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燕演唱会上对媒体的告白,谈到为何长久以来不与父亲和解的原因。我们期待的,不是父亲的道歉,而是在所谓“不完美”的家庭里,单身母亲、单身父亲、单身家庭的女儿,可以活得不羞愧不为难。(推荐阅读:

昨日谢金燕演唱会,猪哥亮提着 22 个花篮向前却得不到回应,他撂下一句话离场:“她的身材是我借钱修的,不见我没关系,我很高兴,我做人失败,以后我重做。”。

媒体先抨谢金燕冷血不认爸,而后剧情急转直下,在她演唱送给妈妈的歌时,她发表了不见爸爸的原因。谢金燕与母亲、姊姊的“遭遇”被网友异口同声的怜悯,她从那个不孝的女儿一夕成长为勇敢的女人。

媒体报导“谢金燕在演唱会中揭开家丑疮疤”,他们说姐姐带着不堪泪洒小巨蛋。在这次新闻里,我想以下面三个讨论,期待台湾的家庭,无论是父亲、母亲、还是女儿,都可以活得不那么阿信,社会可以给他们身为单亲家庭、单身爸爸也理直气壮的理由。

当父亲浪子回头?“我爱你”是种暴力

许常德说:“猪哥亮和谢金燕的父女新闻,显现台湾家庭的亲情是既过度用力又毫无智慧,以为担心就是关心,以为压抑就是执着。大家都只在乎自己要给什么爱,都不想想没有同理心的爱是种暴力。”

许多人从小受到媒体耳濡目染,认知猪哥亮是个好明星但不是个好爸爸,长大受到媒体大篇幅报导,看见猪哥亮的“洗心革面”。媒体经常给猪哥亮发言权,听他说对家庭的忏悔、对女儿的想念。猪哥亮想必是气急败坏,才会语出“她的身材是我修给她的”,我不觉得愤怒,反而感慨,即便他想要重新做人,在我们生活的社会里,恐怕也是不给他机会了。我们活着的世界里,很少让一位父亲,能无愧成为父亲。

因为不懂得做一个父亲,才会觉得“我给你的爱你理应回报”,才会发出“就算我的过去再肮脏,你是我的女儿就得接受”等亲情召唤。


(图片来源:来源

猪哥亮这样痴心盼望女儿回头的双眼,像是许多台湾父亲的模样。三十四十的时候,他们忙着拼事业,孩子好像就成为家里的盆栽,只要我有定时灌溉你就会长大。父亲的缺席,除了父亲本人的选择,或许更多是社会规范。身为一个男人,不准哭,不准一事无成,不准靠老婆吃饭。

所以在更多时候,父亲是孩子成长过程里的叛逃者,只有父亲本人,觉得自己一肩扛起经济,细数着自己的付出,忘却他的妻子、孩子的母亲的情感劳动与经济劳动。在这样的关系里,真的有人自由吗?亲情里我爱你,是种暴力。我爱你,所以你理所当然要接受我的道歉;我爱你,所以你要按照我想要的形状长大。于是父亲要活得很像“父亲”,母亲要活得很像“母亲”。(同场加映:写给妈妈的告白信:亲爱的妈妈,妳可以不坚强

先前猪哥亮还遥远祝福谢金燕的时候,群众似乎都抱着一丝“家庭重聚”的期待,他确实也主动出击、变成一个浪子回头的好父亲。只是这样的回头,对谢金燕来说太迟太沈重。所谓的“孝与道义”把谁钉固在一个不能动的家庭位置?最难堪的不是他作为一个抛家弃子的父亲,是他丝毫不懂如何爱这个家庭,一味认为自己可以运用父亲的权利来指使女儿靠拢、来感化过去。

家丑不可外扬?世界上真有完美家庭吗

或许你也很好奇,所谓的家丑,为什么男人老是可以坦荡荡,女人总是低头道歉的那一位?

