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夜晚来到国会沙龙里的第一讲,许多关注婚姻平权议题的人们聚集于此,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期盼相关法案能早日通过。

四月十一晚上,台湾婚姻权益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

国民党立委许毓仁邀请长期在婚姻平权努力的民进党立委尤美女,一同到他所举办的“国会沙龙”现场,聊聊长期在国会一直无法有效推动的婚姻平权法案的相关议题。

长期以来,国民党立委们在国会上都是反对此项法案通过的主要声浪。如今,终于有一个国民党立委愿意站出来,看到同志族群们原本就该享有的权益,公平,客观地讨论这个议题,实为近年来推动婚姻平权的大突破。(同场加映:

现场同时邀请在同志议题上耳熟能详的几位代表朋友:吕欣洁,大龟和周周,彭志鏐,蔡尚文,一起分享他们在同志婚姻平权努力的心路历程。

我曾因研究需要看过大量关于婚姻平权法案的相关报导,这些报纸上几个常见的名字就活生生地坐在自己的面前,也许他们的故事在每一次的报导中都大同小异,而我也再熟悉不过,但听着他们亲口再次转述自己的故事,那种令人感同身受的感触,真的难以言明,在台下的我多次想跟着他们一起哭,想起身走到他的身旁给他们打气。

国会沙龙:大家都来上公民课吧!

立法委员许毓仁为了让每位民众有讨论公共政策的平台与空间。透过平台,民众可以论述他们所关注的议题,对立委或身旁的朋友问政,让问题被看见,这就是“国会沙龙”这个平台的理念。

许毓仁立委很愿意跨界、跨党派、跨意识形态的合作,倾听不同的想法,跟不同的朋友一起努力,将他们的声音带进国会。

国会沙龙是一堂人人可以参与的公民课,每个月都有一个主题要与大家讨论,也期望这一系列的讨论未来真的收录在国高中的公民课本里当成珍贵的教材提升台湾民主自决的素养,给孩子们更多启示。

今天晚上,国会沙龙第一讲是从“婚姻平权”的议题开始。

细说从头,婚姻平权的艰辛路

推动婚姻平权从来就不是一条轻松的路。这条路走来有太多艰辛的回忆,但我们必须从生活上的小事了解起,才能深入体会为何同志族群急着希望法案通过。

沙龙一开始,昏黄的灯光下,每位听众都像听故事那样听着台上四位同志朋友缓缓地说出他们曾有的深刻经历。

开始,同志运动代表吕欣洁从自小时候的回忆说起。

他记得自己念国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是喜欢女孩子,但翻遍国中年代的所有课本,没有一本能回答他为什么会跟别人如此不一样。那时候身边女生朋友闲谈间的话题都是自己喜欢哪个男孩子,为了融入异性恋女孩们之间的话题,小小的欣洁只好从班上挑选一个自己还看得顺眼的男孩子当作“标准答案”,以便融入女孩们的话题。(

这种伪装过程让她印象深刻。直到现在他到街上拜票时,都曾想过对面迎来跟自己握手的民众,脸上的每一抹微笑的背后是否都是真心祝福或支持的? 他认为需要透过制度上的改变才能让同志认为这个社会是接受自己的!虽然法律改变不见得整体的社会会完全改变,但至少这是一种宣示,宣示同性恋与异性恋者是平等的。

婚礼与阳光注记吕欣洁都做过。“而且很常做!”他笑着说。但他也是一般人,还要花力气与社会对抗,他也很累!夸张的是伴侣开他的车,只是为了申请停车位,居然没办法!

“自己已很有资源了,我尚且如此恐惧,一个没有资源或人际支持的同志,他怎么办?”吕欣洁坚定地说出疑问。(延伸阅读:

同志家庭代表大龟与他的伴侣周周在一起已经十七年了,是第一对透过司法程序争取伴侣关系的同志。这十七年来,他们因为台湾现行法律上的阻碍,使得他们必须面对身活上许多不必要的小麻烦,老病都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大龟连立一份遗嘱都需要经过许多朋友签属、认证,与反覆的程序。

她必须随身携带配偶证明。带着孩子上市场时,都要一而再,再而三向陌生人出柜,解释同志婚姻的情况,同时也让自己的孩子建立同志家庭的想像。他说,同志也是人,对于家庭的想像也跟一般人一样,有配偶,有孩子,如此而已,没有什么不一样。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法律与社会要如此压迫他们。

我看着大龟朴质的表情,语气中透着真切的疑惑。想着如果我是他,我会对这个世界多么失望呀!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真心相爱,为什么要对这么多繁琐的刁难?

