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独立书店如雨后春笋,这座小小岛屿已有四百家的独立书店。同时,独立书店的文化精神,正等待着更多读者愿意走进去、购买书、进而被启发。一间书店,都有独特的质地与灵魂,听听阅乐书店店长蔡瑞珊,与我们分享她观察的独立书店文化。(推荐阅读:

独立书店的独占灵魂

世界畅销书籍《ZERO to ONE》里,作者彼得・提尔(Peter Thiel)说:“只有一件事可以让企业超越求生的日常残酷厮杀,就是取得独占利润。”从经济学切入的思考模式成为新时代判断企业能否存活的重要指标。

那么,传统产业中的独立书店能否在新世代的潮流里生存呢?他的独占性价值是什么?

如果以卖书为独占性利润:台湾1983年时因为第一家台北市汀州街金石堂的设立,开启了“连锁书店”新页,当时的书店除了“主题书店街”、“独立书店”与“社区书店”外,有了新种书店的兴起。而连锁实体书店纵横30年后,1995年创立的博客来,将书本打破仓储和地域限制成为两岸三地最早成立的“网路书店”,卖书价值更极大化,也就是书独占价值的极大化。


图片:独立空间阅乐书店(图片来源:阅乐书店

近年来,连锁书店因网路和电子书的冲击,业绩衰退、纷纷倒闭。由线上卖书延伸到线下实体的全球最大网路电商亚马逊“Amazon Books”,在经营虚拟书店 20 年经验后,线上卖书延展到线下,今年计画从 1 间展店至 400 家,以书评扩张书的独占性,结合策展和品牌的人文温度打造书的网路虚实整合新世界。

在此同时,世界各地也兴起开书店的 N 种方式,延展“书”与“其他利润”的可能性。像是“书与饭店”:让旅客走进书店的东京胶囊旅馆《BOOK AND BED TOKYO》,以可以住的书店,让旅客睡在书柜里。台湾的《老爷酒店》,也在集团内结合周边书店创造书的品味小旅行,让旅客悠游在书里。像是“书与银行”:由日本《里索那银行(RESONA)》与《茑屋书店》合作,打造在银行一边行政作业一边阅读的《枚方 T-SITE》,增加在银行的逗留时间并以舒适的阅读角落吸引顾客,他们的独占性来自时间。(延伸阅读:


BOOK AND BED TOKYO

另外也有“书与库存”小型虚实整合的新书店,用被喻为“咖啡机式书籍印刷机”(Expresso Book Machine)的机器,5 分钟就能够印好一本书,在法国巴黎《大学出版社 PUF》和英国伦敦《Blackwell 书店》内都推出此项创新服务。主导PUF计画的戈德佛瑞(Alexandre Gaudefroy)描述,“我们试着同时打造一间书店与一间咖啡厅。”他们的独占性思考是空间。(同场加映:

更有为了更省空间的“书与设计”:位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郊的纽马基特(Newmarket)的可收纳式书店,用黑盒子打造微型图书馆,晴雨和白天黑夜从书店化身灯塔,让独占性价值因为设计而独一无二。

“网路书店”利润来自于书、“实体书店”则是来自于人、而“Amazon Books”从网路走向实体,用虚拟网路新世界打造未来书店,和世界各国因开书店的 N 种方式产生的 N 种可能。

当以书为主体的N种型态变化在世界各地进行时,台湾却是以人为主体打造属于我们的独占性。

记得前几日一位前辈来访阅乐,聊及一间刚开幕不久的嘉义玻璃高跟鞋教堂。我问道:“政府若计画开 29 间高跟鞋教堂,为何不开 29 间独立书店呢?预算低而且价值高,书店不但能产生能量而且源源不绝。”前辈回答道:“玻璃高跟鞋教堂是有钱就能盖,然而独立书店的关键却在于人,妳去哪里找 29 位有灵魂的书店老板?”

的确,人才难寻,而书店的关键在于灵魂。

2014 年时因为侯季然导演拍摄的《书店里的影像诗》,刚传入大陆不久,上海季风书院就稍来一封讯息说道:“在渡口书店的微博上第一次看到40集《书店里的影像诗》,我惊讶于在这样一个小小岛屿上可以有这么多类型的小书店。”这几年的台湾,独立书店有如雨后春笋般四处冒出,这座小小岛屿已有四百家的独立书店,相比季风书院以为的 40 间,其实我们拥有着 400 多间人文风景。(延伸阅读:阅读文字风景:书店,有时动人的不只是书

这些风景无时无刻在你我周遭上演着。还记得书店刚开幕时,台北公馆《永乐座》的店长石方瑜,就特地跑来传授给我卖书密辛,只希望我们能活下去,她无私的请学弟音乐家谢铭佑来书店演出,还帮我们策划节目。记得她说:“珊,卖书有个秘密,妳可以用书抵场租!妳知道吗?我这个月不算我的薪水、书店刚好打平耶。”

语毕,一脸灿烂的微笑,我从中感受到了人性最美丽的善良。还有一回远在台中的《新手书店》郑宇庭问我:“请珊珊帮忙,台中的出版社可以去你们台北分享吗?”结果鼎鼎大名的凌宗魁大师即将来到台北。

而可爱的宇庭,在愚人节当日公布书店卖书 73 折的消息,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个笑话,但坐我身旁的《阅乐书店》总顾问张铁志立刻转头问我:“珊,宇庭玩这个梗吸引很多人气耶,我觉得我们逊掉了,都没有新梗。妳快点想想,还有没有新的 Idea?”

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小事小物,就像创办书店的苏丽媚所形容:“印象里只存在乡间的人情味,竟然一再地在这间位于市中心的独立书店内上演。”这种人情味正是台湾最独特、最美也最难保留,因为他必须发出自真心!

400 位老板们正以自己独特的灵魂,在台湾各地悄悄展开着,他们不断诉说着自己和环境的故事,也将故事透过思想与其他人交流产生火花、谱成一片属于台湾的最美风景。

因此,在新兴世界里,当我们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有一件事能够超越求生的日常残酷厮杀,就是将拥有独占灵魂的独立书店价值极大化,而人的灵魂越美丽,书店就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