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在城市的边陲
劈开枯木的中心
一如每日从长眠中醒来
忘了所有缺口
通向辞世的意涵

不去仰望邻人
越盖越高的房子
心无杂念
让背越弯越低
低到足以正视
路上的尘埃
飘起
而自己的脚掌
牢牢黏在地表

一如每日
在刀斧的顶端
磨钝自己的缺口
越来越完整
忘了完整的意涵

——吴俞萱〈缺口〉

是时光
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
使那年的一个初吻
成为永恒
是那个吻
夏夜里轻轻的雨点
让满园子聒噪的青蛙
都变成了王子
是那个夜晚
我们忽然读懂了诗
发现那些遥远的星星
原来也有眼泪
是那之后
从心底流出了眼泪
一层层包覆其上
使一只平凡的虫豸
成为琥珀
透明的标点,标注着
那永远不再来的
初吻般
永恒的时光

——阿布〈初吻〉

本是可以镕铸的
火的意志
敲打铁的意志

我们多少含有金属的成分吧
不可燃烧的
却足以导热的
停电夜晚
我反射当你微微发光
你走向我同时我走向你
使两端的距离弯曲

也有弯曲至断裂时刻
不可延展的
我与你的意志
我只记得一再敲打铁的
铁的肉体不可脆弱
铁的不可生锈

属于时间的问题
重生重灭在火里
属于我的
我执着敲打
敲打使之变形
使我不可抑止

哭也会使我生锈

——铁匠 ◎郑聿

如果害怕被吹散,就舍弃蓝天吧
但我就是喜欢你是云的样子

——节录自 麻雀情诗◎黎俊成

无非是你已不在房间
无非躺在你的衣柜,我无非
像一件衣物,你不再穿脱的
无非布满时间的灰尘
无非是怀念
你的肌肤
我们曾展开彼此的背脊
彼此的………衣物还留有痕渍
我将持续晾晒无数个月份
将忆起,睡着的时候
我的身体是银河的布幔披覆你肩
装饰着星的图腾,轻轻
你将我的身体翻面
绣满光的丝线,绣上一日的
晨光,再绣上一夜
我一天的忧伤就逐渐完成

——幸福的纺织 ◎波戈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