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曾经因为无法满足别人对你的期待而沮丧?如果你已经厌倦别人总是对你指指点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如果你觉得社会早该放下对于“成功”的执念,那么听听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替我们反击社会的既定框架,谈起选择,她很是霸气,只要是你关注的事情,都并不“小”。(推荐给你:

你会记得 Lupita N'yongo 在〈自由之心〉里饰演名为派西的女奴,她肩扛着黑奴们的苦难,凝炼成一个眼神,一声哭喊,一句沈默,她以精湛的演出拿下第86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同场加映:

而她帅气转身,并未如大家期待的接演各路大片,她沈寂了一段时日,这次我们看见她,她在百老汇舞台出演 Eclipsed。Eclipsed 是由黑人女星 Danai Gurira 撰写的剧本,捕捉赖比瑞亚内战下的女性形象,刻画这群女人如何在恶劣的生存环境里,辨识自己,建立情谊。

一位记者采访 Lupita N'yongo 时,颇不以为然地问“像你这样的大明星,何必接这么小的戏?”Lupita N'yongo 漂亮回问,“演员,不就是要出演有挑战性的角色吗?你何必替我决定何谓成功?”

她在 Lenny Letters 写下身为演员的历程与反思,她对世界提问,为何黑人女性等不到更丰厚的叙事?她也提醒社会,人们应该停止告诉别人,什么叫做成功,什么才算价值。以下是她书写的全文翻译:


过去两个月,我在百老汇表演名为 Eclipsed 的戏剧。这出剧的背景发生在赖比瑞亚内战,是五名女性被反叛军的领袖囚禁所衍生的故事。我相当享受扮演剧中角色,而每天晚上对我而言,都像经历情感拉扯的马拉松。有这么一天,一位记者问我:“像你这样的大明星,何必接这么小的戏?”

 
Eclipsed 剧照

为什么一个大明星愿意接一出这么小的戏?对我来说这不该是个问题。我的意思是,我是个演员,为什么我要拒绝这麽一个内容丰厚、极其用心刻画女性在战争期间面临的复杂选择的剧本?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这样的问题之所以会出现,来自于我们的社会如何想像“价值”,我们着急地为我们自己,也替别人定义何谓“成功”。(推荐给你:

这位记者也无辜,他只是代替社会发问。我知道人们或许对我有所期待,但我应该要能为自己选择,而这出剧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身为女性,身为黑人女性,太常听见别人告诉我“你需要怎么做”。人们告诉我,我需要怎么选,我需要怎么穿,要恰当合宜,不多不少,文化政治告诉我们有一个“最适切的人生选择”。我告诉自己,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别人怎么设想我,而是我问我自己,“我想要什么”,“我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身为演员,我一直渴望着能跟复杂而真实的角色有所连结,是不是主角,预算多寡,可能产生的媒体效益与群众热度,对我而言没这么重要。我是一个非洲女性,我非常懂得“单一故事的危险”,我很早就决定了,如果角色无法让我感到有所连结,无法让我感到兴奋,或觉得备受挑战,那么这个角色或许不属于我。而当我感到疑惑时,我会参考我景仰的女演员们,她们的职涯选择,比方说 Tilda Swinton, Cate Blanchett 或是 Viola Davis。(同场加映:

她们是那样无畏的演员,对待拍摄时间与角色形塑都全然用心,无论她出演的是主角,又或者只是一幕一闪而逝的画面。她们全心投入,而我们都看到了。如果我身为演员做的选择,能够和他们一样无愧于心,那让我感到振奋。

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之后,我获邀出演 Eclipsed。Danai Gurira 作为剧作家,设想了这么一个台上皆是女性的剧本,让观众能全神投入她们的生活方式,全场都能感觉到环伺的男性威胁。我想说的是,人们对有色女性的想像很狭隘,很扁平,我们经常是好帮手,最好的朋友,忠诚的奴仆,或小丑。我们被限制只能出演简单、象征性的边缘性角色,这些角色的成长历程与情感层次从未被深刻讨论。


Eclipsed 剧照 

当然,我并不抗拒扮演主要角色。在接戏上,我期许自己不过度谨慎,我希望自己冒险,我希望自己尝试那些前所未见的故事。有部分原因是希望与好莱坞产业对于女性、文化、种族的刻板再现重启对话,我决定对发展角色多元性投注更多心力,我已经遇见许多让我感到兴奋的计画。

当我今天站在台上,跟其他四位演员每晚巡演,我们要诉说一群人们从未认真看待的女性故事。而我看着这个戏剧,这是第一次百老汇的戏剧启用全女的演员,女剧作家,女导演,而我们都是非裔的女性也让这件事情更加难得,我为了能够参与这次戏剧感到由衷感谢。(推荐阅读:

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骄傲,我选择实践我所深信的,而不是追逐别人对我的期待。

我看着看我同台演出的演员名单,她们是 Pascale Armand, Zainab Jah, Saycon Sengbloh, and Akosua Busia, 我们希望倾注我们的所有来圆满这个故事,因而形成了强大的情谊。我看向在场的观众,他们来自各处,他们坐在这里,全神贯注地看着表演,我对于能参与这样的一刻,感到骄傲。最后,我终于等到一个充满生命力度的作品,赋予黑人女性完整的诉说故事权利,我身为其中的一员,多麽幸运。

当我拿起剧本,当我站在舞台上,这一切对我而言,从来都不“小”。


让自己和别人都过得更好的,大好时代。 5/28 我们相约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