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所用的通讯软体与社群网站,里头都有一套演算法的机制在运作着,它决定你的手机或电脑的银幕上出现什么样的讯息与广告,写许这些演算法看似公平公正,但如何能保证撰写这套演算法的人没有带入着自己的偏见与看法到演算法中,而这套演算机制也握在少数与编撰这套演算的人与公司手中,它决定我们能看到什么,改想什么,我们被少数人随时观看着,从那一刻起,我们的民主还是民主吗?(同场加映:

《金钱怪兽》的故事当中,绝望无依的挟持犯 Kyle 带着自制的炸弹和一把手枪,在一片惊慌的摄影棚当中大喊,“你们终于看到我了。”,但是 Kyle ,悲哀的是,我们的确看见你了,但我们很快就会遗忘你。

故事里头不断提到所谓的“高频交易”,而似乎没有人搞得懂这是什么东西、它是怎么操作、怎么运行的?而顶着一流学历在投资银行业工作的商业精英,那些 CFO 、 COO 们,似乎也没有多少人搞得懂这是什么。

"We don't know how it happened."

“高频交易”听起来是个离我们很遥远的东西,然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们生活被越来越多、以及越来越集中的演算法给控制,而这些演算法背后的数学逻辑,就像黑盒子一样,笼罩在一片迷雾当中,隐藏在商业机密、智慧财产法的背后。

这些人想方设法的说服你,这些演算法中立无私,是唯一的真理。但是,任何由人所编纂的事物,都带着纂写者的狭隘与偏见,也带着人的无知和不足。如同我们习以为常的 Google 导航,它的路线只是 100 种的其中一条路,而另外的 99 条,都被遗忘在所谓大数据的洪流之下。(推荐阅读:

所以,我们还能保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自主的灵魂吗?有研究显示,脸书只要改变其演算法的逻辑,就能让人们的情绪受到影响,它能让你更加的开心或不开心。而几周后,脸书悄悄的更新了它的“服务条款”,可以“合法”的进行“研究”,因为你同意了。

不只脸书、 Twitter  、以及其他数之不尽的 App,我们都在不知不觉的同意了许多“服务条款”,而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放弃了部分的自我。如同漫不经心的浮士德签下了条款,视而不见这些条款背后的梅菲斯托。

而退一步来说,这些演算法控制着我们生活大部分的面向,股市交易、司法裁决、战争维安、信用评等,以及你的交友,谁可能是你的灵魂伴侣,都有数据帮你计算出来。而它们控制的范围,只会越来越多。

但没有人了解这些演算法的依据,这些资料掌握在少数“精英”的手里,而没有了解,就没有评断。没有评断,就没有真正的究责,也就没有真正的民主。(同场加映:

而当越来越多的东西都连上网,加入这个大数据的时代当中, Internet of things, Internet of you and Internet of everything ,越多东西相连,我们就越脆弱。不只我们脆弱的网路防护暴露在不怀好意的成群骇客组织之下,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将暴露在少数人手中。(推荐阅读:

十多年前,1984 像是一个架空世界的可怕童话,而现在,它却像是一个血淋淋的预言,"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再也不是口号。

We are watching you.


5月28日,除了看见自己,我们也要经目光望向社会,看见整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