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女人迷 525 我爱我大女子时代活动邀请了妹妹娃娃多媒体的 Lara 和 Esther 来当大使。十六岁就以南拳妈妈团员身份出道的 Lara,除了唱红那首《下雨天》以外,其实她如掉入树洞里的爱丽丝,从身材、未来到年龄,有过许多人生的迷惘,但走到了三十岁的关头,这对姊妹让我们明白: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在恐惧下仍能往前。(活动资讯:我爱我大女子时代

我们的青春里都能哼上几句《下雨天》:“怎样的雨,怎样的夜,怎样的我才能让你更想念。”记忆中那个在公园撑着伞,坚强唱着歌的女孩—— Lara 梁心颐在不知不觉中单飞,离开南拳妈妈,而成了不同模样的独立女子。

十六岁就出道,Lara 的十年音乐路不只是被披上光鲜亮丽的外衣,我看见的是一个如同你我的平凡女孩,一样会被嘲笑、被讽刺、被讨厌、被怨恨、被放弃,然后在心中留下深深浅浅的迷惘,却又保留着不甘平庸的希望。

她就像是爱丽丝,跟着兔子跳进树洞里,在演艺圈这洞中的世界,她遇见各种会说话的动物、会砍人头颅的纸牌皇后...,展开了一连串的冒险。然而,这不是个单纯的励志故事,她和大家一样在学习如何平静地面对离别。

“我不需要一个很大的舞台,我只需要一对肯听的耳朵”这是 Lara 给自己做出的定位,她不贪心,也不强求大格局,一步一步来,试着在树洞里的世界守着微光。

十六岁走入演艺圈:迷惘成了生活的常态

当歌手是兔子带爱丽丝进树洞的偶然,因为音乐一直只是 Lara 的兴趣,没想过自己终将走上这条路。13 岁,念美国学校时期,参加了合唱团,才发现自己有些音乐的天赋;15 岁透过长辈介绍,跟唱片公司签约;16 岁加入“南拳妈妈”正式出道。“我妈妈其实不喜欢我进演艺圈, 我也没想到那么幸运,就这样当了歌手。”带着灿烂的笑容,Lara 细细数着来时路。

刚出道的 Lara 对于演艺圈的一切都只有单纯的想望,唱歌是件有趣的事,可是她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自己的声线适合什么曲风,编曲加了弦乐会有什么氛围,对专辑的造型与包装也完全没有想法。“公司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没有个人意见,想说就安分做好工作。”就这样,小小年纪的 Lara 轻轻将自己提走,随着团体的规划发了三张专辑。

因为经验的空白,Lara 也傻傻地不停去适应演艺圈的潜规则,而没有半句怨言,忘了自己的声音早已被掩盖。其中让 Lara 吃了最多苦头的是外表这件事:“即使唱片公司保护得好,还是有很多不能不配合的事,像是那时候一直在体重上斤斤计较。”

Lara 回忆起当年刚开始当歌手时的自己,曾经为了瘦身而吃减肥药,当时的她对体重非常紧张,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再把自我挤压。“有一次我妈还抢下我的减肥药,拜托我不要再吃了,她只希望我健康就好。”眼前的 Lara 谈得轻松,字字句句中却透露出在星途中的挣扎。(延伸阅读: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Lara 不是那种大辣辣的外向女孩,能够鲜明地将完整的自己都曝晒在众人眼下。或许 Lara 并不多言,也不擅长大声疾呼,来标示自我的伤痕,但她就是个喜欢慢慢思考以后,找到自己的定位,再认真把深信的一切说出口的女孩。

再怎么让自己看来敬业,Lara 始终无法轻易说出与自己信念违背的话,其中让 Lara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拍偶像剧,台词这么写着:“如果我再瘦一点,你会不会爱我多一点?”

Lara 坦言看到剧本时非常不舒服,因为她从不认为体型能与爱的份量相提并论,“这件事我从来没有真心相信过,所以我一直说不出口。”

Lara 当时不停地问因为在减肥而变得敏感的自己:“我都已经这么脆弱,觉得被这句台词刺伤了,那我还能若无其事地把这句话说给观众听吗?万一她们也因为这样觉得瘦才有人爱怎么办?”

