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大调查结果出炉,结果统计 3000 份回收问卷中,八成人曾因性别感受歧视。其中近六成,认为自己因言语骚扰感觉不舒服。言语骚扰,在公私领域像病毒般蔓延。生活里因性别带来的障碍,网路上攻击的歧视字眼。从“伊能静老母吃嫩草”、“张景森九五峰胸部图”反思生活里真实存在的性别痛痒。(推荐阅读:

这几日伊能静遭网友攻击“老母吃嫩草”后的小男人致信得到掌声,大龄女子们、曾遭受言语骚扰的人都觉得痛快。同时发生一件网路性骚扰,政务委员张景森在脸书释出女乳照,文案说明:“明天早上六点,爬九五峰。意者私讯”被批公开性骚扰,女人不爽胸部任意任人攀爬、男性通过调侃玩笑任意凌驾女体。


(截图至张景森脸书)

这份痛快与不爽来自何处?我觉得是沈默。


2016 女人迷性别问卷调查

根据女人迷性别问券大调查结果,“言语骚扰、言语暴力”在性别困扰议题中拔得头筹。在三千份问卷中,有八成的人曾因性别遭受不平等对待,其中有一半,都遭遇过言语骚扰与霸凌。

面对言语骚扰的沈默,在问卷中细细数来几个填答者的真实故事,我们想为这些沈默发声,与你分享生活里真实存在的性别痛痒。

鲍鲍换包包,爱有条件不行吗?

“网路上到处充斥着隐性的性别歧视与骚扰,看了真的很生气又不舒服,例如工作上很有能力的生理女性一定会被说单身、女汉子等等。或者比较有姿色的女性会被说鲍鲍换包包。还有对处女膜跟粉红色的迷思。”

鲍鲍换包包,这样的论述,以近期中国宅男女神奶茶妹嫁给大 19 岁的企业执行长为例,许多人说她不再清纯、为钱贱卖灵魂,网友怒喊“聪明的女人,让有钱的男人,射进去。”(同场加映:

鲍鲍换包包背后指涉的,是女生最好经济独立的嫁进豪门、还是鞭打靠爱情促进阶级流动的女人?我担心的是许多人无视女性被推向被议价的位置,只认定他们在关系中被买入被奴役的契约关系。他们认为女性在爱情交易中,只有将身体托付出去,没有情感的能动性。

可是经济独立能力强的女生,男生又怕比拼不上。于是她们成剩女,社会嘲笑这群女人。无论是需要被保护的女生,还是不需要被保护的女生,都会被攻击。你提着包包偕男友现身,老同学一句:“哎唷,这笔捞的不错喔。”你扛着一堆公务素颜戴眼镜黑眼圈进办公室,他们说母老虎昨晚加班了别招惹,在女强人标签背后,你只是人生的鲁蛇。(同场加映:

是不是,女人在身为一个体上有太多挣扎,女人在关系里被要求要干净要得体要浪得恰到好处。被包养怎么了,做鲁蛇怎了?爱可以有条件,爱也可以没有条件,无论我们信仰哪一种论述,都不该推挤另一方。

我一定要被“真的”强暴了才能抗议吗?

在性别问券看见的故事中,许多人无法安心生活。就算是大白天走在路上,他们都会对身旁太靠近的异性感到恐惧。因为经验,让他们自己必须在社会空间里把自我缩小再缩小。


图片:电影《寒蝉效应》

“我住在学校外包的宿舍时曾数次遇跟踪狂,大楼的柜台管理人员表示‘对方没有实际的行动所以无法处理’。想知道是否有方法可以量化或具体呈现这种心理恐慌,以让问题能被解决,杜绝当事人的恐惧与无力感。”

“生活上常常遇到性骚扰,例如公车上被摸手、或是用手比出性行为的手势暗示,非常不舒服。为什么总是女生被男生性骚扰占大多数?或许跟社会风气有关,除了事后防范之后,我希望能够找出问题,也许是父权文化之类的从根本导正这个风气,让我晚上慢跑时不需要带着防狼喷雾,在人多的公车捷运上不用战战兢兢。”

夜跑得带着防狼喷雾、在公车上推挤时感觉被骚扰人家说你反应过度、夜归回家你总会多回头几眼看看尾随你的影子消失没。

社交场合上同事那一句:“董事长你真幸福,三个女生围绕你开会。”让你疑惑;陌生人一句“小姐可以跟你做朋友吗你很漂亮”让你心生防卫;老板猛传裸露的照片给你,你怕被辞退于是不说。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因为这些沈默受到侵犯,他们会说,“谁叫你裙子穿的短、自然勾引男人”、“谁叫你对着他笑让人误会”、“你应该拒绝他的示好”。

“遇到性骚扰或性侵的妇女,一定会被指责,例如:妳是不是当时穿太短的裙子了?或是穿得太贴身了?干嘛这麽早出门或这麽晚回家呢?妳的警觉性也太低了吧?也许是因为妳长得很漂亮?(让受暴妇女要一边安抚自己的情绪,更一边检讨自己的穿着打伴、行为举止。也可能从此抗拒打扮、穿着较女人味的衣服、拒绝对漠生人微笑)。”(推荐阅读:

