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X女人迷合作的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的晚上七点,让我们轻轻为你放歌。这一周,有两个读者点了同一首歌,那是田馥甄的看淡。该怎么让一个深爱的人走,该怎么让自己不再心痛,该怎么练习看淡?无论是生离死别,又或是无预警的分手,这条路我们都还在学。(同场加映:

《第一位点播者》

给亲爱的海苔熊:

曾经对一个人如此的挂牵,在远距离的时候还如此的在乎着他,当时真的很天真的以为,只要在乎彼此,只要熬的过距离,我们就可能永恒,却被他一句简单的“我不想耽误你的人生,还是当朋友吧。”让一切痴心妄想变成幻影,后来听到这首歌,确切的瞭解,太容易浮沈于情绪、太过于执着,而变得脆弱、软弱。

然后我仍未真正好起来,虽然表面上能笑的开怀,一部分是基于不愿让朋友担心,一部分是知道自己不可以再沈沦下去,然而却有一部分成为引子,在某个偶然迸发出所有压抑已久的情绪,所以,就听这首歌哭。

虽然我知道要真的好起来是自己的事情,但是为什么对方如此容易的放下,我却无法....

by壮壮

给壮壮:

“看淡了绝望才不浓 无奈才不痛
敢亲吻 下一阵风起和云涌
能幸福一分钟 甚至一秒钟
就快幸福吧 趁还能抱紧 未亡的梦”

我几乎是全身起鸡皮疙瘩在听这首歌,尤其是当田馥甄唱到这段副歌的时候,心里的某个地方有很多的悸动在拍打着。

曾几何时,我们也是怀抱着希望进入一段感情,却又因为第三者的出现、时空的分离而渐渐看淡一些事情。因为不愿意再失望了,所以选择把一切看淡,顺其自然。但想起的时候,还是会有一股旋风在深处云涌,那些曾经承诺的誓言、一起走过的从前、好像都还发生在昨天,却又瞬间,事过境迁。

搭配《一把青》的故事,我才发现在感情里面,要勇敢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屡次受伤和被背叛之后,又有多少人能够冒着坠机的风险,再去相信一个人、亲吻一张脸。

到后来我们今天都学会了,不去奢求永远,能幸福多远,算多远。有时候,一句话会住在心里一辈子,我想那句“我不想耽误你的人生,还是当朋友吧。”可能在你心里已经刻下了一道伤痕。(同场加映:

曾经那么相信一个人,曾经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还愿意付出真诚,可是这样的一种连结,却又是如此的脆弱,如此不堪一击。你问我说,为什么对方这么快就可以放下,而你却无法,我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不伤心, 不过一些分手的研究发现,那些主动提分手的人并不是不难过,而是他们通常早一步先开始难过(Hebert、Popadiuk,2008)。

所以当他准备好要说,或许已经在心里面酝酿纠结了许久。

当我们将分手结果归因为“对方”或“环境”等无法控制的外在因素时,悲伤反应会最强烈,因为这意味着,分手是自己“无法控制”的(Tashiro、Frazier,2003)。倘若你将责任归因为“自己”也没有比较好过,因为会有较多的侵入性想法(Chung等人,2003

“沉沦 变幻的 爱的浮生”

你说,不想要再继续沉沦,但或许,在哀伤里面沉沦,也是我们纪念这段感情的一种方式。有时候我们不是不愿意走出来,而是怕如果有一天真的走出来了,他的重量就真的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消失的,就像《一把青》里面,牵起郭轸与朱青姻缘的那张纸条,纵使经过战火咆哮,也还是留在她掌心里面某一块地方。(推荐给你:

《第二位点播者》

给亲爱的,逝去的你:

“看淡了才不再奢求
才迎向自由
肯接受
只有无形的能不朽
用眼里的空洞
去无视沉重
岁月不倒流
就让泪倒流
腌渍离愁
狂风停
云也该放开手
淡淡地走”

3月1号,是你走后的第49天,好像也是灵魂在人间的最后一天,女儿说梦到你载她出游回去外婆家玩,我醒来忍不住哭了。而我这阵子几乎没梦过你,昨晚梦到你内容杂乱无章,但记得心情是如同面对离婚时的沉重痛苦。我无法知道你的灵魂能否真的无憾安息,但我知道你的这一生,我们母女对你做了一切我们能做的了,目前还无法祝福你一路好走,毕竟你留下了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我们只能让自己看淡,看淡了绝望才不浓,无奈才不痛。

