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母亲节特刊连载,为你献上更多样的母亲样貌。她是涂堇芸的母亲,她二十八岁的女儿遭男友割喉而亡,她每天半夜坐起来哭,而她后来选择原谅凶手的决定,让很多人说她“一定拿了凶手很多钱”,她说“正义太伤人了,我想选择宽恕。”听听她的故事,母亲不只有一种,女人的选择也是。(同场加映:

文 ─ 简竹书 Photo ─ 赖智扬

那天媒体报导后,有网友留言问我凭什么代替女儿原谅凶手,有人说我一定拿了凶手很多钱,有人说我帮废死联盟说话,还有人骂我“白痴妈妈”。

去年五月我赶到医院,礼仪社的人把(尸袋)拉炼拉开,女儿的眼睛阖不上,脖子被刀割得⋯⋯。我每天半夜就坐起来哭,可是我先生看了更难过,后来只好背对着他流泪,但不能哭出声更痛苦。

报纸写凶手脾气暴躁,不是,他有很多正面特质,否则我女儿不会喜欢他,但分手后他无法接受,不断恐吓,女儿没报案是不想毁了他前程,怎知最后被杀死。他在狱中写好几封信忏悔,我不想回,直到出庭时他避重就轻,也许是律师教的,我才回信要他说实话。

再次开庭,他坦承一切,我知道是他的良知被唤醒。我们通信,我才得知他母亲曾被家暴,那男生平常很阳光,分手时却不自觉重蹈父亲的覆辙:恐吓、暴力。我不知这样猜对不对,但让我比较好过。

一般人都没想过,许多家属要求死刑,其实是怕凶手出狱后报复。我不支持废死,但我知道判死刑很难,与其恐惧被报复,不如去了解他。我们也常看到凶手的家人出面道歉,却被疯狂挞伐,但这只会让凶手更恨社会,不认为自己有错;被迁怒、仇视的家人也会觉得社会都是坏人,哪天又用不好的方式表现。社会也在制造坏人。如果凶手被宽恕、或看到社会接纳他家人,良善的一面会不会被激发?

所以当凶手的母亲来找我,我请她转告其他子女,不要背负哥哥的重担过生活。我不伟大,只是不想被仇恨腐蚀,一生走不出来。从那男生身上我也看到,人都不知道自己潜藏的内在是什么、理智失控时会如何,包括挞伐凶手的人。而骂我的网友或许自认正义,却不知道他的正义有多伤人。


书名:有故事的人,坦白讲。——那些爱与勇气的人生启示
作者∶《壹周刊》人物组
本书集结自《壹周刊》多年来最受读者欢迎、屡屡创造百万点击的专栏“坦白讲”。每则仅五、六百字,却精准刻画亲情、爱情与人生诸般苦乐,触动你我内心最幽微的角落。以精炼而冷静自持之笔法,细细捡拾生命与情感的碎片,充满敬意地为每一个受苦或迷惘的灵魂写下生命的祕密。

一本最真实的故事集!都在《有故事的人,坦白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