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不该只有一天,每天都是必须感谢妈妈的日子。戏剧疗遇带家长回到心中像小孩般的纯真。每个家长,都曾经是小孩。放下生活的疼痛,一起找回你的内在吧!(推荐阅读:心理师王意中的内在课程:打破身体沈默,让心发声

母亲节快到了(作者书写为母亲节前夕),有许多妈妈为了让孩子更好而努力着,但是要怎么努力,才能够解决自己和伴侣在教养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帮助彼此身心放松、开心生活呢?在此分享两位辛苦的妈妈的努力和改变。课程在实康复健科诊所进行,主题是透过各种戏剧技巧,练习正向态度和管理压力的方法。

首先,我运用合作肢体放松和自由联想的剧场身音即兴,让大家放松、熟悉、彼此信任。雅菁(化名)此时敞开心扉,对大家诉说她的故事:她不孕多年,打了一百多针试管才受孕成功,怀孕 31 周时却发现得了盲肠炎,必须动手术。为了怕伤到孩子,术后并没有打止痛针,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忍痛到自然生产。孩子上幼稚园时却发现发展迟缓,她十分自责。

雅菁来上课是希望带给家人正面的力量:“因为我老公压力也很大,我有比较正面的心态,一定可以给家里正面的影响力。”这门课是有作业的。这次的作业是:“每天给自己一句赞美自己的好话。”(推荐阅读:

第二堂课,我问大家交作业的压力指数有多高?毫无压力就趴在地上,高达一百就站直,手往上伸。一位学员国芳(化名)却说她并不值得赞美,也挣扎是否还要继续来上课。她来上课是因为一起来的先生希望两人能够有一小段纯粹放松的空档,不要每天困在家里照顾孩子,但国芳心思一直还是在孩子身上。

国芳说了她的故事:她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已经在工作,小儿子是收养的,八岁时却被被诊断得了罕见疾病,三个月后失明,半年后变成植物人。夫妻俩面对挚爱的孩子还这么小,生命却被强迫逐渐退场,只能强忍悲伤地陪伴和抚慰。他们全天候照顾孩子,不愿送到长照机构,因为不相信别人会像他们一样好好照顾孩子。

他们的处境令团体泪流满面,也对这对夫妻心生敬意。我邀请大家起身拥抱彼此,随着身体在空间中走动、碰触、拥抱,以及无言的眼泪,悲伤释放了,笑声和幽默出现了。打气加油后,我引导用雕塑画面,让大家表达内心。国芳夫妻那一组幽默地演了一个无法翻身的乌龟,说这就是他们的处境。(同场加映:

第三节课,学员们必须缴交作业:“本周当你遇到挫折时,你用什么方法度过?”剧团另一位老师林盈璋也是一位自闭症孩子的爸爸,以及九十几岁生病双亲的照顾者。他分享了他在照顾的疲惫中跑到公园、淋着雨,在雨水与泪水当中,忽然看见自己的渺小;天地如此宽广,其实没有那么多难受、计较的。于是,他洗涤了自己。我于是邀请大家一起演出一颗土里的种子,跟随着盈璋,感觉自己想要苏醒、生长的欲望,让大家去寻找内在各种潜而未显的情感。雅菁因为在教室外处理孩子的情绪没法加入。国芳说:“我想到重生,种子要冒出芽是痛苦的,必须经历过挣扎。我希望可以慢慢的,让种子发芽。”

接着,我请每个人选一颗抗力球当作自己的障碍,试试看有那些跟它相处的方法。如果跟它说一句话,会说些什么呢?有人说:“我要抱着你。我爱你,我觉得很气你。”有人说:“讨厌讨厌,走开好了。有人说:“我原谅你。”有人说:“我要征服你,把你打扁。”有人说:“我要过去。过不去,那就背者走好了。”有人说:“不要再跑了,不要再跑了,给我过来,我不信我 hold 不住你。”然后,在职能疗遇师带领下,练习运用抗力球,做核心肌群的训练。最后邀请大家画一幅画,给自己充满颜色的十分钟,彩绘自己对抗障碍的方法。

第四节课,我请两人一组,分享上周的图画。雅菁画的图是心中有一只手的心,心下面有一条鱼。图画的名字叫做:“伴”。 她说:上周做抗力球核心肌群训练时,在球上努力保持平衡很辛苦,于是一直想到自己的孩子。孩子有肢体协调的障碍,爬楼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一直伸出需要帮助的手,可是现实生活中,别人不会给他这只手,也没有办法一直给他。

但是:“宝贝,不论你走快、走慢、能不能跑,妈妈都会慢慢地陪你踏出属于你的每一步。”图上有空白,表示要留白给他,不去比较、不给他压力;他就是他,就是最独立最独特的个体。妈妈能做的就是,不论他去哪,都陪伴着他。“虽然我不会一直伸出那只手,但是我心里的手会一直陪伴他。”

国芳画的是“自由飞翔”。画面上有很多橘色蓝色的球,从左下角往右上生长出去。国芳说:“我很想要自由飞翔,也很希望所有的孩子、所有的人,都能自由飞翔,就算遇到阻力也能冲破,甚至可以借助他人的力量,不要一个人孤独的飞翔。”(同场加映:

最后,每个人用“表演”来讨论或评鉴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我请每个人根据“Before”、“After”做两个简单的动作,做一样的也可以。国芳第一个上台,她说,之前在家里是个机关枪,但这三周虽然身体很累,却没有发过脾气,她觉得好开心。她还注意到女儿在客厅看棒球,翘着二郎腿很自在放松地笑着,不像之前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想:是不是因为这周有给她快乐的感觉?没有让她担心妈妈下一步是什么脸色,所以孩子愿意到公共区跟大家相处?她于是自省,希望孩子与先生可以原谅她。还有,本来她觉得儿子生病,自己怎么可以去欢乐,但是这周上完课,她想跟先生一起去社区唱 KTV。

有另一位特殊孩子的妈妈说,这四周给她一个觉醒的过程,从很僵硬的状态,慢慢把人生做了整理。她大学时喜欢跳舞,现在很想再去找回自己的舞蹈。她想去找亲子律动课,和孩子一起跳舞。

雅菁则说,之前她脑子的思绪转个不停,当情绪爆炸时,老公是最大的受害者,她知道虽然参加课程,生命的问题还是在。但课程里她学到觉知、专心、静定不乱,懂得去体会自己的感受、去放慢脚步,所以她希望每一天给自己十分钟,做上课教的一些肢体和发声练习。先让自己开心,进而将氛围带予家人。

课程还在进行中,面对教养的压力,遇见身心放松、开心生活的自己和伴侣,我们一起在路上!

 

摄影:赖谢煌辉
原文刊登于张老师月刊 2016 年 5 月号 第 46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