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要一个黄昏,满是风。和正在落下的夕阳
如果麦子刚好熟了,炊烟恰恰升起
那只白鸟贴着水面飞过,栖息与一棵芦苇
而芦苇正好准备了一首曲子

从一棵树里出来,我们必将回到一棵树
一路遥长,我们收拾了雨水,果木,以及它们内心
的火焰
而远方的船正在靠岸

我一下子就点燃了炉火,柴禾弥漫清香
远方的钟声隐约传来
那些温暖过我的手势正一一向我靠拢
彷佛莲花回到枝头

如此
足够我爱这已破碎,泥泞的人间

——余秀华〈足够〉

我们常常要离开城市
去看一座山
看一些很远的地方
对着它着迷
我们知道
那些地方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只是去看看它
看看还回去
回去作各样的人
作各样的人并取得
各样的评语
只是过一阵我们就觉得
心里空空的
就想去看山
看一些很野的地方
然后一声不吭的回到城里
不再注意细小的事物
和繁琐的情势
并渐渐学会了
自己给自己下定义 

——沈奇〈看山〉

// 好安静的一首诗,但愿我们有山无山的日子,都能看见生活的细节。

我爱我生命中的晦冥时刻,
它们使我的知觉更加深沉;
像批阅旧日的信札,
我发现我那平庸的生活已然逝去,
已如传说一样久远,无形。

我从中得到省悟,
有了新的空间,
去实践第二次永恒的生命。

有时,我像坟头上的一棵树,
枝繁叶茂,在风中沙沙作响,
用温暖的根须拥抱那逝去的少年;
他曾在悲哀和歌声中将梦失落,
如今我正完成着他的梦想。

——里尔克〈我爱我生命中的晦冥时刻〉

我喜欢
在那里呆一下
假装自己也像那样
曾经那样
或即将那样

眼底有光
性格顽强
跑起来像雾
睡起来像猪

能飞翔于屋瓦之上
接近过闪电与风
接近过锐利的爪
荒废的梦境
满月托付的秘密

并且曾在某个黑暗的边缘
就像一颗即将凝结的露珠那样
就像一颗即将蒸发的露珠那样
深深地了解过
一次
盛开的黎明

在破碎的血光
与凌乱的毛发

并且对于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
从不忏悔

——隐匿〈野猫〉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