那年,从天空坠落的猛雷声,打乱了人生。

两年前你的外遇,如同突然的猛雷击碎了我们20年的相守,击碎了父女天伦。离婚后两年我们各自过生活,不干扰也不联络,为了安抚你新婚妻子的不安感,你连跟女儿的联系也断绝了。(推荐给你:

当女儿再次接到你消息的时候,是你已经病危住进加护病房。因为心里依然还有爱还有情分,我们搭了高铁去到高雄看你,看着躺在病床上眼睛盖着纱布,全身插满了管子,全身肿胀已经毫无意识的你,无法置信。女儿无法走近病床看你,两年后的再次见面,这样的画面太震撼。看着你我们泪流不停,我掀开你眼睛上的纱布,看着你那无法闭合早已无神的眼睛,我知道你将永远的离我远去。我心里百味杂陈,我好气,气你恣意妄为凭什么要外遇就外遇,要再婚就再婚,要断父女亲情就断绝,已经得到你想要的真爱却无法幸福快乐的活着,最后连我们要生你气的权力也剥夺。

明明,癌症有一定的病程,居然到意识昏迷后才确诊,你给我们的打击从不手软。两年的时间我们慢慢从外遇离婚的打击中,慢慢地复原伤口 两年后你没留下任何一句话,也没有任何一句抱歉的撒手人寰。你43年的人生,我参与了一半,最后的两年你用戏剧化来终结,而我们也不得已的在剧本里参与了演出。

你火化的那一天,看着两个女儿捧着牌位遗照跪拜,一旁本该我站的位子,是你新婚妻子站着,你们的真爱换来了痛苦,短暂的婚姻,换来了死亡,这是你们不顾一切的后果,这是你们所追求的吗?

谢谢海苔熊在我很迷惘的时候私讯你,你很认真地回了问题,谢谢出了暖伤心这本书,书里浅显又有力的文字,让我知道我的失落反覆是正常的,在书里有了被同理看见的力量。(推荐阅读:

By小雪

给小雪: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们最后都会离开,有什么可以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来?如果二十多年的相守,都可以因为另外一个人的出现在转眼间化为乌有,那么关于爱情,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把握?

一边读着你的故事,一边想着这些年来,你是如何走过这样低潮的日子。一个让你倾尽所有的男人,一场天人永隔的癌症,似乎也让你长出更多的坚强。

我几乎没有办法想像,火化那一天,原本应该是你的位置站着另外一个跟他相处不到几年的女人,那种心里的百味杂陈是如何发生;我也没有办法想像,当你站在一个人全身插满管子的男人面前,心里或许有许多怨恨,但同时又有更多的不舍,这样的复杂如何交织一幅画。

他从没有说过一句道歉,从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就这样离开你,也离开了人世间。他带着很多的问号与未解走了,却留下了错愕与未竟,让你用余生去完形(洪瑛兰,2014)。我记得多年以前,心理师牧米跟我讲过一句话:

“离开一个地方固然难过,但是更难过的,往往是那个被留下来的。”

尤其当一个人在离开并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他的沈默本身反而点亮了更多的谜,从他离开的每一天,反覆地,夹杂着许多的措手不及和来不及,在你心里面继续向你说话。(同场加映:


“只有无形的才能够不朽”

就像你引用的这句歌词,有些时候我们要退一步,才能看淡无常的离愁。 这篇文章刊出的时间,应该是他走了以后的127天,我们习俗里面常常说百日告别,但如果对方是真正重要的人,不论是多少个百日,似乎都难以告别,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些仪式(如写信或点歌),来悼念那些来不及的东西(赖念华,2009)。

“你爷爷还在的时候,地震来了我还会拉他一起跑,他太胖了,一个人跑不动。不过现在既然他不在了,我也懒得跑了。”前几天地震的时候,我打给奶奶,奶奶这样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酸涩从内心里面涌现出来。(推荐阅读:

告别,真的像是一条漫长的路上,奔跑着。

而这奔跑的场景,我想起新海诚《追逐繁星的孩子》的主题曲。

“そして この道を歩いてゆくんだ 
于是 我踏上了没有你的路途 
Soshite kono michi o aruite yukunda 

君を好きになったときから 始まっていた この旅 
从喜欢上你的那一刻起 我就开始了这趟旅程 
Kimi o suki ni natta toki kara hajimatteita kono tabi ”*——《hello goodbye &hello

告别,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淡,也不是眯起眼睛就能做到的。但从你爱上一个人的那天开始,你也正在练习和他说再见。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被留下来的那个人,最难的并不是和过去说再见,而是坦然地向心里的那个他微笑,说声 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