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燕与猪哥亮的父女关系一直是演艺圈的旧新闻。直到最近,谢金燕在演唱会上回应的猪哥亮锲而不舍的“关心”,并说出自己多年没有明说的尴尬处境:夹在爸爸与妈妈中间。看到回应,猪哥亮以“你好毒”反击,并逐一点明过去曾给予谢金燕哪些帮助与支援,最后,以不懂饮水思源来解释谢金燕的行为。在台湾,孝道是否绑架了孩子们的自由?面对一个“不是”的父母,社会可愿意给他们选择?(同场加映:

这几天我们都被猪哥亮与谢金燕的父女互揭疮疤闹剧洗版了,老实说,我并非谢金燕粉丝,我不喜欢她的歌,也不喜欢看她的表演。虽然谢金燕身材超好、毅力超惊人,但她歌舞带来的喧闹,对偏好小众文化的我来说,是一种视觉上与听觉上的负担。

但,我很佩服她把创伤讲出来了!(同场加映:

身为公众人物的她,怎不知道娱乐圈需要的就是话题,这一秒的朋友,可能是明天比排场的劲敌,撑起一家经济重担的她,大可利用昔日“秀场天王猪哥亮女儿”的身分,上遍大小综艺节目、接演国内外商业演出。

自猪哥亮“学成归国”跑路跑到被发现、干脆回归演艺圈继续抢钱后,他一再于萤幕前喊话“想跟谢金燕见面”,当时好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谢金燕的心肠这么坚硬,“爸爸罹患癌症,来日无多,妳有什么好不能见的呢?”(推荐阅读:

于是一个教条压了下来:“再怎么不对,他都是妳的爸爸!”

直到谢金燕在小巨蛋的演唱会,以影片告白方式,揭开多年来背后的起因与辛酸,大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 41 岁、已经有快成年儿子的谢金燕,面对父亲无数次的公开喊话,一直采取不回应的冷处理方式。

而用这样昭告天下的方式公开家丑,又是谁愿意呢?

请不要再用“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去劝解亲子问题,一直以来,我都理解为什么谢金燕不见她老爸,因为我也身处这样的难题。我的父亲长年家暴、外遇不说,还总是不经同意,用家人的身分办理贷款,只要违背他的想法,马上被痛揍成猪头。(同场加映:

“天下就是有这种父母!”

我的父亲从小个性就很残暴,但,或许是他很会念书吧,爷爷奶奶总是最疼他,甚至放纵他对其他兄弟拳脚相向,以打人为情绪发泄的管道。长大后,他从事文教业,事业非常顺利。

可是表面斯文风光的他,回到家就像大魔王一样,连添饭这种小事,只要不如他的意,立刻把我妈打到鼻青脸肿。(奇怪的是,他喝了酒只会睡觉,清醒时才有可能暴怒。)在那样的光环下,藏着多么不堪的事情,外人哪知道了呢?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我妈忍不下去了,回娘家!受害者换成与我们同住的爷爷,没多久爷爷被打伤了,躲去大伯家,目标改成我爸的外遇对象…,他每个阶段都有主要针对的对象,最后,妳们猜得到的,

就剩我。

从 2007 年逃出来到现在,我已经 10 年拒绝跟父亲连络,这段期间,他不断用各种方式骚扰我,有时候白天传温馨问候,凌晨马上威胁恐吓,不只是谎称我是 20 岁学生逃家,好报我失踪人口。我的本名中性,他用我的名字租屋,故意不缴房租让我被告,好在法庭上堵我:“见他最疼爱的女儿一面”。

父亲为了制造苦情形象,会把我的联络资讯,大量给不认识的人,要他们这些陌生人打来劝我,而我,就算被误解,扣一堆“不孝!以后会有遗憾”等等的帽子给我,我还是坚持跟我爸划清界限。那些自以为是的言论,伤害了真正被伤害的人却不自知!

我逃出来 10 年了,在此之前,我忍受了多久,从目睹儿到直接的受暴者,从小学我就生不如死,我给过太多机会,信任一而再被摧毁,这些哪足外人道?没人可以评论我的害怕与伤痛!(同场加映:

那些拿辈分或伦理压人的人,充其量就是眼界狭隘,没碰过就认为没这么严重,有人说:“等妳当了妈妈就知道!”可没想到,我已经是妈妈了,而且我不是 20 岁学生,我是 34 岁、拥有独立思考的成人!

“你不懂我们经历过的事情,怎可以妄下定论?”

我不恨父亲,但我不能再不懂保护自己。

竟然有人说:“你爸年纪大了,打不动你了,你不要怕他打你!”这根本是搞不清楚问题症结点!不是怕被打,而是那样的阴影,造成他在我们心中,如同佛地魔的可怕压力。

我相信父亲是长年情绪上的疾病,不管是躁郁、还是边缘性人格,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原谅他过去种种的暴行,但不代表我还得假装没事,嘻嘻哈哈跟他上演大和解。

这辈子,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任意去评论是一种无知的罪过

另一方面,我承受很多不明究理的外在压力,就是来自三姑六婆的“关心”,我家族里的人都知道我爸的习性,所以不会多说什么,也跟我们家保持“安全的距离”,会对我讲这些的人,大都是跟我爸认识不够深入、却自认很有立场发言的人。

我不是可以被误解的人,所以老是跟他们开战,“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怎可以妄自认为,人家只是指责父母亲的教育方式不对呢?”藉着谢金燕这次勇敢揭家丑,我希望更多人重视,别去踩人家不愉快的阴影,能够多些同理心,勿以自己的生活经验,去论断别人的人生,少些对外人的误解跟评论吧。


5月28日,迎接大好时代,让我们陪着你,一起勇敢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