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秘书长彭志鏐有丰富的校园演讲经验,他常问台下学生:如果你有一天突然出车祸,那医院应该通知谁?身在远方的亲属,还是一位明明对自己有深切了解的关系人?这个问题常常能带动台下少不经事的同学们开始深切的反思。只是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真的需要面对这类问题。

有天,他在工作中突然昏倒。送医的过程中,他意识昏迷地隐约听见,医疗人员在救护车上问了自己的男朋友将近九次:“你是病患的什么人?”但男朋友却只有一次真的说出口:“我是他男朋友。”,其余面对过问的时候,只能语塞。(同场加映:

尽管只有一次说出口,身为同志的男朋友也是小心翼翼,犹豫很久。

“因为我们不知道,当我们承认自己是同志,医疗人员会不会对我们有不同的医疗对待。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彭志鏐深切地说。

甚至,他之后因为要开刀需要住院,医院拿出种种的同意签署,他的男友身为一个了解他大大小小生活习惯与细节的人,居然无法帮他签署同意书,最后还是需要彭妈妈亲自从中部北上到台北,医院才愿意承认签属的效用,这是同志伴侣生活上的另一种困难。

最后,同家会理事蔡尚文则表示,同志伴侣还会衍伸出领养小孩或人工生殖的需求。同志伴侣也会想要拥有小孩。只是拥有小孩的女同志妈妈(拉子妈妈,拉妈),却只能有一个亲权,必须独力面对扶养小孩的困难。(同场加映:

蔡尚文紧接着提到,2007年,台湾法律开始规定,人工生殖只有在一夫一妻的情况下使用,结果女同志只能选择透过假结婚方式合法地获得自己的小孩,或者藉此掩藏自己是同志的身分。

只是假结婚后的女同志如何在异性恋的婚姻框架下与对方的家人生活,面对大众的关注?难道只有默默隐忍。

我想这是对整个同志族群的不友善!他轻轻点醒所有同志面对的困难,同志们也渴望小孩,却只能用最迂回的方式求得,如此不公。

这些来宾也仅是传达许多沉默的同志族群的种种困难中的少数几样而已。因为台湾性别平权相关的法案没有通过,他们只能想尽办法用各种方式从困难的生活环境中努力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他们都在暗夜里哭泣过,无奈过,也想过看开,甚至不再期望台湾能给他们更友善的环境。他们有些人甚至想过放弃抗争,只要能够和自己在乎的人一起生活,这样就够了。

但这真的够了吗?立法委员尤美女可不这么认为。

国会的攻防战:不被重视的权利法案

立法委员尤美女过去已致力推动婚姻平权法案。婚姻平权法案多元成家三法案中(婚姻平权草案、伴侣制度草案、家属制度草案)的一案,婚姻平权草案是针对《民法》亲属编、继承编部分条文提出的修正草案。为使《民法》符合《宪法》保障的平等权,所以调整 《民法》的法律用语,比如将夫妻改成“配偶”,或将结婚的“男女双方”改成婚姻当事人。

只是法案的推动过程常遇到种种的反弹声浪:护家盟对于法案的内容有强烈的疑问和反感,也曾提出许多惊人的疑难,更曾在许多公开场合严正地表明反对的立场。国会中大多数的国民党立委也是反对婚姻平权法案的主要声音,使得目前法案的进度只到连署成案,并经院会一读,等待召委排入议程审查中。

如今,终于有一位国民党的立委愿意站出来,公平客观地与尤美女讨论婚姻平权的相关议题,实属难得,使得国会沙龙的现场充满一种相知温暖的氛围,大家都更乐于表达分享自己的意见!

现场也来了两位拉子妈妈现身说法,他们都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开出柜。第一个拉妈说,他同时拥有三个身分:妈妈,同性恋、基督徒。过去这三个身分在他的身体里打架,如今已经好了。他在加拿大人工受孕,本来可以直接搬去加拿大定居,但因为喜欢台湾的人情味,所以决定留在台湾。(延伸阅读:

也为此,他呼吁政府,台湾的公共政策与薪水已经使得许多人不愿意留在台湾,如果再继续放任打压同志族群的政策延续,那么出走台湾的人只会越来越多,通过婚姻平权相关的法案不困难,只要一点点就可以提升同志族群的幸福感,还有甚么法案比这个法案各省时费力又最有成效的呢?