这件事后,Lara 开始时时把真诚的重量摆放到心里,对于自己未曾相信的美容和瘦身广告,更抱持着不随便代言的原则。这都只为不让自己输给了现实,在公众人物的扮演中遗忘了初始的心,最终长成自己未曾接受的模样。

出道十年:成长的过程像在舒适的牢笼中打转

提领着迷惘前行,不知不觉 Lara 已出道十年。离开南拳妈妈,是 Lara 这十年旅程当中第一个转弯,她带着微笑说着当时不安的心情:“合约期满之后,心里觉得很不安,我还能像以前这样过吗?什么是我想要的?我花了很多时间在了解自己,去想什么是我喜欢和不喜欢的。”

Lara 把这样的心情都化作歌词,她自认创作并非是“唯美式”那种,不会刻意把文字剪裁得很诗意,都从自己亲身的故事取材,希望能让大家听出人生的“真实”。

我问了 Lara 在两张个人专辑中,她自己最喜欢的歌词是哪首?她先是带着爽朗的笑声,之后毫不犹豫地就选了《舒适的牢笼》这首歌,“虽然这首歌真的很不红,但我想它就是最能表达我在成长这段路上,那种被迷惘困着的歌了。”

快乐太多假面孔
喝的擦的不停贩售
而选择越多越不懂自己需要什么
我看着蓝色的天空
感觉不到任何宽阔
在舒适的牢笼里过
表面的自由

仔细读 Lara 写的歌词,我才瞭解这十年当中,她是一个多麽擅长把自己缩小的女孩。即使身处在迷惘当中,也尽量不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抱怀着尽量体贴对方的心意,就这样安静地独行。

Lara 也坦承在工作上的认份,常常让她对于身体的感受浑然不觉,“我还记得有好多次,别人问我穿高跟鞋工作一整天会不会不舒服?我都摇摇头说不会,可是回到家才发现脚后跟都磨破了。”如何在自己与世界之间取得平衡,始终是 Lara 在这十年之间企图学习的课题。

有着金牛座钻牛角尖的性格,Lara 承认自己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感到不确定,她与我们共享着脆弱,就像大家经常会因矛盾而胡思乱想。但即使你走得缓慢,也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空心的人,不去为了名气与财富而讨好,你奋力想大声对世界说的话,才是你最初的地方。

“三年没出专辑,我也会焦虑歌迷忘了我,但我宁可等到自己能够自信拿出作品的那一刻。”这十年音乐路不愿得过且过,有过遗憾,也有过辉煌,可 Lara 仍然与自己的迷惘共生着。

二十五岁送自己的生日礼物:创业成了人生转折点

二十五岁那年,Lara 送了自己一个生日礼物——离开原本的唱片公司,与姊姊 Esther 一同创立“妹妹娃娃多媒体”,将自己投身到到幕后工作,打造自己成为独特的商品。Lara 坦承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未曾想过的决定,“我一直都在公司被保护得好好的,所以脱离公司自己独立,我以前都会觉得很可怕。”

一路上摸索,Lara 在合约期满以后,因为姊姊一句“不如我们就先试试看”,她开始了创业的冒险,两人从接微电影、自己设计粉丝页、自己设计宣传照开始,然后制作了 Lara 的《化合术》演唱会、拍 48 小时电影的作品,最后累积到现在这个状态。

我好奇地问两人,姊妹合作会不会有任何的不愉快,反而影响两人的感情?Esther 先是摇摇头,然后笑了笑说:“冲突是一定的,像我就是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而 Lara 就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她也举了一个例子,一开始 Esther 都会对于 Lara 的注重细节觉得繁琐,“像是安全裤,我就觉得跟内裤没什么差别啊,但她就会很坚持一定要穿。”

可时间久了,Esther 也发现 Lara 对于工作的敬业,让许多藏在细节里的魔鬼都被挑拣而出。手臂的贴纸贴哪边会比较清楚?服装的高度该调整到什么位置?是否有随身携带发胶?就像是《一代宗师》的台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这样一生悬命的实践,是 Lara 十年来不变的工作态度。


(图片来源:妹妹娃娃多媒体

不只 Lara 影响 Esther,姊姊的勇于尝试也让妹妹 Lara 走出旧有的框架,一开始 Lara 会很害怕姊姊 Esther 要她改变,“那时候我连唇色都很坚持,就怕太深会让我整个人看起来超龄。”Lara 回忆起一开始连造型都是冲突的起源,在唱片公司的长期训练下,Lara 对于自己“美”的模样有一种定见,她惯于清新的模样,而害怕任何拉扯,都会让原本的歌迷不适应。

可 Esther 的一句“有人讨厌你,才表示有人在乎你。最怕的是你没有个性,根本创不出自己的规则。”打醒了 Lara,让她决心不再活得不痛不痒,不再像以前一样,因为怕说错话,任何访谈都挖掘不出深刻的东西,不再老是寻求认同、在意他人评价,到最后过的就是人云亦云的人生。

跳脱甜心印象的发声:性别是个很过时的标签

Lara 去年最新推出的单曲《滴答》,在姊姊 Esther 导演的 MV 内容中跳脱过去爱情故事,讲述参杂同性情感的四角恋情,和演员谢沛恩演出女女亲密戏,而成为【2015情/欲·流动 专题影展】的主题曲。

我好奇地问了 Lara 关于性别议题的看法,她带着一贯的笑容回答“性别这个标签有点过时”,因为现在这个时代该尝试的是打破刻板印象,例如穿着打扮、恋爱、能力等等,不需要再因“男女有别”而限制,“一个人想要成为什么模样,没有必要由性别这个标签决定。”Lara 这么强调着。

