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注意过男生与女生服装上口袋的差异?本文作者分析女生在裙子口袋数量上的微少和裤装的口袋越来越小,不仅仅只是我们表面上习以为常的那样,背后可能是父权框架对于女性的宰制!以致“手机萤幕愈做愈大,但女人的口袋却愈来愈小?”背后是否有商业上的性别歧视,忽视女性的权利。作者从生活中微小的事物,发现女性在社会上可能有的弱势。(推荐阅读:

我想身为女性应该都有过类似的经验,出门时要不发现裤子口袋太小,要不就是裙子根本没有口袋,所以只好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包包。其实我长期以来一直受口袋的大小和有无所困扰,虽说这个困扰在日常生活中似乎显得微乎其微,像担心打喷嚏太大声一样,发生的当下很苦恼,时间过了就忘了,但我还是先举个例子,或许有不少读者能有所共鸣。

裙子没有口袋,什么都不能随身带

我曾为了准备期末考而整天待在学校的图书馆,为了让念书的日子可以舒适,我选择棉质的裙子,宽松又透气,但就因为没有口袋,我只好把钱包、手机、证件、水壶和书本全部都放在后背包中。

因为学校图书馆仍频传偷窃事件,我已被多次警告上厕所或离开座位时务必随身携带手机和钱包,但没有口袋的裙子,或即便是有口袋的裤子,也都因为口袋过小,根本不可能将贵重物品随身携带。最后,我只好每次上厕所都背着后背包,不仅劳心劳力,甚至还得考虑在闷热的夏天穿上有大口袋的外套好方便携带手机和钱包。

不过,是什么原因让我开始正视口袋的性别政治呢?这都要归因于苹果近来的两样新产品: Apple Watch 和 iPhone SE 。我曾认真思考要不要购入这两样产品,因为当今流行的大萤幕手机根本放不进口袋,手腕上的小萤幕可以随时让我与包包里的大手机连线,对女性来说似乎是科技佳音,且不用担心放在后口袋的手机被自己坐下来时的体重压坏。

iPhone SE 则是继大萤幕世代后的高阶小萤幕手机,让手机可以再次滑入空间狭小的口袋中,对女性来说也是个挺贴心的设计,更可以摆脱手机因为太大而不小心从口袋溜出直接掉到马桶的命运。

但,上述这些现象都只是问题的表象,而非问题的根本原因,为什么女性服饰总是不见口袋的踪影?或者有些口袋小到连身分证都放不下,甚至只是个假口袋?

女人的口袋被谁剥夺了?

早期,口袋是法国农夫和工人的典型指标,到了法国大革命后口袋慢慢转变成时尚的元素。美国维多利亚时代研究学者 Christopher Todd Matthew 曾发表文章探讨口袋在 19 世纪代表的社会阶级结构与性别意义,及其象征的公共空间机动性和财经地位,长远而论,女性被剥夺口袋的事实甚至可视为父性霸权之所以能安稳牢固的重要基础。

从女体来看,由于女性上半身有一对丰满的乳房,下半身有一对突出的臀部,任何额外填充的口袋或内袋都会显得不对称且突兀。19 世纪时虽曾有腰带(Chatelaine)和衬裙(Crinoline)作为女性携带物品的方式,但后来也因其欠缺实用性而被废弃。

19 世纪末开始出现女性手提包的使用,乃从传统的工作包演变而来,但手提包毕竟与身体分离,且至少需要费一只手去提,故而提升女性的依赖性,并降低女性的机动性。

为强调口袋对性别政治的影响,可以正式服饰男性西装和女性套装为例,男性西装外套有两个口袋,内袋至少一只,西装裤也有两个侧边口袋,臀部处还有两个,一套西装加总起来至少有七个口袋。(同场加映:

女生的套装外套通常没有内袋,外侧则是两个假口袋,套装裙则完全没有口袋。口袋的多寡能显现服饰携带物品的专业分工,口袋愈多,在拿取特定物品时愈能又快又准,重要贴身物品也较不容易遗忘。相反地,手提包将所有物品囊括为一袋,不仅在临时翻找时需要耗费时间,且也因为与身体分离,故重要贴身物品更需承担较高的遗失风险。

为了翻转口袋的性别政治, 20 世纪初,女性不仅开始将穿着裤装视为女权运动的具体行动,更要求裙子应该缝上口袋。随着二次大战后女性开始进入劳动市场,为有效提升工作效能,裤装和口袋对女性来说不再陌生。

但到了20世纪中后,审美观对女性显得愈来愈苛刻,时尚和大众流行要求女体穠纤合度,有时甚至是纤细至上,女性的口袋又开始成为标靶,逐渐被剥夺耗尽。(推荐阅读:

请把口袋还给女人

Christian Dior 曾于 1954 年说:“男人的口袋用来携带,女人的口袋用来装饰。”(" Men have pockets to keep things in, women for decoration. ")

对于携带物品这件事,时尚竟开始将焦点从口袋转移到手提包上,不仅炒作女用手提包的市场价格,且也让口袋的性别政治在男性主导的时尚界逐渐为人所遗忘。(推荐阅读:原来是他们!时尚产业的幕后推手

口袋让物件可以随身,安全又方便,但为什么到了 21 世纪,在这数位装置的世代,手机萤幕愈做愈大,但女人的口袋却愈来愈小?性别薪资差距愈来愈小,但女人的口袋却愈来愈假?


(穿着Prada的恶魔 电影剧照)

当男性同事可以轻松地让手机和钱包滑进口袋,以便于午休时间外出赴约,我们是否思考过为何女性同事却要拿个手提包或小提袋将所有东西拎在手上(也是典型的女性形象)才能外出用餐?女性的工作效能和机动性不应该受男性主导的时尚和成衣市场所影响,口袋的功能性更不应该受扭曲的时尚审美观所掩盖。

我小时候很纳闷为什么只有女性特别热衷于买手提包,除了媒体、商机和文化所致,口袋的性别政治,你注意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