相遇时,会燃烧起一段激情热烈的火焰,因为他们是如此不同。这没有好坏,只是不同。但感情总是从“相遇”到“认识”,从“认识”到“磨合”,再从“磨合”到“紧密”或“分离”。

若是“紧密”,两人将逐渐与对方相似,理性的不再那么理性,感性的不再那么感性。相反的,若是“分离”,也无须将所有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因为爱情总是在理性与感性间摆荡,在谨慎与放纵间融合;坚强是种生存的模式,而眼泪与笑容则更是情感的宝藏。

艾怡良的声音唱出了两者心底的辛酸、挣扎与放手。从陷入情绪、自我责备、到忆起值得回味的幸福后,“感性”似乎也理解到“理性”的无奈。

发现原来,爱情的总和未必有所解答,更未必说得出口。而是一次次的解题中,也许多年后,才能放下的欲求。

从那个时间点,回到现在。


5月28日,这是我们的时代,我们要一起在市府广场前,相挺,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