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年的我爱我活动:我爱我大女子时代开跑,这是一场很长很长的马拉松,我们不只要自己跑,也要邀请你一起跑。邀请大女子活动总召 Julie Huang 写下我爱我大女子时代从开跑到筹备过程的种种疯狂与打掉重练,这一路有许多泪水与微笑,我们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都是因为深信的缘故;我们之所以总是贪心的想做得更多,是因为你们在的缘故。(推荐阅读:四种方案!抢购 525 我爱我演讲套组

“我爱我大女子时代”,是一场马拉松。
而不骗你,当初我一直以为是百米短跑。

2015 年 525 成功在 W Hotel 邀请上千位读者,四场舞台演讲加上四场工作坊,度过充实又记忆深刻的一天。我一直以为今年差不多规模了,讲者与舞台再稍微丰富点就可以。却没想到女人迷“做好做满”急速进入下个阶段,从一天活动跨进为期三个月的 525 系列活动,因为一切开始的太突然,没时间感到惊吓的同时,我也开始一脚踏进今年 525 旅程。(回顾去年的 525:

我爱我起跑:接到台北市政府的公文

我相信很多初次挑战全马选手,一开始都会怀疑自己是否能跑到终点,我是,女人迷也是。

去年年底与玮轩在讨论今年 525 场地时,“不要被框架受到限制”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所以场地从饭店、餐厅、大安森林公园、小巨蛋、南港展览馆无限延伸。最后玮轩说了一句“去台北市跨年晚会场地如何?那是全世界每年看到台湾烟火的重要场地,我们让世界看到台湾有一群人正在努力爱自己!”看着玮轩闪闪发亮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哪来的勇气,打开台北市政府场地申请网站,就这样百米短跑变成了一场我爱我马拉松挑战。

“尽力就好,我们只要方向是对的,就不要担心。”

选手真正感受到参赛的时刻通常是收到赛衣,而我们是收到台北市政府简报通知的公文。抱着一种很兴奋又很紧张的心情,首度踏进台北市政府会议室,还记得桌上摆着电视新闻才会看到的麦克风,工作经验也十多年,却因为太在乎结果造成紧张,失常的报告完案子。出来后玮轩不但没有责备我,反而安慰我说“尽力就好,我们只要方向是对的,就不要担心。”经过几周煎熬的等待,接到了台北市政府的公文,带着一种不敢置信的心情,看到女人迷的名字切切实实印在公文上,那时候,才真正觉得,这场赛事定了。(推荐给你:

我爱我接力:我们拥有的没有别人多,想给的却比别人多

带着开心与不安通过起跑点,开始面临初跑的困境,户外场地是一个极大挑战,天候因素、活动内容设计所需要的设备与硬体远远超过我们想像更远远超过我们的预算,加上今年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加入我爱我行列,活动采免费开放进场,没有了门票收入支持,一般来说能省则省,这时候玮轩又看着我说“我们要加冷气给听演讲的读者”,我真的当下很想说“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没有一家公司不在乎收益平衡,只在乎读者会不会被热昏,小时候,我总是听人说“赔钱生意没人做”,怎么跟我一直熟悉的商业模式完全不一样?这个团队是疯了?还是傻了?女人迷拥有的没有比人家多,却总是想要给的比别人多。

女人迷不太算毛利率,但对于读者当天参加的动线、感受、心情、舒适度可是算得清清楚楚,一点点都不愿意退让。

我爱我长跑:每天都打掉重练的日子

如何在有限资源与女人迷对于细节的坚持找到平衡,是我的挑战。

很多人都说告诉我这样的预算怎么可能请得到表演者、讲者,很多人都说女人迷干嘛把事情用的这么复杂,简单办一办就好了。一连串执行面的打击就像跑到一半的选手,因为体力不堪负荷,会问自己当初为何要参赛?为什么不好好在家吹冷气看电视?在每个半夜离开乐园的路上,一边骑着 Youbike 经过大安森林公园,我都很想要大喊“为什么要搞成这样?”

