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恋爱的时候,有时候你害怕受伤,有时候你害怕再也无法继续爱人了,而之后你会明白,所谓恋爱,就是握有受伤的资格。我们之所以能够温柔,那是因为我们都是伤痕累累的人。如果你受伤着,珍惜你的悲伤,理解都是用疼痛换来的,疼痛纹身,你终将温柔。(推荐阅读:

如果受过伤才能够温柔,那我们为什么要承担这种温柔?你说你要睡了,要进入梦里,我只希望你睡吧,睡吧,因为温柔不是你的错,受伤不是你的错。

宋尚纬

单身的日子,看很多很多的诗。诗里躲藏的情绪很巨大,会从呼吸的身体孔隙钻进来,温暖跳痛的心脏,抚摸受伤的人,我像一只猫,细细舔拭自己的伤口,流泪的时候只允许自己擦泪。

如果我们终于能长成一个温柔的人,用宽厚的姿态,柔软的心肠与世界共处,那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是伤痕累累的人,穿越荆棘地成为了现在。

温柔其来有自,用疼痛浇灌,用眼泪喂养,受伤的地方结痂了,成为最不怕疼的地方,成为可能再受伤的地方。我们都有伤口,因而为人。

其实恋爱怎么可能不受伤呢?后来我是懂了,爱情本身就冒着疼痛的风险,既痛且痒,继快乐且悲伤地,编织一段关系。我知道我会受伤,可我依然要爱人,不贪图全身而退的可能。

每次相爱都是一场风暴,是作用在身体与心灵的小型飓风,我每次都几乎要不认得自己了,爱得千疮百孔,每一次恋爱都逼出我不认得的我。可我越是受伤,越是知道受伤并不可怕;我越是受伤,越知道这不是我的错。

所以即便每一次都觉得无法再爱人了,我也依然可以复活;所以即便伤痛如此巨大,我也愿意与疼痛共眠,因为我知道疼痛会换来的是同理,是自由。

于是再一次一次受伤过后,根生出一个又一个越发不怕残破的自己。疼痛会开出一朵一朵花,像纹身一样缠绕我心脏,我于是成为一个伤痕累累,而明白自己终将温柔的人。

多好。我睡着前,会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