谈到前阵子颇为敏感的多元成家话题,Lara 和 Esther 都不避讳表明自己的态度:“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不应该由性别来决定,而是取决于爱。家庭成立的方式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并不会因为不一样,就变得不幸。”

妹妹娃娃多媒体,不只关心个人,也深爱着世界。 Lara 与读者分享她日前深思的一本书《MIDDLE SEX》,主角是一个生下来就有双性器官的人,在成长的过程里饱受着性别认同的折磨,“这样子的人他值不值得被爱?那有没有人会接受这样子的一个人?里面有很多心理的对话,我觉得不去了解就抗拒是最可怕的。”圆睁着大眼,Lara 认真表示。

姊姊 Esther 也认为性别议题是现在她热切关心的事。Esther 也特别举了自己在影展的致词为例,在好莱坞的女导演人数虽日渐增加,2014年也只占总比例的 9%。大家更有先入为主的印象,认为执导高成本电影,女性导演较难以胜任。

“为什么女人的能力要被定义?女性导演就算成功了,也容易被谣传是因出卖肉体,才爬到今日的地位?”Esther 抛出了许多疑问,对她而言,女人的自我应当只有要不要,而不是外界告诉你能不能。

面对未来的起伏:即将来到三十岁的心慌

不知不觉妹妹娃娃多媒体创立也三年了,我好奇地问 Lara 现在的困难是否有比较少?没想到 Lara 摇了摇头,表示当创业的新鲜感退去以后,现在要面对的反是如何走得长远的问题。

刚开始的一些具体问题很折磨人,像是影片该怎么拍摄或是一笔交易化为泡影等,但时间过去后,反而是其他一些幽微不明的问题让人很沮丧,“比如你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来逛你的网站?为什么大家只批评你 MV 的眼妆,却不去看你在其中想传达的故事?”Esther 在旁边补充说明,当这些问题出现时,你无法按照剧本行事,只能满怀着挫折面对下次挑战。

从二十五岁开始跟着妹妹娃娃多媒体一起学习独立,Lara 的时间悄悄开始流转,“因为我很小就出道了,一直都习惯被当作妹妹看待,没想到我再两年也要三十岁了。”回忆起这一路的过程,Lara 笑笑地表示。

Lara 也坦承自己现在有着接近三十岁的心慌,在满了三十岁后,全世界像是结成了联盟似的同时向妳逼近。每个人都要你务实,不要再想着自由恋爱,面包终究会滋养爱情的丰盈。对于工作也不要再想着梦想,而是要考量如何跟现实妥协。身而为女人,增长的年纪好像成了阻碍,旁人对你开始不抱期待,你无法像男人如越陈越香的美酒。

“女人很容易被训练得有依赖心,就连我有时候也会偷偷想着找个人嫁了,就有人依靠了。”眼前的 Lara 不掩饰着自己脆弱的那一面,笑说没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让旁人都替你着急的年纪。

但 Lara 更明白成长教我们学会面对脆弱,你要深信等待换来的深刻,无论你此刻正被掌声淹没,还是当时你正孤独地流泪,舍去“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得不到想要的”、“凭什么别人可以”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狱,不要去打听这一路该有多遥远。(延伸阅读:高唱三十岁的壮阔温柔:敬所有义无反顾的女人

在面对人生这道关口,姊姊 Esther 是 Lara 心中偷偷仰望的大女子——那个认为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在恐惧下仍能往前的女人。姊姊 Esther 略带羞涩地回应 Lara 的推荐,“ 没有人天生是勇敢的,我一直在学习,学习如何战胜心中的恐惧,学习如何相信自己。”

Esther 因甲状腺亢进,从小便吃尽了苦头。长大以后也多次在爱中颠沛流离。原来对她而言,敢爱敢恨的代价是心碎、是空白、是无助。但也是被绝望袭来的时刻,Esther 懂了什么叫希望。所以她这么对自己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离开我,我真的很害怕。但是,我会一试再试,不管结果是什么,只要让自己不要后悔就好,You will be OK。”

Lara 和 Esther 是今年女人迷大女子时代的大使,大女子时代里是梦也是现实,但要学习信任自己。要相信,生命的意义在于实现自己的潜能,在实现生命意义的过程中,或许强硬,也或许柔软,她们会在迷惘中撑起自己,尽管整个世界对她们的要求恰恰相反。

你要在你独立的人生世界当中,去思考,去发现生活中的美丽。大女子不是没有迷惘,不是不会害怕,而是在生活中跌跌撞撞。甚至偶尔把自己丢失以后,依然热烈拥抱这个世界。三十岁可以是巅峰,也可以是起点。Lara 和 Esther 这对截然不同的姐妹,让我看见了这样的大女子精神。

文/Fantine
摄影/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