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中的 Hebe,在 2010 年不解散单飞之后,以他辨识度极高的声线与唱法,给华语乐坛又注入一股新的活力,彷佛每首歌经过田赋甄的诠释之后都有了新的生命,可以再次独自盛放。除了事业之外,田赋甄的感情生活也常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但在演艺圈中,他的绯闻极少。本篇文章却要告诉你,你所不知道的田赋甄:除了高中时期他其实是个热烈求爱情的女孩子,也透漏了他除了唱歌之外,另一项我们几乎不会联想到的爱好。(同场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在舞台上闪耀独特魅力,将每首歌都转化为“田氏情歌”的田馥甄,这次褪去女子天团的光芒,卸下文青女神的封号,重返学生时代,跟我们一起窥探她青涩的恋爱、叛逆的曾经,和这一路上的成长与蜕变。

Hebe 穿着牛仔裤和宽松毛线衫走进摄影棚,打扮轻松随兴,宛如恬静的邻家女孩。她素净着一张小脸,睁着一双宛如能洞悉人心的大眼睛,嘴角泛着柔和的笑意,因为她知道今天的拍摄会跨越时空,回到最纯粹的少女田馥甄。

即便早已在华语乐坛占有一席之地,却从不需要女明星必备的盛大排场;她从不汲汲营营追求头条,甚至连绯闻都少到一如清水;她没有野心争取众人目光,宛如音乐上的隐士,在自己的光谱里修行;在冰岛浩瀚的冰原中,找到自己的声音;在繁忙的台北街头,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子。这个个头娇小的女孩,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舞台上唱歌,这初衷 15 年来,从未改变。 

在即将发行第四张专辑的今年,她变得更为淡然,没了以往牡羊座棱角分明的喜好,也少了文青急迫的宣言,留下来的,是田馥甄最美好的样貌。自信、自在、柔软,宛如在橡木桶里熟成的波本威士忌,只留下最甜美的一抹余韵。(延伸阅读:

让我们追溯源头,如《我的少女时代》般回到九○年代的新竹,一窥青少女田馥甄是什么模样。

叛逆藏在心底

在那个CD随身听的年代,同学们都在听华语流行乐,少女 Hebe 坐在教室角落的座椅上,望向远方放空,耳机里隐约传出 Radiohead 的音乐。在那个以学校建构而成的小小宇宙里,谈恋爱、听英国乐团和玩滑板,就是她最大的叛逆。

回想起学生时代的自己,Hebe 说自己是“内心叛逆、私底下反动,但是表面上很会装乖的学生。”怕麻烦、胆小、又不想让父母担心的老实个性,让安静乖巧、清秀可人的她,总是在一入学就被选为班长。不只班长、她还是班联会的活动股长、司仪、旗手、管乐乐队,多才多艺的她几乎是风云人物,更是同学和老师眼中的领袖人选。但私底下的她,只为恋爱而活,其他什么都不想管。

“我表面上是优秀份子,其实根本不优秀。会因为谈恋爱传简讯,偷带手机去学校;放学之后应该要作功课、准备考试,但我都会恋爱热线,讲到妈妈把电话总开关关掉,大喊─‘田馥甄!电话什么时候要挂?’接着就会把电话的总电源关掉。因为这样,我们家的电话费总是很惊人,我还把错推给哥哥,逼着妈妈受不了,拿出明细一笔一笔对。我那时候为爱情,真的什么都可以不要管。”(推荐阅读:


我的学生时代都在恋爱

高中时代的少女 Hebe,表面上是乖乖牌,但私底下却为爱疯狂。“其实从贺尔蒙开始作祟的时候,就已经有暗恋的对象。国中没有交男友,只有会互传纸条的班上同学,真正开始谈恋爱应该是高中时候,跟学长高一下开始交往之后,就步上我人生的恋爱旅程,整个高中的重点就是在谈恋爱。”

很难想像如今绯闻极少,几乎可称为不沾锅的 Hebe,在学生时代的三年曾为爱痴狂。“说真的,一个学生时代这么爱谈恋爱的人,出道之后会真的这么空白吗?人生不是只有工作,爱情、亲情、玩乐、吃(对,吃很重要)、友情,全部都要很平衡地发展,人格才会像我如此健全。”

除了私底下疯狂恋爱之外,加入滑板社或许是她当时最大的小叛逆。“我算听话的学生,连翘课都没有过,高中的时候倒是有玩滑板。其实滑板还满危险的,很容易受伤。我家家教严谨保守,妈妈从小教我不能坐在地上,要干干净净像个女生,所以我一直觉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那时候却很喜欢滑板带来的刺激和快感。”

最疯狂就是上了电视

谁能料到,滑板也成了 Hebe 进入演艺圈的跳板。会去参加《我猜》,就是因为她几个玩滑板的别校同学,怂恿她报名。“我们这群人是比较活泼外向的女孩,我是里面最搞笑的,她们就叫我坐客运上台北参加“无厘头美少女”,一群人顺便去玩。上了电视之后,有个阿姨跟我妈妈说:‘你女儿长得漂漂亮亮,为什么要在电视上扮猪?她明明很会唱歌,为什么不去参加比赛?’后来高中的暑假,我瞒着妈妈去豆花店打工,就是卖凉水、舀豆花那种工读生,被妈妈发现后她就鼓励我参加《宇宙 2000 实力美少女争霸战》,才改变了我的人生。”

