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点一首李荣浩的〈不搭〉,伴随你这样好吗,别说不搭,可以总是重复问话,最近好吗,纪念那一年傻得一塌糊涂的爱情。以为只要爱着就无所谓了,回头看才发现当年是傻,对于当年伤害过自己的人,感谢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女人迷与海苔熊联手的【心理学为你点歌】单元,在每周三的晚上七点,为你点一首歌。

这是一首,他最喜欢的歌,曾经我也喜欢。直到后来,我终于发现他为什么喜欢。

他是在脸书上搭讪我的,后来发现我们有许多共同朋友,那时候我的生活圈很简单,而他已经是把所有夜店圈玩遍(或许女人也玩遍了)的资深老鸟,就是如此在我好骗的年纪真的一头栽进他的鸟巢里,我们认识6年,就在一起6年,只是一度从正宫降之小三。(同场加映:

第一年因为我们远距离(我在台中读书而他在高雄)他在新工作环境中认识了“女朋友”,得知后大哭一场就没什么其他情绪的忘记那件事,过着我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朋友生日开了一场派对,我们重新相遇。他说着对不起我的种种理由,也说还是很想我。那时的我一定是喝醉了,竟然说:“那没关系,你需要我就找我吧。”此时我就已经抛下课业回高雄待命了。从此,我不在乎他的那一段关系,也还在“想自由就自由、想要有人陪就找他陪”的快乐里。

到了第三年,他说出想和“老大”分手,跟我“完整在一起”的想法,不过他要花一年筹备,也OK,我等。我心想:“都到第三年了还有什么好不继续的呢?”尤其在这不对等的关系中我却如此甘愿快乐,也终于知道什么是爱。我谈过几场恋爱,都是享受被爱的角色,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关心,我一向自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紧张亲友朋友们的牵绊,只想做自己最快乐的事。直到他,让我体会所有情感上的喜怒哀乐(还真是谢谢)在我终于准备能好好谈一段感情时,他没做到承诺,我们分开了。

第四年的某一天,手机来了一封讯息。他一样说着有多想我,然后我们又复合了。

这次复合我们比以前更爱彼此,我们好浓烈,他更多时间在我身边,聊了我们从未聊过的未来、聊了他会怎么爱我,聊着聊着第五年到了,他真的单身了,却不是真的完全的单身了。他让我住他家,却不跟任何人提起我们之间的事。他说,他已经做到当初对我的承诺。女人的第六感不可小看,极少在 what'app 逗留的他,却在整场上班期间“在线上”,我开始一一过筛他最近聊过的人,犹如柯南般灵光想到会不会是他们店里同事,查到对方的手机号码证实两人同时上线、同时下线,两人同在工作地点却用 app 私讯聊天。

一天、、两天⋯⋯他开始带她和朋友聚会,带他去派对,开始关震动,手机背盖着,连睡觉都压在枕头底下。受不了的我我情绪一来就找他吵架,想不到他竟然偏向那个女生,对我飙骂着:“她只是同事、而且还是朋友的女朋友又能怎么样,你看不惯、你不爽,就给我滚出去!”(推荐思考:

当时的我,因为跟家人关系不好离开了家里,他想也没想过我能去哪里,一语不发地就帮我收行李。我哭、我求,留下来了更害怕的是要面对他与朋友嘻嘻哈哈,转过头是另外一张脸,只要吵架就是要我离开。

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他背弃了我,我开始不敢去触碰他的东西,曾经喜欢的我开始讨厌,吃过东西有不好的回忆变得不愿再吃,走过的地方会绕路,放一样东西时,想起不好的事会,拿起来重复动作直到想到好的事为止。

我知道自己病了,我毅然决然离开。这次不用他赶,我潇洒的自!己!走!(同场加映:

我搬回台南和奶奶一起生活,开始接受治疗,渐渐的走出伤痛,因为接受过帮助,所以也想帮助同样心理受伤的人们,于是我正准备考试学业,当时没好好过的大学生活,现在都要享受一次,只是从设计科系跳槽到心理学系了:)

对于未来,我有许多憧憬,我的人生还有很美好的生活。

后来,听说他和那女生也没继续发展下去了。

我听着他那阵子老是唱着的歌:“伴随你这样好吗 别说不搭 可以总是重复问话 最近好吗 话题都关于他 无伤风雅 谁爱他 跟我相爱谁都不搭”──我发现,其实更适合他的词是:跟你相爱谁都孤单 (笑)。

或许感触还在,脑海里场景也在,但肯定的是爱已不在了。是不是有故事人生才完整。

你会谢谢过去伤害了自己感情的人吗?我会。

Angela

Dear Angela: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反覆看了好多次有很多感动,一个人竟然可以为爱付出和牺牲这么多,最终又可以再这些折磨中看透、自我被消融又浮现,毅然决然地离开,然后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爱。(同场加映:

“他们说的失败叫苦苦等待 破坏也不愿表态 现在这样看来行为太古怪 用一个镜头留下感慨 没姿势可以摆”

因为怕寂寞而选择陪伴,但又怕失去更为寂寞,所以选择蜻蜓点水的陪伴,却仍然无法填满内心的空洞。我来了,我走了,尴尬但不用为责任付出代价,彼此餍足又各取所需,有何不可?