于是我们还得感谢骚扰者看得起,还得说声抱歉我引起性犯罪。

这些困难不只存在于女性身上,性别问卷中遭遇过言语骚扰的性别和总数比为:女生 65%|男生 43%|多元性别56%

男性面对言语骚扰的困境如下。

男人身上,不允许公开的阴性特质

“希望男生也能更勇敢表达自己的情绪,别再男儿有泪不轻弹了。”

打破社会对阳具的崇拜,制止类似的崇拜歧视与边缘化族群的部份人 Ex. 生殖器大就是好的说法。

“我是生理/心理男性的男同性恋,我讨厌我的异性恋朋友拿菊花、肛门开我玩笑。虽然我知道他们没有恶意,只是几句随意的垃圾话,但我就是讨厌公开的言语骚扰,可以光明正大在公开网路平台讨论被性别主义者争辩、被有类似经验的群众附和。”(


图片:因性别气质遭霸凌致死的玫瑰少年叶永鋕

“我很想问,为甚么男女交往时,男方总是被迫要比女方还要付出更多,否则会被说是小白脸?”

小时候家庭对你说:“男生要有肩膀,才能保护女生。”长大后国家对你说:“男生要有经济能力,才能保护家庭。”在这个世界的规则里,男人是不能示弱的,当男生流露温柔、细腻等阴柔特质,就会被推挤至“不正常”一方,我们会以言语骚扰、肢体暴力,去鞭策那些“阶级”比所谓正常男性低下的人。

王家豪(2002)挪用 Rubin 性阶层理论架构所形成的“性/别/欲阶层系统”。他认为娘娘腔男同志落入这个系统最底层,因为他同时逾越了性别与性欲特质的规范。他也发展出一个男同性恋性/别阶层系统,娘娘腔亦是落入罪边陲地带,偶而娘娘腔可以瞒天过海进入性中层。娘娘腔与男同性恋变成是一个具有“缺陷”而失败的男性,并成为男孩取笑与排斥的对象,而男生则将嘲笑做为去除自身取性气质的仪式(毕恒达,2000)

因此拥有阴性特质的男性,像是坐错了生存位置,所有暴力指向他的不合格。

歧视阴性特质,也表现父权贬低女人,因为向“女性特质”靠拢,产生女性认同,会“污染”传统男子气概。这种恐惧与厌女脱离不开。(同场加映:

当男人表现气概不懂示弱,他能夺回男人支配女人的权力。男人的优势特权是他们在父权中的红利,但男人也的确在父权体制受害,因为男人必须压抑女性气质,而丧失表达情感的能力。亲爱的男人,你要认同的不是性别气质、不是女性主义,而是自己。

言语骚扰可能消除吗?

我想起在范云老师女性主义课程讨论里,曾有同学提出“言语性骚扰”背后的问题是,公开场合,我们可不可以谈色情,开黄腔的分野又在哪里?

如果要禁止言语骚扰,是不是我们干脆戒严算了?

我觉得重要的,并非我们要创造一个不能开黄腔、开黄腔前要询问对方是否合意的环境。而是基于尊重情欲自由、性别光谱前提下对话,以及在接受谈论空间时,若有不舒服能随时表态的自由。

我希望的是一个安全讨论性别的环境。我不需要因为害怕被男性强暴拒绝认识别人,我不需要在运动纾压时还战战兢兢频频回首,我不需要担心这个笑是不是引起谁的误会?

你也不必因为不安自己的权利松动而佯装坚强,你不必在讨论生殖器长短时假装兴奋,你不必在被呛娘们时感到羞愧。

无论是男性的阴性特质被暴力拆卸、或是女人的情欲流动被阻隔。都需要在基于尊重的前提下,让谈论空间被打开。

最后我想邀请所有受过伤害的男孩,女孩,停止沈默。国中时候,曾有一群男孩在背后扬言要强暴我,当时我噤声,我什么也不敢说。高中走在路上,我被不认识的男孩摸胸部,我回头骂了他脏话,但我还是害怕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此后,我再也不想让因为生理性别带来的不平等对待使我却步,我知道世界永远有机会伤害我,因为这个世界是这么软弱,我们总想透过权力斗争得到自己安全的位置。说出来,我们会疼,但伤口会得到更好的处理,不致溃烂。世界可以继续伤害我们,但我们不能沈默;世界可以继续伤害我们,但我们不能永远是受害者。(推荐阅读:

【同场加映】性别骇客松,改变的起点

性别问卷之后,我们发起性别骇客松,希望用科技的方法,解决生活中的性别问题,这也将会是亚洲第一场以性别为出发点的骇客松实践。

4/20 日报名开始,5/13人文X科技寻找盟友日,5/21,5/22 骇客松活动于女人迷乐园举行。我们期待未来的日子,更积极地为性别发声,更无惧地说出自己的不舒服叙事,更勇敢地拆解性别教条。(细节请点:性别骇客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