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北五州的总统初选结果出炉,胜利在望的民主党参选人希拉蕊重申她的性别平权内阁主张:组建一个平权内阁,因为这符合美国人口的性别比例,而且她想要倾听更多元的声音。从北欧、加拿大到美国,平权内阁已经成为国际的趋势,那么台湾新政府的性别平权下一步,在哪里?(同场加映:

当美国第一位女总统胜利在望


photo credit: Keith Kissel, C,C @flickr

美国东北五州的总统初选结果揭晓,民主党的希拉蕊赢得四州的党代表票,让她获得的票数再一次大幅超越对手桑德斯。

距离提名门槛只差两百余票的成果,让希拉蕊显得胜利在望。因此,她曾提出的政见:“内阁阁员男女比例将与全美性别比一致”,又再一次成为焦点。

希拉蕊在接受访问时,再一次重申阁员半数为女性的承诺:“我将建立一个美式团队,国内女性人口有 50%,所以未来无论是的副手或内阁,抑或是白宫内的工作人员,我都会广泛使用这一套,因为我是位喜欢听取不同的观点的人。”(延伸阅读:

希拉蕊所谓“听取不同观点”的说法其来有自,联合国的研究指出:只有当女性议员达到一定比例时,才可能产生反映女性关注议题的法案。由此可见,“性别平权内阁”的诉求并不是出于“男人可以,女人也可以”的意气之争,而是为了让世界上将近一半的、且大多数时间处于弱势的人口有一个为自己发声的机会。

台湾的内阁性别比令人失望

在世界瞩目美国是否能选出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美国总统的同时,台湾的第一位女性总统已经由准阁揆推出几波内阁人事名单。

相较于“女总统”诞生之时,引发各界“性别更为平等”的热切回响,这几波内阁人事显然使得社会大众对平权内阁的热烈盼望稍稍冷却。

妇女新知针对内阁名单发表声明,认为这张名单“没进步就先退步”,因为女性阁员比例目前只有 13.3% ,与史上最低比例江宜桦内阁并驾齐驱,甚至比男性总统当政时的比例还低。

总统当选人蔡英文主席前阵子表示,不需要称呼“女总统”时,才是真正的性别平等。然而,作为台湾史上第一位女性国家元首,似乎无法回避外界对她更重视女性权益、更提升女性地位的期待。(推荐阅读:

那么,成功组成平权内阁的其他国家,又是怎么做的呢?

成功组成平权内阁的国家:加拿大、法国、义大利、瑞典

法国、义大利和瑞典都曾经组成性别平权内阁,近来最受瞩目的则是 2015 年成功组阁的加拿大。自诩为女性主义者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新组成的内阁不但有一半的成员是女性,同时,她们主管的政务也突破了既定印象中与女性较为相关的政府部门,包括卫生部长、劳工就业部长和司法部长,都由女性议员担任。


photo credit: Renegade98, C,C @flickr

特鲁多的作为提醒我们,不仅要期待人数上持平的平权内阁,进入内阁中的女性部长负责什么样的事务,也是需要注意的重点。(你会喜欢:

如果在任命女性阁员时,刻意回避了刻板印象上比较阳刚、强硬的部门,那么这样的平权内阁,也许反而是在巩固既有的性别刻板印象。

德国的内阁就是一个很好的反例。虽然尚未达到平权内阁的标准,但梅克尔 2013 年组阁时,首次任命了女性国防部长冯德莱恩。而冯德莱恩就任之后,提出的第一个政策就是更加考虑德国军人的家庭需求,包括在军营中设立幼儿园,以及分配驻地时考虑家庭等。

如果有人好奇为什么一个政府需要女性阁员,冯德莱恩的作为正说明了,“穿裙子”的国防部长,可以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政府部门带了新的可能性。

选出了女总统,然后呢?

当我们选出一位女性总统,并热切期盼性别平等彻底在内阁成员组成上实践时,有一种声音会希望我们反思:当我们期待女总统就要任用女阁员时,我们是不是也再一次强调了性别差异?

然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如此解释他平权内阁的理念:

这是给加拿大女性一个讯息:“你对这个世界很重要,你必须超越老男人们所建立起的网络。”


来源

职业天花板的理论已经告诉我们,女性之所以难以担任高阶主管,往往是因为缺乏男性之间所建立的人脉和信任感。而雪柔桑德伯格在她的着作《挺身而进》中也指出,女性不被期待表现聪明、出色、耀眼,因此缺乏站出来让大家注意的勇气。(同场加映:

突破旧有格局,是需要用一点力气的。如果同为女性的总统,都无法拔擢一定比例的女性阁员,突破女性作为辅佐角色、或者处理软性事务的既定印象的话,期待一位男性总统去考虑到这个层面,不是更加困难吗?

更何况,从冯德莱恩的例子可以知道,女性阁员不但是性别平等的成果,对整个国家的发展也有所帮助。因为不同生长背景、担任不同角色的人,能够思考的面向多半不同。

而当加拿大的男性总理选出 15 位女阁员时,或许也提示了我们,不但要期待女总统的平权内阁,对于将来可能的男性总统,我们也不应该放松要求。(延伸阅读:

至于,“用人唯贤,不应该考虑性别”的反对声浪,德国绿党领袖梅伊已经强而有力地反驳了:“这是双重标准,从来没有人因为男性部长的性别质疑他们的才干”

难道台湾各界的女性人才,选不出足以胜任一半内阁的人数吗?我们相信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即使由女性总统领导的新内阁,任用的女阁员仍然如此稀少?

优秀的台湾女人,妳们在哪里?

除了质疑“新政府怎么不选女阁员”之外,我们可以再更进一步思考的是,想到能干的女性政治家,你会想到谁?如果我们可以想到的女政治家屈指可数,那么是不是整个社会结构对于女政治家并不友善,使得她们的政见或政绩不容易受到重视,或者没有良好的升迁管道?

想一想,我们上次注意到女政治家的新闻内容是什么?是她的质询内容?还是她的短裙和交友状况?(你会喜欢:

提到短裙,并不是在嘲讽过去的新闻,而是当我们注意到立委的短裙时,是不是显示出我们对政治人物有一个既定的印象?或许是西装笔挺、严肃正经,或许是不苟言笑、口若悬河,当我们觉得穿短裙的立委“不像政治人物”时,或许正在再一次强调了政治人物典型的阳刚印象。

我们已经习惯了旧政治的运作模式和整体形象,所以,当既有的格局终于被打破,看似有一些松动时,令人期待的并不只是“非关性别”的中性社会,而是更多元的、能够容纳阴性特质的内阁群像。

或许有一天,我们能看到一位穿着小碎花洋装上台的国防部长呢!

平权内阁之后

正如妇女新知在声明中提出的:“阁员任一性别比例不低于三分之一,阁员本身应具多元族群阶层背景,筹组一个具有性别意识、有能力回应台湾社会各阶层女性及多元性别、不同族群的福利需求及权利呼声的内阁。”

性别平等不应该是唯一的目标,除了平权内阁之外,我们还应该期待不同身份、背景、族群、阶层的多元化内阁。

女性争取权益的漫长路途中,从来不只是女性自己的事。因此,女性除了关注性别议题以外,也可以再花一点心力关心、帮助那些和自己不同背景、不同族群、在乎不同议题的人们。

加拿大走到平权内阁,花了一百年。台湾又需要多久,才能成为一个更平等的国家呢?作为台湾人,我们一起督促政府,不要让这一天延迟太久吧!(推荐给你:


性别平权,需要每一位大女子。5/28 ,我们相约市府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