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暖暖插画专栏第一篇】以阅读阿德勒心理学的角度开始,关于被讨厌的勇气,是生活的实践!

我算是喜欢看书的人,看的书没有固定领域,冷知识、哲学、小说、漫画、两性、历史、科学等等都喜欢拿来翻翻,每次读到不错的句子或者崭新的思维,就会用文字记录在笔记本上,时间一长,我渐渐习惯用文字思考,图像却反倒是随文字而后生。

前阵子与友人借了一本最近很畅销的哲学书“被讨厌的勇气”,作者为岸见一郎、古贺史健。虽然是哲学书,但用字遣词却很浅,是一般人都可以阅读的难度。主要内容为探讨“阿徳勒”这位哲学家的论述,论述相当前卫,颠覆了很多我们小时候所学的佛洛伊德、荣格的观点。其中关于“爱”的解释,我相当有感触,便画了这幅创作与大家分享。(同场加映:

人只有在感觉“只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就可以自由尽情地展现自我”的时候,才能真正地感受到爱。没有自卑感,也不必夸耀自己的优越性,可以处于平稳、极为自然的状态。真正的爱,就是这么一回事。——被讨厌的勇气,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人际关系。——P120

这句话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万般困难。我观察过好多对情侣夫妻之间的关系非常特殊,例如两人始终相敬如宾,看起来很不熟的那种,或者是有一方以统治者的姿态支配着另一方的类型,也有总是互相挑战着对方极限的案例。

其中统治者的情况更是出现在上一代的长辈之间,因为父权社会,统治者多半是男性,在这样的家庭中不时会听到“你惦惦拉!”、“你懂什么?”、“男人的事情女人懂什么?”这类的话,而往往处于弱势的女性还真的摸摸鼻子闷不吭声了,顶多在嘴里小声嘟嚷个几句,便默默离开。现代年轻一辈之间比较少听到这种吆喝声,取而代之的是用另一种方式与价值观支配着另一半,无关性别。(同场加映:

支配的意思并不是只有命令,包含了更广的含义,例如改变对方价值观、削弱对方的主体性等等,日子久了,这种模式也成为习惯,渐渐的失去自我。我并非要指责谁对谁错,两个人在一起有自己的相处模式,但能不能做到自由的尽情展现自我,我认为才是真正的爱。毕竟另一半爱上的应该是真实的我,而非是被塑造之后的虚无空壳。

不知不觉好想讲的太过严肃,关于阿徳勒的哲学我也还在努力实践中,我要是都做得到,早就去当哲学家了。回到插画上面,这个构图其实还有一段小插曲:

结婚之后的某个早上到公司,用一样的笑容跟同事说早安,
同事便说:“你看起来真是容光焕发!”
我说:“有吗?…”
同事:“有阿!果然被求婚后就是不一样。”
我:“最好是,明明一样。”
同事:“好啦好啦,新娘做什么事情都有光,连放的屁都是粉红色的。”

于是我就画了粉红色的屁,以及象征爱情的粉色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