以前,我习惯把总是重复分分合合,或者根本从未公开承认的感情称作“溜溜球恋爱”[1, 2]或“似恋关系”[3],不过后来渐渐发现,这样的名词往往不能抓到更深的心理动机:“为什么有些人愿意选择这样不稳定的关系?”(推荐阅读:

关系摆荡者

“伴随我这样好吗 虽然不搭 目前还谈不上牵挂 也不要 路人甲的对话 刻意摆弄头发”

这是一种“不愿意靠近,却又不愿意只剩下自己”的关系。劈腿者在多段感情中寻求一部分的满足,但因为没有一段关系是真正能完全满足的,只好维持目前这种若有似无、又彼此撩动的感情。如果用卓纹君的台湾人爱情风格来看[4],他们可能是属于“游移手段型”:

  • 当这段感情有争执裂痕、或是没 Fu 时,他们会倾向找备胎
  • 把“拒绝对方”当做是增加自己爱与欲望的方式
  • 因为寂寞而勉强凑合找一个伴
  • 觉得只要爱上了,就可以发生关系。

研究显示,他们也比一般人更容易劈腿、更容易在不同段没有承诺的感情中游走[5],这样的人男性(尤其是大男人)较女性多[4]。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比较快乐(关系满意度较低),反而越爱越寂寞,越寂寞又越想找伴,就像是吸毒一样。就像你提到的那句歌词,跟他相爱谁都不搭。(同场加映:

可是,他们看似不愿意真心地去爱一个人,其实更痛的原因是,他们无法相信有人愿意真正地爱自己。

“就是因为你不好,我才要留在你身边,给你幸福。”──《霍尔的移动城堡》

不过,他们一直以来都想错了。他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抓一个人陪在身边,而是能够好好地将自己留在自己身边。寂寞时不向外追寻,恐惧时不逃跑,害怕时不去躲起来,孤单时不找人来倚靠,唯有将自己留下来了,真正的幸福才会长出来。闭上眼睛,对心中这个倔强又脆弱的大男孩说声:虽然你不好,但我仍然愿意留在你身边,给你幸福。(推荐给你:

惯性小三的吊诡

我们都期待爱情是两人世界,但悲哀的是三个人的关系往往是最稳定的,这就是爱情或亲情当中经典的三角关系(triangle relationship)[6-9]。

例如,最近我读到一些精神分析观点的心理师或精神科医师书写的文字[10-12],发现他们对于“惯性小三”或是“长年困于第三者关系”中的人有一个很有趣的描述:那些一直在当小三,或是总是陷入三角恋爱的人,虽然嘴巴上总是说希望对方有真正属于他的一天,但当对方真正回归到自己身边、斩断周边桃花之后才发现,其实对于“两个人的关系”,自己是有许多的不安与不习惯的。于是,不久之后对方“果然”又去偷吃,让彼此回到一种“三个人稳定”的状态。

当然,这只是一种观点,我相信在三角关系中没有任何人是完全快乐的,但是这种不完全的快乐,不被满足的“半满足”状态,会不会正是让彼此纠葛下去的重要动力?(推荐思考:

幸好,那些纠葛我们的,往往本身也携带着疗愈的能力(一个魔王把杀他的宝剑放在王房前面的概念),就像你最后所选择的,三角关系的弱点是只要一个人从这段关系中抽离,这段感情就难以维系(不论是妳和他,或是他和她)──除非,他们找到另一个人当他们的第三角──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总是小三扶正之后,又再度沦为二次小三。

做一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再多的解释也比不上亲身经历来得贴近,就像你说的,有故事的人,生命才完整。对于过往回忆的看透或离开,笑着感谢,其实是一种对过去受伤的自己的一种和解。

某天,当你轻闭双眼,或许还会想起他那双厚实的手,抱着你的背,指痕陷入的温柔,同样奋力着试图留住一些什么,却老被时间错过。但幸好,还是有些东西在你的背脊里沈淀下来,变成更好的你的一部分在胸膛,闪闪发着萤火虫般的光亮。

然后在心里默默跟他说:谢谢你,曾经看见我的光。

海苔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