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人急着要帮人贴标签,因此世界划分为丑女、美女、大尺寸、小尺寸、高、矮、胖、瘦,白斑症女模 Winnie Harlow 太有感触了。参与《美国超级名模生死斗》时,她强烈感受到节目消费她的“皮肤病”强打“美没有不同”,但对她自己来说,她多希望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很棒的模特儿,而不是“肤色很有趣,人生很励志”的模特儿。(推荐阅读:

因为身上一块块白斑被注意,打开了大门将她带往向往已久的名模之路,这路上她已经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眼光,在与台湾《美丽佳人》的独家专访中。她说,现在她只在乎自己的眼光。

在向Winnie的经纪公司提出采访邀请后,我们很快就收到回信,表示他们很喜欢我们的主题,愿意受访。但有个条件,Winnie 不愿意谈及在《美国名模生死斗》有关的任何问题。

原因其实可以从她过去的专访中窥见:她认为她能被 Tyra 相中是因为她的皮肤病,这让她与众不同,一般人认为的缺陷在时尚的世界里却是件有趣的事。而这节目过度消费了她的皮肤病,反而模糊了「包容不同」的好意,整个节目起来就像个怪胎秀。她希望在别人的心中是个很棒的模特儿,不是一个因为「肤色很有趣」而红的模特儿...。(推荐思考:

以下为 Winnie 专访内容:

我是罕见皮肤病白斑症的患者,它让我体内造成色素沉积的细胞死亡,使我身上布满一块块白斑。但也因为这样 Tyra banks 看到我的 Instagram 照片,邀请我参加第21季《America's Next Top Model》,反而让很多人认识我,启发了很多有不同身体缺陷的人。(同场加映:

无所不在的评论

你可以看到,我的皮肤和一般人有明显不同。学校是最难度过的时期,我常受到霸凌,大家会叫我乳牛之类的外号,记得有一次我走进学校礼堂,有个小孩带着大家一起哞哞哞地叫。但就像我刚上节目时,评审说我像X战警的角色,我的生活里充满的大家奇异的眼光与评论。

也因为这样,我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带给不同种族、宗教或任何各式各样的人启发,让大家接受自己的不同,因为每个人本来就是不同的个体。

我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现在,还是会有人说我是故意动手脚,让我的皮肤变成现在这样,那些都不是真的,我以自己的肤色为荣。现在有许多方式可以「矫正」 我的肤色,像是紫外线治疗、漂色、化妆甚至手术等等,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推荐阅读: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对自己的外表做些什么,我没意见,只要你开心。

我的不同也许是我的助力,但某方面来说也是我需克服的地方,它反映出时尚产也的肤浅,因为我的肤色我才能登上各家杂志封面。但,不管我的肤色是黑是白,我都是一个模特儿,这都是我热爱的工作,我不希望大家因为我的肤色而觉得我有任何不同,这是我一直努力克服的关卡。


5月28日,市府广场前,女人迷邀你,一同成为大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