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请大女子为你选书,作者 Fanning 推荐瞿欣怡的《说好一起老》,我们要抬头挺胸,爱得理直气壮。

知道瞿欣怡是因为瞿筱葳“留味行,她的流亡是我的流浪”这本书;在朋友介绍下, 平时懒惰不积极找书的我,在电子书网站里找到这本书时竟也开心地露出傻傻的笑容。果然是本好书,简单的初衷以富有魅力的计画与积极行动力来完成心愿,带有深切情感的文字令人回味再三。后来,在瞿筱葳社群媒体上读到了其堂姐瞿欣怡出书“说好一起老”的消息,撰写主题以同性伴侣罹患乳癌,从发现癌细胞到开刀治疗约两年之间的记事。(同场加映:

同志话题一直是我所关切的议题,才会规划“平等爱”的采访专栏,希望可以透过文字的力量传达积极正面的讯息与能量,不只是对同性情爱有所误解的反同团体喊话,其实更想给予同性恋情朋友精神上的支持。同性之爱没有错,大夥并不孤单;我们该等的,是反同人士们自动将心中被煽动的恐惧消除的那天。

同性恋不是错误,不应该被指责,更不应该被歧视。我们只是爱着相同性别的人。爱就是爱,别无其他。

读“说好一起老”这本书之前,甚少有机会阅读(我自以为的)这类书籍,其实想了解更多同性伴侣间的态度与想法,本以为瞿欣怡会针对同性爱情与彼此角色多加琢磨,整本书浏览至最终页,却被文句中对于生命老病死离的情绪给感染,久久不能自已;早已浑然忘却原本期待同性之爱与情节。

放下书本,这才在心里给自己一骂,还说不该对同性情爱有所偏见,我这会儿却又期待着这份“爱”会与异性恋情有所不同?拿掉“你我他她”这些代名词,不都是两个个体因为某些特质互相吸引,在彼此认识了解后决定相处相守在一起;总有磨合或是守弃的时期与决定,总有开心与伤悲的交替,热恋中的欣喜狂悦之情,同样也有弃离之后的苦悲与怨怼。如此想来,这不也是异性恋之人所同样面临与感受的。(同场加映:

年轻的时候,苦苦恋爱想找到一个伴,那时候以为要从“我”变成“我们”是很困难的。中年之后有了长久稳定的关系,经历生离死别后,我才明白人生最痛苦艰难的是从“我们”变成“我”。

短短两句话把我们这些个大半辈子在情爱中混沌缠绵也好、癫嗔喜狂也罢的人儿以两方不同时期的恋爱感明白阐述。当今年年初米夏尔递上婚戒的那一刹那,过去十多年情感轰隆地在眼前屏幕刷过,从一开始远距离恋爱,再来有相处后的调和适应,我们也都曾经就点伫立观望,犹豫眼前之人是否为终生佳偶。(同场加映:

相较起真正圆融相处生活的近几年,我们那些荒荒闹闹的时日竟显得如此浪费,穷究那些根本不成的问题为困扰;还好都不算太迟,没有造成懊悔遗憾。

后来的体悟令人捏把冷汗;我们看待彼此的眼光更加垂爱温柔,尽管一天都忙碌着,临睡前短短数分钟的话语,不管牢骚抱怨、相互交代今明行程,然后我们熄灯道晚安,闭上疲倦双眼让肢体放松,这才能感受爱人从后方轻轻环抱着的身体曲线,是如此契合温暖。

我一直深信,身旁不管有多少人围绕、喧闹,我们始终都将回归一个人,回到那个安静的原始状态;却,如瞿欣怡所着:“生命很短,爱很珍贵,要珍惜。”,如果遇上了心灵契合之人,可以拥抱之时便以双手围合紧贴彼心,彼此相合生活中最琐常之事的累积都将是牵系一生回忆的点滴。(推荐给你:

生死无常,如果这次就是永别,至少我拥抱她了。如果现在就是最后一次说再见,一定要很相爱地道别。


5/28 大女子时代系列活动——大女子书展,阅读自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