为什么不简单在室内场地办一办?
为什么要搞六场万人舞台,万一没有人来怎么办?
为什么要跨界找15位讲者?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么难的事情。

中途也不是没有想要放弃的念头,也有很多个夜晚,睡觉睡到一半跳起来无法呼吸。但因为玮轩的坚持,因为女人迷团队的坚持以及深信“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的信念发挥魔力,我们不放弃一通一通电话的打,一封一封提案的寄,每天打掉重练,每天被拒绝。

透过很长的时间,与讲者一个一个沟通,与表演者说明525的初衷,就是因为想要鼓励更多人爱自己,就是想要世界再变得更好一点点,一路不放弃的邀请到跨15界讲者,六场舞台表演团队,越来越多夥伴加入525,除了感动就是感谢。而我也像是看到马拉松赛事在路边为跑者加油的啦啦队热情举着牌说“加油!再坚持一下就到了!”“你可以的!身体的疲惫只是一时,意志力才是永久!”重新充满能量。

然后每天在深夜骑着 Youbike 时,不再大喊“为什么要搞成这样!”而变成不断用力地在内心呐喊“我可以,我们可以,我们一起就可以。”(推荐给你: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

我爱我行动:召唤纯真善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一场行动

我的90岁罗东阿公当了一辈子小学老师,他的世界没有听过行销公关,阿公每次问我,我到底在做什么工作,我都只是笑笑地说“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工作。

我的爸妈每天也都质疑的问我什么工作要这样每天对着电脑,半夜不睡觉,想到问题从床上跳起来打给团队讨论,我也只能笑笑地说“我希望更多人可以爱自己”。

记得那天打给红十字会南投分支救难队林美霞阿嬷,她是921地震受灾户,高龄71岁的她,小小的身躯出现在各大救难场所,包含让人心痛的台南地震。林美霞阿嬷电话上充满能量地说“年轻人做得到,我也做得到,只要多救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地震带给她的伤痛没有打倒她,却让她从中获得更大的力量,“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在她身上获得体现。电话挂断前她开朗又温暖的说“有空来玩啊!”我鼻头一酸,想起罗东阿公、美霞阿嬷那一个年代的纯真善良。

世界或许是黑暗的,但依旧存在许多光明,在各地努力发光发热着。

因为太想要将从他们身上获得的勇气与感动直接的与你们分享,我们努力将他们聚集在5/28台北市政府前市民广场,用演讲工作坊、用歌唱、用共舞、用点灯、用见证,用各种最直接的方式,想要告诉你“不要因为世界黑暗的,就害怕成为那道光”,“自己一个人会害怕没关系,我们都在”、“不要因为自己不一样,就不爱自己”、“不要因为别人怎么说你,就放弃成为最真实的自己”。

我爱我坚持:we only live once, 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

这种恐惧、不安、焦虑、惊吓、突破、失望、开心交织的日子,让我深深感到“活着”的感觉。我不想再假装安逸的活着,不想每天没有目标只是小确幸地过着。

然后开始改变后,开始遇到正努力用生命全部努力“活着”的人,就更加觉得像我们这种好手好脚的人,应该再多做些什么,应该要在更努力改变什么,毕竟 we only live once,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我想要老的时候,可以很骄傲地看着走过的人生。

当你正在往相信的路上前进,你会获得的收获远远超过想像。我常在想,离开了有光环的大公司,少了很多资源,什么都自己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这么做。我想答案应该是“活着的感觉”,每天早上起床不是因为必须去公司而去,而是因为距离5/28又靠近一天,今天一定要确认哪些细节,这种恐惧、不安、焦虑、惊吓、突破、失望、开心交织的日子,让我深深感到“活着”的感觉。我不想再假装安逸的活着,不想每天没有目标只是小确幸地过着。然后开始改变后,开始遇到正努力用生命全部努力“活着”的人,就更加觉得像我们这种好手好脚的人,应该再多做些什么,应该要在更努力改变什么,毕竟 we only live once,let's make everyday counts。

我想要老的时候,可以很骄傲地看着走过的人生。


我爱我大女子时代启动记者会

“I love who I am,live what I love,let's do it together”

剩下近三周时间,团队正在尽全力冲刺,我们浃着汗水泪水正在往5/28“我爱我大女子时代”终点线前进,请让我们相信你们会在终点线等着我们,你们会与我们一起抵挡世界的黑暗,你们会与我们一起发光发亮。让我们一起骄傲地说“I love who I am,live what I love,let's do it together”我们5/28台北市政府前市民广场见。

(喔~最后在母亲节前夕,请让我小小置入,亲爱的老妈,谢谢你这几个月来,不管多晚都等我回家一起吃饭,默默把果汁放到电脑旁,我虽然忙到都没时间跟你说话,但心里一直惦记着你的付出,想跟你说我很爱你,有你我很幸福,你是我的大女子,然后,让我们这好手好脚的人,一起再多做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