因缘际会上了电视,无心插柳地去了歌唱比赛,还被唱片公司签约。这个来自新竹保守家庭的高中女生,当初连露臂膀的衣服都不能穿,却成了 S.H.E 的一员。从不经世事的高中生到复杂的演艺圈,她也经历过一段磨合期。(同场加映:

“小时候的我活在自己的世界,看事情很主观,或许是还没社会化,不容易因为某个人、某件事被影响,扭转其人生观和价值观,反而是进了这个圈子,才有了深刻的启发。透过镜头、观众、姊妹、工作人员,开始对周遭有更多认识,才睁开眼睛认清自己,看清世界是什么样子。”

展开新的篇章

小时候没有远大志向的 Hebe,说自己唯一想过的职业,就是盐酥鸡老板,这背后其实自有原因。“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吃盐酥鸡,还取了个暗号叫做‘享受’。我妈会问我:‘今天晚上要不要来享受一下?’就是问我要不要买盐酥鸡。回家坐在地板上跟家人看录影带,吃盐酥鸡,是我每个周末的享受,那个东西对我来讲是很幸福的事情。”(推荐阅读:

没料到这个只想当盐酥鸡老板的女生,在六月凤凰花开之际,懵懵懂懂地离开了高校生活,直接搬来台北,与 Ella 和 Selina 搬进女生宿舍,组成了 S.H.E 。当时的她简直是乐歪了,就像脱缰的野马,远离父母、学校生活和熟知的故乡新竹,在这里展开全新的人生。

“说真的,我对学生时代没有特别向往跟憧憬。青春校园电影和制服派对我都无感,虽然有受到《我的少女时代》的感动,但是没有留恋,只想唱主题曲。当学生好累,每天都这么早起床,整天都在念书考试,我才不要重来,姊的个性就是要往前走。”Hebe 笑着说。

田馥甄的变与不变

进入演艺圈让她的韧性多了些,弹性也松了些。“青少女时期的我,是个很绝对的人,觉得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现在才理解到黑与白之间有非常多的中间值,空间很大,这是我改变最大的地方。以前常常觉得为什么不行那样?为什么你要这样想我?心中有很多的为什么。长大了,成熟之后才知道因为每个人都不同,组起来的世界才会这么多元。”愈活愈开心的田馥甄,终于懂得放手,懂得妥协,也让不开心和不如意从生活绝迹。(推荐阅读:

熟悉她的歌迷和媒体都知道,Hebe 最美好的特质就是这一路走来,对于喜欢的事情,不管是对别人或自己都是一派真诚,没有半点虚假。“我不会骗自己,也不会想花时间在那上面,这点是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的,唯一就是以前讲话比较直,现在虽然还是想真实表达,但会让所有人都舒服一点。”

因为自己是很真的人,她希望音乐也带给人真实的感动,正在筹备的第四张专辑,好似用音符写日记般,记录她这个阶段的感触和体悟。“现在离第三张专辑已经两年了,再回头看前几张专辑的歌词,已经没有这么剧烈的心情。比方昨天演唱会唱到〈矛盾〉,当下刚好是我人生觉得非常矛盾,很拉扯的时候,但也特别有张力、很强烈,现在唱的感觉,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我的歌就像是帮我纪录当时很深刻的感觉。”

她眨了眨眼睛继续说:“或许未来我回头看每一张专辑,就是替我的人生跟生命在写日记,很真实地把我的经验跟歌迷分享,有人可能当下有共鸣,现在没有共鸣的话,以后在某个时空可能也有共鸣。”

淡定的最高境界

发完《渺小》之后,田馥甄这两年的状态变得极为“Peace”,甚至连她也觉得这样的平和心态,有点不像艺人了。“艺人要稍微极端一点,才会有张力,有个样子,虽然犹豫自己会不会很无聊,但也接受这就是现在的我,我不会为了要在这圈子有立足点,故意假装激进,因为这就是现阶段的想法。所以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每次都觉得访问我的记者很辛苦,因为我实在超没梗的。”Hebe大笑说。

就算无聊、就算甘于平淡,她开始接受以前无法理解的事物,淡然处之生活与工作上的每一个选择,相信任何决定和选择,都有存在的原因。“我现在觉得什么都好,感觉快要变上人了,好像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阶段。”

就如同 Peace 的生活哲学,她对感情的态度更是一派随缘。“如果有遇到觉得适合的、可以结婚的对象才结婚,如果遇到的对象在一起是舒服、愉快、自在,可是没有机缘,或冲动点结婚的话,不用为了设定某一个目标硬要去做。”(同场加映:

“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只需要再积极一点点,因为我无论在工作或是生活节奏上,有时候太容易放过自己了,应该再 push 一些,但不用太多,一点点就好。我还是要留时间品味生活啊。”无论是照顾植栽、插花、放空、上网、听歌、喝酒、吃好料…,这些生活琐事都是当下 Peace 阶段的她,最无可取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