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绮乱谈】将由一系列影片,与我们谈人生百怪。那些怪,来自身体审美、来自对女人形象的制约、来自社会对性别的期待。一起听听汪绮从芭比谈起对自身的厌恶。女孩,我们不一定要从粉碎芭比开始获得自由,芭比的存在,绝对不如你来得真实确切。(延伸阅读:

 

【做完影片有感】

我记得我留在身边的最后一只芭比。她有着褐色的长发、白色衬衫以及黑色长裙,在我开始痛恨自己的那段童年里,我站在镜子面前扯她的尼龙长发,把她的脑袋四肢拆烂摔在地,把她的脸压上我的腿间用力磨蹭直到发烫,怀着一股极大的怒气,我感觉自己很脏,也想把她给弄脏,我不合格。我是一个对任何事物的本质皆敏锐而阴暗的人,那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或说为什么懂得那么做,我甚至在那时候对于性没有那么清晰的概念,但不合格什么?我不知道。大概是我不合格于“她”吧。(同场加映:

而使我想通反而是和美丑毫无关系的事,是我一开始学音乐的时候,有一阵子,我眼高手低,由于自己的老师是唱古典的,便有认为流行乐不过是糜糜之音,更无法接受黑金、死金之类的金属音乐。这种激烈的偏执厌恶事实上来自于对自己能力感觉不足和不安,那样子的我曾一度以为音乐是有高下之分的,只有古典乐才是真正的音乐,直到我听见了当时还是由塔雅·图伦尼,这位被称为芬兰之声的女高音,完美的和 Nightwish 这个金属乐团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音乐“不好”的。甚至你不喜欢的音乐,有时候只是你没有找对方式听它罢了。

2016 年,美泰公司终于推出了多种肤色体型的芭比娃娃,这条路他们走得很慢,而且不管在销量和样式上,我想他们还有很大的讨论空间。像是,为什么每个女孩依旧都留着长头发?是,芭比是一项美丽的玩具,但他也只是玩具而已。把芭比的形象化为公主,化为“变成那个人才会得到幸福”的人,注定是现实女性悲剧的开始。

那我们不能有自己喜欢的美貌标准吗?我不能喜欢一个瘦的女人?如果收看到这里,您依旧没有搞懂我想要表达的,那就让我再说明一次,我并不认为建立一个标准相对主流宽容多元的美丽需要摧毁主流美或瘦而美才能达成,事实上,即使排除成功,那也只是另一种审美反向悲剧的开始。(同场推荐:

一切最为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审美观。如果你没有独立鉴赏美的能力,只是单纯地随着大家人云亦云,那又谈何丑陋美丽?你并没有自己真正的爱憎痴恶,不过是像个鹦鹉复述了别人的爱憎痴恶。

你喜欢黑色的头发,不代表你需要讨厌排斥红头发的女人来表示你的喜欢。

人类的美丽,应该是更私人而充满个人个性的,不是吗?


这是努力让自己和别人都过得更好的,大好时代。 5/28 我们相约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