第二个拉妈也邀请自己的妈妈来到现场。这位妈妈说,基本上每个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小孩子的,所以他呼吁每个同志都应该向自己的父母出柜。因为他们会是你的助力,而非阻力,尽管一开始会有不能接受的情况,但随着时间的了解,最终父母都还是会接受的。

他要我们想想,假如同志族群真的占全部人口的10%,如果同时父母也支持他们,加上他们的亲朋好友,这群支持同志的族群就不会仅是总人口的10%而已,所以他解释同志族群向自己的父母出柜不仅仅是出柜而已,而是将自己的父母变成同志族群的生力军,一起声援推动婚姻平权法案。

也许是深有所感,在妈妈一旁的爸爸拿过麦克风就说起话来。“到现在我们还是很支持他们,刚开始我们也很吓到,但是这只是因为我们脑中没有这个概念,无知。逐渐了解之后,我们都愿意接受。我的女儿压抑很久,这是很痛苦的,怕社会的目光。但他选择说出来,我的女儿很勇敢!我希望他们快乐。社会上,同志是很多的,这很正常,我们需要多鼓励他们,勇敢站出来。讲出来,彼此都快乐!社会需要形成一种能量跟风气!”

一边说着一边挥动右手,语气显得激动而颤抖,最后将双手落在自己的女孩和她的伴侣上,给彼此打气。一席话,说的全场动容。

那一刻,看着那一家人四张高兴的笑脸,我想感情不过就是这样,家庭也是,该就是这么单纯而已。(同场加映:

一起努力,终将走到那个美好日子

尤美女表示,由陈进学事件导致他拟定多元成家三法案,这是立法院第一次出现的关于婚姻合法化的纪录。两年前曾有审查会,结果流会。去年,由于国民党立委反对,导致法案卡关。今年今晚,国民党自己自己愿意释出善意。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只是不知道许毓仁回去国民党时会怎么样。”一席话,说的全场大笑。

他回应现场听众的许多问题,他说争取的过程确实还是会面对许多问题,但主要还需要社会有凝聚力,只要这个社会能量凝聚的够大,大到政府民众都不能忽视,就一定能推动法案。自己当然很愿意跟不同党派、不同立场的人沟通,很多时候不同立场的人之所以会反对,往往只是他们对于这个法案的误解,当他们能愿意了解,那他们的立场通常就会改变。

同时他也期望民间的大众可以跟他们一起努力,只要民众愿意持续讨论相关议题,或举办相关的活动,让同志议题持续发光发热,不要冷却下来。让更多的人注意到,并一起参与,那么推动的过程就会更顺利。

对于领养权法案的相关问题,他说目前的领养权相关法案还不够齐全,自己也会努力补齐,在未来的会期中推出。

他最后表示,今天很让他感动!也呼吁年轻朋友们不要害怕,你的父母会永远跟你在一起,但你需要给他们时间!因为他们从小学到的观念跟现在不一样,他们需要时间了解,打破传统的刻板印象!很多事情是大家一起从小事努力!让改变成真。

经过今晚的讨论,我真的觉得,通过婚姻平权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曾经不愿了解的一方懂愿意试着懂得自己所坚持的理念,也愿意彼此讨论,这种相知的感动整晚充满阅乐书房。(同场加映:

过去极力反对民进党立委通过法案的国民党立委们,真的有一个愿意走出来,说是和解也好,说是开始懂得也好,我看着尤美女和徐毓仁热切地讨论着,有时候还会开着彼此的玩笑,甚至勾肩搭背,双方眼中那种一定要让法案通过的神情真的很让人开心,无论是对婚姻平权的议题,或是对于台湾政党政治的未来,都深感期待。

希望透过不同政党,政府与民间的努力,彩虹旗四处飘扬的那天能够快点到来。

【同场加映】争取性别权益:改变世界只要五分钟!

你曾感觉到性别为你带来的疼痛吗?你曾疑惑活着为什么有这么多标签?你是否想改变性别现况?邀请你填写问券,用五分钟的时间,与我们一起期待更友善的社会!