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莹雪拉肩带事件后,网路上出现了“死异男之乱”,我们开始谈论性别中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男孩觉得被打脸、女孩更愤恨不平。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听听 Begonia 说,性别平权,是为了所有人而努力,我们应该成为战友,而非敌人。(同场加映:

拉肩带事件导致我的脸书和噗浪上同时出现了“死异男之乱”,很多男生觉得愤恨不平、被误会、被地图炮误伤、很委屈。我觉得这和“男人也是父权社会受害者啊”这句话是同一个逻辑,他们真正想说的是:

“又不是我,干嘛骂我!”

意思是,我没有压迫女性啊,每次跟女友吵架都是我让她喔。我也没有骂谁母猪啊,我还满性别友善的啊,我知道自己是“异男”而不是“男人”啊,很多人连这个都没意识到咧。

我想引用男友说过的话:“每个异男都觉得自己是‘好异男’,因为他们心目中还有更烂的,所以被骂‘死异男’的时候都觉得很委屈。因此要先让他们意识到‘原来被地图炮打中这么难过’,他们才会明白很多女生每天都被地图炮击中的愤怒。”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解释这个心态。例如,318 运动的时候脸书上一片群情激奋沸沸扬扬,这时有种人会默默觉得受伤:不是 9.2,但也不去立法院的人。被骂政治冷感,心中只有小确幸,关心范围不超过身旁五公尺的人。他们也许觉得“犯错的人又不是我!22 k、油电双涨、买不起房子什么的,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只是没有去参加太阳花运动而已,干嘛骂我。”

我想很多人会说,因为政治就是这么一个,你不理它,它来理你的东西。而性别政治也是一样。当苏美那一类的人在八卦版母猪母猪的畅所欲言,你不说话;当林雅强用开玩笑的语气侃侃而谈拉肩带的时候,你也沈默。然而,当女性主义者反击的时候,你却跑出来说“干嘛骂我”。(同场加映:

因为你让厌女者为你代言啊。

我的意思并不是要合理化地图炮攻击,不是“哈哈哈被打中了吧你们男人全都活该”。而是想指出歧视言论的可怕就在于,无法代表全体男性的人一说出口,杀伤力依然很强、范围很大,会勾起大部分女性被批评、骚扰与侵害的创伤记忆。

那么,被攻击误伤而心有不甘的男人该怎么办?攻击本就处于弱势的女性其实无济于事,只会让情况更恶化,搞不好还有人会笑你搞错敌人在哪。所以,这就是堂而皇之使用切割术的时机了!

如果不想被代言,又怕以异男位置论述稍有不慎会被女性主义者围剿,那么去留个言削弱厌女者们发声的力量也好嘛。当然,生活很忙,不可能随时留言打笔战,那么在日常生活中表明看法、制止恶意玩笑,脸书上转贴你认同的文章,都很有帮助。(你会喜欢:

总之,就是要让众人知道你和厌女者不是一国,你也不认同他们的做法。我一直认为 Emma Watson 讲“He for She”是有道理的,平权这种事,只靠单一性别是很难推动的,不如就先增加战友吧(当然不是只讲红利不讲义务的那种猪队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