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独立大女子,爱一个人、展现自己的依赖,对你来说很不容易。从心理学解套,温柔地相信自己、相信彼此,去理解、去体验。关于爱,我们一起练习。(推荐阅读:

光谱,是心理病理学界这几年来做出最大的变革。精神疾病过去在 DSM-IV 中被以类别来做出归类,现在 DSM-V 中则是以光谱的概念来进行。

放心,我没有要来诊断怎样的独立、依赖是病态,只是想要借用一下心理学中的“光谱概念”。

单身与独立不全然能画上等号,有伴与独立中间也并非是不等式。独立并非一个纯粹的类别,而是一个光谱,偏依赖多一点或偏独立多一点。

可以允许自己有时依赖一点,让自己有时独立一点,“依赖-独立”是我们身上的两种特质,只是我们甚么时候要使用它而已。这样想想,是否就轻松了许多?

我们不属于依赖,也不属于独立,而是一个在“依赖-独立”光谱之间不断调整与游移的人。(推荐阅读:

独立女子的情感课题

曾经有段感情,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却把我独立的能力锻炼的很好。我能够自己一个人去完成许多事情,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展、一个人吃火锅。似乎没有甚么事情办法一个人做的同时,前所未有的烦恼却也发生了,我思考:“我一个人也能够过得很好时,为什么要去配合另一个人的步调?”

我假定,配合、妥协都暗喻着牺牲,听起来就是一个丧失独立自我的过程;“我能过好自己的生活时,为什么挪出空间让另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我假定,另一人的出现,可能会分散掉我的心力,让我无法去做我所爱、完整自己;“我不需要靠别人来爱我时,为什么还要进入一段感情?”

所有心理专家谈到感情时,都是这样说的:“当你能爱自己的时候,别人才会爱你”。假如我都已经很爱我自己了,干嘛我还要进入一段感情?“为什么呢?”

情感中的依赖与独立

上段中提到的感情,让我独立到禁不住去怀疑:“如果我们两个都如此独立,时间、行程没有更多的交集,最终不就只是两条平行线而已吗?”

太过认同自己独立与能掌控生活的那一面,假定和对方妥协、配合之后就损及了我的自主性,而这样的我就不再是原初的自己,也不会是本来的对方。

最后我们真的平行了,完结在我们没有给彼此更多生活的分享、相处的时间与陪伴,这些正是关系中的基本元素。可惜吗?实话说我曾懊悔了好一阵子。

如果你也是这样重视独立、害怕依赖的,我想对你说,独立如我们,不论是天生的或是后天的,我们的确不太可能为了配合另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志业、嗜好、朋友与生活,我们永远知道心里面、行程表中有一处是保留给自己的,也知道感情、家庭不会是生活的全部。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够让另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生活,或甚至带我们进入他们的生活。(延伸阅读:爱是保有孤独的自由!爱上独立女子你该知道的九件事

独立如我们,也许不甘愿每次都配合对方的步调,也不喜欢别人老是配合我们的步调。但至少,偶而愿意调整生活的步伐让两人能够步调一致地并肩而行,而非谁老是在配合、谁老是在追赶。

独立如我们,也许我们已经深谙爱自己、完整自己之道,不需要别人来给我们更多的爱、完整我们。但也许,我们可以在这样的状态下,去谈一个完整彼此、成就彼此的恋爱,而不用在对方身上索取更多。

前提是,我们与对方都要愿意分享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与对方都必须要愿意参与彼此的生活,而怎样才能达到平衡,这需要双方一起讨论、相互磨合。

当渴望在关系中继续维持独立的你又开始问自己上面那些问题的时候,请你记得,我们只是在“独立-依赖”光谱上移动的个体,并不完全隶属于其中一者。

何况,我们的依赖只留给少数人看见呢!


完整自己的大女子,5/28 大好时代与你相约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