“当我们对男权文化进入深入清算后,发现男权文化仅仅把女性当作传宗接和泄欲的工具,总是强调母天职来压抑女性自我多方面的生命欲求。在男权文化背景中,女性内心过强的母性情节,往往使得女性成为自我母性的异化物,它可能反过来否定女性生命,使女性重新沦为男权文化中的女奴。”——李玲《中国现代文学的性别意识》

婉谢父亲的老派亲情,谢金燕说,说出事实对不起爸爸,不说对不起妈妈。身为一个在“家丑”之下成长的女儿,她觉得很抱歉。无论是姐姐本人,还是媒体,不外乎用家丑外扬来看这次事件。因为是家丑,所以姐姐很勇敢,因为受害者坦承受过的伤,所以理当同情。


(图片来源:截图自中天新闻)

所有人都认为,她说出家庭的内幕,像是道出一个很脏很重的字,多麽值得鼓励啊!爸爸家暴、跑路又外遇,妈妈与人共事一夫、姐姐被当作人头签字欠债,这些爸爸犯的错,谢金燕都说对不起了。

家丑对立面指涉的是对“完美家庭”的想像,于是女人一旦“守不住”男人,绝对是她失格;女儿一旦不认父亲,一定是她不尽孝道。

看电影《控制》时,主角一直要离开这段充满假象的婚姻。他无法被契约束缚,他无法扮演。反而是妻子艾咪说,扮演,就是婚姻的本质不是吗?因为婚姻必当完美,所以女人才要竭尽全力地写着种种剧本。(同场加映:

但有谁的家庭真的完美呢?它被预设为所有人的向往与追求,有个贤能妻子、有能力的丈夫、向学的女儿,就是完美家庭了吗?

家丑不可外扬,来自认为身在“不完美家庭”里不洁不净的羞愧,来自女性自古以来的隐忍与以和为贵。如果人人生来有所缺陷,我们又为何只吹捧家庭与亲密关系中的漂亮,不能正视它的缺陷?

我希望的是,有天谢金燕说出父亲曾经外遇抛弃家庭时,她无需觉得羞愧,有天她说出家里曾经发生的一些事,就像说出人身上必然存在的缺点一样自然自在。

勇敢的女人:社会制度该看见单亲妈妈的存在

谢金燕在陈述车祸时母亲的焦灼,许多观众都流泪了。身为一个单亲妈妈,她咬着牙不喊痛、坚强的她一夜白了发。我总觉得,这些毅力过人的母亲,都是社会与国家逼出来的。社会逼她不能软弱,逼她做不好一个妻子、起码要做好母亲;国家逼她因单身母亲的身份在经济或生活上充满了困境。


(图片来源:截图自中视新闻)

于是谢金燕的母亲,就这样低着头、咬着牙,度过的绝大部分的人生。她不想招人耳目、她不想张扬痛苦,忍耐,真是女性最好的性格。文化、环境对这样多数的妈妈形象,不能再叫她们忍。(推荐阅读:

2010 年内政部统计单亲家庭比例,新北市 15 岁以上离婚及丧偶的单亲人口数,平均每年以 5 % 的高比例成长,单亲家庭占比例占 9.82%。他们大多面临经济匮乏、子女负荷、亲子关系难以维系、社会人际关系改变、社会歧视与偏见、缺乏安全感、身心饱受煎熬、住宅选择受限等等。许多女性在成为单亲妈妈后,不但不能得到原生家庭支持,“单亲家庭”身份也会在职场、学校受到歧视。许多单亲爸爸不敢“示弱”提出经济需求与教养困境。

不论男性女性,我们都应该支持且祝福“成为单亲”的家庭,以法律与内心的教育同时让“家庭角色”都有选择余地。我们可以对爸说声母亲节快乐,对妈说你无须自责。

谢金燕的发表里,曾经“丈夫就是妈妈的天”,现在打破了天,家庭开了天窗,谁说这对母女依然不幸?谁说他们“父女一家团圆”后的日子会更快乐呢?固守僵化的家庭样板,做个好母亲、做个好父亲,无疑是盖起那片天,遮住身而为人的有所为有所不为,能够更尽善尽美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祝福姐姐一家人,无论劳燕分飞、还是成家立业,我们的社会舆论与福利制度,都能让他们有幸福的可能。(推荐你看:

谢金燕发表全文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位最重要的女人,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妈妈。

