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大女子时代讲者系列采访,为你采访“她故事”讲区的讲者赖佩霞老师,她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心灵导师,在人们最迷惘无助的时候,投以温柔的目光与柔软的言语,她说爱自己其实很简单,是你尊重自己,了解自己的界线,试着疼惜自己比别人疼惜你更多,就已足够。(同场加映:大女子一日套票,限时抢购中

赖佩霞老师是我近期遇过最温柔的人。她的温柔有温度,很立体,饱满而脚踏实地。

我想许多人依然记得她在 2012 年的 TED 演讲,并思考着她说“每个人都在找一条回家的路,这条路无论如何蜿蜒,我们都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对许多人来说,我们不只需要被讨厌的勇气,更需要回家的勇气。


截图自 TED 演讲画面

2012 年,我是萤幕前的观众;而现在她坐在我面前,我听她说话,觉得她的人比她的经历更有故事。

她让我知道,如果你愿意搁下太多让你痛苦的恨,如果你愿意毫不分心的感受自己,如果你愿意过得不再委屈,你的温柔会有非常强大的能量,能给自己,也给别人力量。(同场推荐:

不谈家庭个案:我心疼所有怀着恨,因而不快乐的人

采访赖佩霞的那天,谢金燕跟猪哥亮的“不和解”新闻吵得沸沸扬扬,谢金燕在小巨蛋舞台泪眼揭家庭过去,猪哥亮隔日用 VCR 回应说女儿好狠,为何不接受我的爱?我问长年提倡“家庭觉醒”的赖佩霞,她怎么看?

她非常诚恳地看着我,摇摇头说自己不愿意谈个案,因为个案有太多旁人无从置喙的地方。“其实我看这则新闻,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心疼,心疼他们三个人。本来两个人吵架,却变成三个人。我看到的不只是谢金燕,而是许多孩子在父母亲面前,必须选边站。选边站的同时,也搅进了父母亲的纠葛。”(推荐阅读:

“家庭里,我们对母亲经常有很深的忠诚,所以许多孩子宁愿选择痛苦,也要对自己的母亲忠实,所以母亲的自我觉醒也很重要,她可以帮助孩子走向和平。”赖佩霞停了停,“我不想谈对错,我也不是判官,但这几年带领谘商课程,我清楚地知道,心里怀恨,其实很苦。”

“你说呢,是恨前男友,还是恨自己的父亲痛苦呢?”她轻轻地问,我明确感觉她的心痛。她说自己提倡“家庭觉醒”概念其实简单,就是还给父母亲他们应该有的敬重。

“家庭觉醒,是尊重你的根,不管你喜不喜欢,那是你的根。你没有一定要爱你的父母亲,但是你要还给父母亲应有的尊重。父亲在那、母亲在那,你可以自己长大,养活自己,但是你永远无法把自己生下来。”

家庭觉醒,希望把每个人的位置安放,尊重生命的根源。憎恨爸爸或是妈妈都很辛苦,因为没有谁真能怀着恨意度日,依然感觉快乐。“听起来很不合逻辑,可是有时候人的潜意识,我们就是想要,那个让我们痛苦的恨,很奇怪对不对?”

“我会觉得,父母亲教育孩子的过程,让他知道,不要带着恨去面对这个世界,是我们能送给孩子最大的礼物了。”

赖佩霞眼神温柔,语气徐缓,心疼着所有心里怀恨,因而疼痛的人。其实从小,没人认真教过我们如何与家庭共处沟通,我们没有和平分手的概念,于是许多人在几经挣扎痛苦以后,才慢慢找得到平静,当个不再怀恨以对世界的人。(推荐阅读:

一个人真正的快乐,是看到自己不断地成长

在那样情绪找不到抒发孔道的日子里,赖佩霞的字,抚慰了许多人,那是一种被理解的心境,你终于看见与接受自己在这里,快乐与不快乐,都是你的一部分。

她告别昔日的演艺圈歌手身份,用更贴近的方式走向人群。从 1989 年接受心理治疗与专业谘商训练,她走过青少年监狱、女子监狱、勒戒所与中途之家,许多人喊她一声心灵导师,而她说自己最钟爱的身份永远是做个学生。(同场加映:

