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母亲节特刊,在祝福母亲节快乐之前,我们想处理更多母亲面临的难与矛盾。成为母亲后,她做为少女的模样被迫消失了,好像为了孩子她不再有善待自己的权利,而总有一天,她会面临儿女纷纷离家的“后妈妈”时期,做为儿女,妈妈的“伟大”让我心疼,我想问的是,妈妈真正想要的母亲节礼物会是什么?(同场加映:

我今年二十五岁,我妈妈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成了母亲。

我长大的过程,听过妈妈有意无意叨念我,不要太早结婚,不要太早生小孩,说不定她自己也从来没想过,原来生了小孩之后,她的人生会结束得这么早。她少女的日子像连载漫画突然停刊,转型成育儿杂志,剩下很长时间的把屎把尿,哄小孩睡觉,送小孩上学,接小孩下课,送小孩离家,催小孩回家,她没有后路,只好提醒自己的孩子,多想一下未来这条路要不要这么走。(同场加映:

母职经常被刻画得全能神圣,社会用一句“女人天生就有母爱”草率搪塞,可是母爱是什么呢?别傻了,没有人天生懂得怎么当妈,没有人发给你一本当妈生存手册,而我们的生活里充斥着“孟母三迁”或“模范妈妈”的寓言。妈妈被剥夺了少女资格,立马被要求有面对生活困顿的强悍,她扛起家务与倾斜过重的育儿责任,在拿起拖鞋使劲打死蟑螂不许自己尖叫的那一刻,她知道为了怀胎十月的生命,她不再有太多说不的权利。(推荐给你:

我的妈妈多麽“伟大”,世上的妈妈多“伟大”,而我会害怕,我永远无法如她那样;而我会害怕,我永远无法不跟她一样;而我会害怕,我永远无法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想要孩子,不想要当妈。

这样的母亲节前夕,我还无法若无其事地说一声母亲节快乐,因为我知道多数时候,身为母亲,她没想过自己能够快乐。(同场加映:

不存在的“自由选择”,不被关注的“后妈妈”们

依然是这样的,女人要不要当妈,直到近代仍然不被视为“自由选择”。

没有孩子的女人,总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她会孤独终老;结了婚不生小孩的夫妻,会被揶揄是不是谁性能力有问题;女人的子宫理所当然被视为要服务世界,要孕育下一代的中流砥柱,要延续人类生命,子宫不是她的,子宫是具有社会使命的容器。

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或许也会有如我一样的恐惧。多数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无法如我母亲一样,把孩子的生命放到我的生命以前,我无法为了给孩子最好的爱与资源,放弃自己的人生;我无法满足大家对于一个好母亲的期待,我不愿意,我想到就害怕。

那我的妈妈呢?我妈告诉过我,50岁,小孩纷纷离家后,剧烈地改变她的生活。

她认定时间的方式不再相同了,五点半不再需要接小孩放学;她消费的方式不再一样了,晚餐不再需要准备四人份;她做为一个“主体”的感觉突然变得好强烈,她的晚上突然空了,不再是满足小孩的时间,而是“她自己的时间”,随便她想做什么。她看着小孩的背影走得好远好远,知道自己非常失落,那像极了另一种形式的分手。

她回首她这一辈子,几乎要记不得她为了自己做过什么,那一刻她多麽伤心。她进入小孩离家以后的“后妈妈”时期,练习追赶那些年遗失的人生,练习珍惜自己的人生重量,练习对自己好一点。而那已经是她当妈好久好久以后的事。

我想问的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可以做的是什么?我们能不能满足后妈妈的少女情怀,能不能让后妈妈们重回她们的专业领域,能不能让父职更早一点加入亲职的行列,分担倾斜的育儿责任?

如果我们给予母亲更多自私与挫败的可能,如果我们不要求牺牲自己的人生来成就亲职伟大,如果我们让父亲更无痛参与亲职,是不是也可以松绑母亲与孩子的人生自由?是不是能够把母亲消失的人生还给她?(同场加映:

成为母亲/不愿成为母亲以前,我们首先是个人

我多麽感谢我的母亲,而我又多麽希望,她不需要为了我,为了孩子隐匿自己地活。我多麽矛盾地感谢又自责,她花了大半辈子拉拔孩子,把最好的都给了,自己什么也不肯拿。

如果能送一个母亲节礼物,我希望我的母亲对自己比对我更好。我希望她善待自己胜过于她善待家人,我希望当她这么做时,社会不会谴责她,而会明白那是身而为人的权利,胜过于她的任何身份。成为母亲以前,她们首先是个人,有爱有渴望有梦想有人生。(推荐思考:

孩子的出生不是为了替母亲完成未竟的梦想,而母亲也不需要为孩子砸上自己所有的人生。

我希望所有母亲的快乐不是来自于母亲节特别热卖的洗衣机或吸尘器,那些礼物多麽自然而然地想像母亲是必须“承担家务”的单一角色;我希望所有母亲的快乐,来自于她理直气壮地对自己好,当了母亲也依然快乐当少女。

如此,我们才能非常确定,不乡愿地说一声,母亲节快乐。


带你的母亲一起来大好时代,我们都是大女子, 5/28 相约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