家里的家务事又臭又长,不断的,反覆的,被重复报导着。自以为低调就可以保护家人,却也依然无法改变,这些让大家厌烦的新闻一直存在,很抱歉让大家看笑话了。

有些话说了对不起爸爸,所以选择什么都不说,永远不想伤害我的父亲,因为爱爸爸。但不说其实对不起妈妈,虽然妈妈一直觉得不用为自己的人生去争取和埋怨。

妈妈是一位传统女性,丈夫就是她的天,父母亲在四处公演剧团舞台后的木板床生下姊姊和我,婚姻里所有不公平的要求妈妈都会妥协。生活里的言语暴力她挺住;日常里的肢体暴力她可熬,只求小孩有个完整的家。

妈妈这辈子最难堪的过往,就是父亲开始有了歌厅秀演出后,为了妥协丈夫对家庭照顾的承诺,而答应了丈夫的请求,同个屋檐下接纳丈夫外遇的女人而同意共侍一夫。

父亲对妈妈的这个承诺维持不久,妈妈的世界崩塌了,母女三人终究得被抛离,以为小心翼翼守护的家庭破碎了。

妈妈曾经埋怨,因为一起奋斗多年的苦日子才刚过;妈妈曾用尽气力反抗,因为被抛离的她一无所有。唯一剩的避风港娘家,也为了父亲而信用蹦塌了。身无分文的她,只剩两双小手牵着她⋯⋯⋯

婚姻里的委屈妈妈能吞忍;单亲妈妈的艰辛她能承受,姊姊和我就是妈妈的全部,妈妈说,她拼命挣得一口饭吃 姊姊和我绝对不会饿死。

我迫不及待的希望可以赚钱养妈妈,单纯为了第一名奖品——机车一台,我报名了欢乐周末派。或许这是人生的试炼,也许也是老天的考验,刚出道不久的我,和姊姊出了场严重车祸。妈妈旁徨无助,赤着脚在救护车声划过的夜晚街头奔跑,焦急的守在病榻前寸步不离,坚强的她一夜白了发。

姊姊全身百分之六十重度灼烧烫伤没立即生命危险,而我是骨盆腔碎裂、肺积水、双腿严重骨折、生命垂危、昏迷了三天三夜。这个车祸唤回了我们好久不见,知名度响亮的爸爸。

我醒了后被医生宣判后半辈子半身不遂,就算命运这样迫使妈妈低头,她也咬着牙不喊痛,只要女儿活着,重健的日子再艰难,对妈妈来说都可以挺过去的。好久不见的爸爸承诺又给出了,想弥补失去的亲情,带着姊姊回去照顾,女儿们长大成年了,妈妈同意我们拥有父爱。

短暂几个月里,姊姊和我好开心,有父亲的关爱!父亲要再婚希望我和姊姊当伴娘,妈妈给予祝福更鼓励我们支持父亲。但,父亲的承诺一样维持不久,姊姊在枪声中吓醒,才知道空荡的房子里的人都跑了,只剩她一人⋯

此时只有妈妈再把姊姊接回,此后的日子,漫天飞的借款支票、借条⋯⋯。姊姊在短暂拥有父爱的过程中父亲用姊姊的名字签出的票都涌进来了⋯此后我们母女三人的日子只有法院、传票、债主。

妈妈的前半生,奉献给一段不忠诚的婚姻,面对过去的不堪和委屈,她没有想反驳,她认命。独自一人照顾姊姊和我,不愿再提起和怨怼。

这么多年来我的妈妈不曾发言,不曾透过任何方式渲染亲情这件事,很多时候很多事,沉默者并不代表是错的,发言者并不就是做对的。

妈妈想要的生活很简单,她不想再被打扰,不想因为心软而让女儿受伤,为母则强的天性让外界来误解她的无情都无所谓,她还是只想牵着两双小手、单纯生活。

妈妈活在舆论的压力里,妈妈反对女儿认父的坚定信念里充满了无奈跟平静,不批评、不哭诉、不伤害对方这是她最伟大的容忍。

我的生命里有一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改变性别规则 创造时代,来听大女子讲座!五月也要温柔生活,在这里,遇见更多为生活奋力的大女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