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我要你爱我,要你温柔
但又充满爆裂的占有
而我是物吗,我是
值得你用沉默细细擦拭
轻轻拂去上面灰尘的
被人轻易画上势力范围
归属于你或者非你的物吗
你告诉我,不要害怕
你给我吻,要我打开窗
风轻轻抚过我,像是要寻找
我遗失多年的哀伤
像是那些记忆就藏在我
从未坦然过的私处一般
如果你轻易地
告知我那些伤害
都被收整、折叠,轻易地
放置在柜中
那么你告诉我
这样的我,值得你爱吗

——节录至 〈这样的我值得你去爱吗〉Ⓞ 宋尚纬

有彩色笔
也画不出像样的彩虹
因为我的世界
只有洪水
没有日照
 
有维他命
也维系不了
人与人之间的疏离
用一千个表符
也表不了情绪
 
书一直买
真正看完的没几本
人一直爱
爱到的也没几个
 
即使有棺材
也封不住回忆
不早点学会健忘
死亡就注定
无法彻底

——潘柏霖〈他们都不能够救你〉

雨给梦冲凉
没关的窗户
研究风
我呀
在写信
寄给羊水
信里提到
宇宙称呼它为灰
我们叫地球
还提到
风车不能骑
但是石头
可以打水漂
你呀
到时别忘了
用小小的哭声
款待我

——节录至 毕赣〈无题二首〉

除你之外
无人愿意相信 那恒久的
且又必须时时变动消亡的存在
除你之外
无人愿意原谅
这谨小慎微却又总是渴望能够为了什么
去挥霍殆尽的 我的一生
除你之外 无人见过
那曾经迫使我流着泪仰望的
何等奢华何等浩瀚的星空
无人来过
我曾经那样悸动着的心中
除你之外
无人知晓那一处旷野的存在
是的 除你之外啊 除你之外

——席慕容〈除你之外〉

我开始走在一群人的最后面
沟通时候用最细小而且和平的语调
过马路时提醒自己要缓慢的脚步
我知道态度太过尖锐会讨人厌
我知道太甜密的笑容会让人误会
我们之间已经失去了一字一句的连结
于是安静的孩子,总在期待美好的事情发生

--陆颖鱼〈美好的事,总留给安静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