“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能认识自己更大的可能性,非常过瘾。原来一个人真正的快乐,有一部分是因为看到自己不断地成长。我经常会去做很蠢的事,很蠢很蠢很蠢喔,因为我想让自己能回到最初设定,再往上走。如果我们一直在高峰,未来的日子一定很无趣。”

她突然露出顽皮的表情,“所以,你问我喜欢自己的什么角色?我喜欢当学生,我喜欢学习,我喜欢学所有我不会的事情。”

或许也正因为这样,她因而是更称职的老师。深知老师头衔久了必然有坏习惯,所以她不要舒适圈,戒除坏习惯的最好方法,是持续去做自己不在行的事,因此她可以懂,学生为何会怕。(同场加映:

我尤其喜欢她面对挑战的态度,她并不勉强,并不硬着头皮好强地闯,而是更不慌不忙面对自己的当下状态,挑战来了,站稳脚步,四两拨千斤。

她说自己并不是没有压力的人,反倒是明白压力不可能卸除,因而找到方法调整。“任何事情久了,自然会有压力。我很喜欢打这个比方,像我这样坐着,可能坐个十分钟、十五分钟,就有压力,那我就换个姿势,再做个十五分钟,也可以再换个姿势。”

“我们把压力看得太严重了,压力没有好或不好,就是妳再一次次调整里头,又更清楚地理解了自己当下的限制。试着调整,更尊重自己一些。”她一边调整姿势一边说着,我连忙记下,觉得简直是给现代人的难得启示录。

你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

赖佩霞很早就提出爱自己的概念,提醒大家把重心拉回自己身上。而近几年“爱自己”一词被反覆诠释、叠合、捏塑,她也自我修正,“我觉得爱自己或许不够精确,爱被滥用,我们都不确定爱是什么,却以爱之名,做了太多糟糕的事。所以,我更想谈尊重自己。”(推荐阅读:

“尊重自己是知道自己的起心动念,了解自己的界线,明白自己能承受多少,拥抱自己现在的状态,去疼惜自己。疼惜自己,不做过多勉强,和自己说,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做很多事情。”

若要疼自己,你没有非得做什么不可,而是去明白所有情绪都真实,并无好坏。你不用掩饰,也不需要武装自己以求面对世界,你从尊重自己的存在做起,去感受活着的自由。

“我们学着接纳自己的限制、软弱与哀伤,当我们全然接纳自己,力量反而就来了。你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啊。”

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概念吗?赖佩霞笑说,因为情绪是真实的啊,当我们说出事实的时候,就有力量了。成功学跟心理学不一样,成功学永远有追逐与淘汰,永无止尽地好还必须更好,不断抛下旧有的过时自己。可是身心灵成长不是,更重要的是接纳自己的状态:更好的自己,即是你愿意接纳的自己。(同场加映:

“承认自己当下的状态很重要,想冲刺就好好冲刺,累了就休息。现在我们经常把人生弄得像台跑步机,觉得自己没办法停下来,那是不好的。只要你愿意倾听自己,你会知道你可以停下来,你可以为自己最基础地做点什么,接下来想跑还可以继续跑呀。”

现代人的生活很忙也贪心,每天接受着大量的“这样才是最好”的他人提案,日子里满载杂讯。赖佩霞也不慌忙地说,或许这样觉醒会来得更快,我们会更快明白,自由与不自由都是自己的选择,如果我们能把自己绑住,必然也能把自己松开。“我们都要练习当能掌握生活弹性的人,不是被牵着鼻子,只因大家不停告诉你,你就觉得自己必须这么走。”

爱自己,可以有很多行动,背后是一个澄澈的理由:我尊重自己,如此真实地在这里,我认真去看我的问题和状态,我想张开眼睛,好好地看一看自己。(推荐给你:

我要的不是婚姻生活,我要的是亲密关系

看见自己以后,会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关系。

赖佩霞曾经历一段辛苦的婚姻,“那次关系里,我最大的错误是,我觉得我可以把对方变成我想要的样子,我错了。这么想,对他而言也不公平,当你觉得对方需要改变,你就是觉得他不好了。”她明确知道自己不要这样的关系,所以选择离开。

在那之后,他遇到现在的先生谢志鸿,她再没想过要改变他什么,她爱他的所有。离开一段婚姻,让她更懂了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并不是婚姻生活,而是亲密关系。“我讲亲密关系,就是找一个玩伴。”(同场加映:

她的眼神少女起来,“我跟志鸿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对彼此很心动。我会很想看到对方,想跟他一起做所有事情。我们彼此欣赏,所以都活在天堂里。”

当人们苦心孤诣得谈如何“维系”关系,赖佩霞轻巧提醒,亲密关系的指标该是心动。心动很美,心动在小地方,也在每一天里,所以她的新书也命名为〈我要心动一辈子:亲密关系的 10 道练习题〉。

心动一辈子的关键在于选择。她提到,当你选择放大优点,你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当你选择放大缺点,你会觉得自己倒霉。在关系面前,你并不如自己想像得那样束手无策。

“人很奇妙啊,互相吸引的时候,多是互补的特质。但在一起之后,就开始权力斗争,着急着想把对方变得跟自己一样,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才是对的。但我和志鸿认真地欣赏彼此,我欣赏他的思考简洁快速,做事果断,他欣赏我的沈稳与稳重,我们没有想把对方变得跟自己一样。”

她说到关系里沟通的重要。“沟通的前提是要诚实面对自己,不要退却照顾自己这件事,不要委屈自己。不委屈自己不是跋扈,而是对自己负责。如果你不委屈自己,你就不会把自虐与受苦这笔帐,算在对方头上。”

关系是两个人共同努力的事,赖佩霞也对儿子 Tony 与隋棠的婚姻与家庭生活献上很深的祝福,笑说父母能做的,就是不干涉不造成他们的困扰。婚约是一张纸,不该捆绑住亲密关系,磨合的路也许长,而爱始终让人柔软。(推荐阅读:

I am doing good:心疼自己,比别人心疼你更多

赖佩霞笑说别人总喊她一句老师,而她自己依然一直在学,她当然也有低落与茫然的时刻。不过情绪是情绪,感觉是感觉,它们如实如是,并没有什么对错,对错都是人类附加的。人性的情绪起伏,一如春夏秋冬的季节来去,就像你的眼泪,并没有错。(推荐给你:

“我们该做的是接纳自己的模样”,她说喜欢大好时代的概念,好由“女”加“子”组成,男人女人,也没有谁好谁差。未来,我们都必须相信自己能更有意识地在当下做选择,做出对自己也对对方好的选择。于是大好时代很好,大女子时代也很好,当天现场“她故事”的演讲分享,她希望能多谈谈“自我觉察”。

“所有的改变都需要觉察,去感受自己当下的状态,没有隐瞒与伪装,我觉得太重要了。如果你的状态是迷惑的,如果你觉得自己裹足不前,it is okay. 其实从来没有人跟我们说过这句话对不对?我特别想对每个人说,you are okay, you are doing good.”

“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么轻轻地一句话,你要记得留给自己,试着心疼自己,比别人心疼你更多。

访问赖佩霞的时光过得很快,她喜欢也问我怎么想,然后非常认真地看进我的眼睛。我们聊原生家庭的觉醒,聊亲密关系的怦然心动,聊接纳自己的挫败与可能,听她说话的许多时候,我有想哭的冲动,她的眼神让人很真切地感觉,自己是这么重要。

如果世界忘了善待你,那起码你得记得善待你自己。原来我很重要,原来我们都很重要,于是重量回到自己身上,力量也跟着回来。赖佩霞用那一双十足温柔的目光,接纳了自己,也温暖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